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伍贰章 昭贤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古怪地望着眼前的黑袍七号,肇裕薪打趣他道:“你这是得罪了多少人?怎么我才来这么一小会儿,你仇家就找上门来了?”

    黑袍七号此刻,也早就认清了眼前的事实,知道自己面前这位爷,绝对不是什么过路的肥羊。【】就算是路过他这里,也必须是一条过江的猛龙。

    黑袍七号的脸上,立即挂上了一个恐惧与谄媚夹杂的表情。他颤颤巍巍地说:“这,这我也不知道啊……”

    还没等被来人称作刀疤的黑袍七号说完,那人又高声喊道:“我数三个数,你要是不出来,我就进去了。三……”

    肇裕薪对高楼残照说道:“去帮他们开一下门。”

    高楼残照没说话,直接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门。

    门外的人,正张口做着一个吞咽的动作,一声“二”将发未发,生生被憋回了肚子里面。

    “咳咳,咳咳……”可能是呛得不轻,那人咳嗽了好几声。

    “你不是刀疤?”

    “你不穿黑袍?”

    来人与高楼残照同时发问,似乎是两个碰巧记错约会地点的粗心丈夫。

    “你是谁?”x2

    两个人又异口同声的问道,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个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最终,还是身为半个地主的来人主动开口亮明身份:“我是太阴神坐下的昭贤,奉太阴神之名,前来缉拿坑害人族的刀疤。”

    “哦……这样啊!”高楼残照若有所思,“你们需不需要帮忙?”

    高楼残照这样说话,其实是跟npc问任务问习惯了。一般,只要是有任务可以发布个玩家的npc,都能识别这样的对话。

    自称“昭贤”的人尴尬地轻笑一声,说道:“这个,暂时还没有。不过,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冒险者啊!”这个时候,肇裕薪也压着刀疤出来了,他接话道。

    昭贤目光一闪,问道:“冒险者么?”

    肇裕薪白了昭贤一眼,说道:“不是冒险者,谁能这么主动帮你拿人?你看看,这是不是刀疤?”

    昭贤现实确认了一下刀疤脸上的刀疤,随后上前一步说道:“咱们进去说,外面不太方便。”

    “正好,我也想知道一下,这刀疤犯了什么事,让你们这么兴师动来抓他。”说着,肇裕薪就将昭贤让进了院子。

    原本,昭贤想要进院子的理由,是想多接触一下眼前的这两个冒险者,找机会重新掌握主动权。【】

    可是,一进院子,昭贤就有些懵了。心说,自己主动要求进来,应该是个错误的决定。

    这也不能怪昭贤的心理素质不够强,实在是这一院子买了挂票的npc,太过惹眼了一些。

    “咳咳,”用轻咳掩饰了一下尴尬,昭贤说道:“不知道,二位冒险者与刀疤有什么冲突么?”

    肇裕薪一笑,松开手里抓着的刀疤,回答道:“没什么,就是出来贵宝地,遇到他安排出去劫道的人了。小事情,小事情,已经全都解决了。”

    刀疤虽然被放开了,却一动也不敢动。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只要一动,就会落得像墙上的兄弟们一样的下场。

    此刻,墙上已经没有了地方,弄不好,刀疤会直接被钉在门上当人肉门铃。

    好奇地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刀疤,昭贤对肇裕薪说道:“他们打算绑架你们冒险者?他还真是昏了头了!不过,这与他们之前犯得事相比,还真不算什么了。”

    肇裕薪好气道:“他们之前干什么了?”

    昭贤苦笑:“他们自称黑袍神教,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炼尸蛊,将这种毒蛊的蛊虫,包装在一种迷幻药里面,卖给这边的人族。”

    肇裕薪一听到这,踢了一脚身边的刀疤,笑着说道:“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大毒枭啊。”

    刀疤连声客气,说:“不敢当,不敢当!”

    昭贤没好气地说道:“不敢当?那你还当了这么久?”

    刀疤没敢吱声,继续低头看自己的脚背。

    肇裕薪接过话头,说道:“毒贩在哪都讨厌,是该抓他!”

    昭贤无奈地说道:“可是,他是被你抓的。”

    肇裕薪疑惑:“有什么不同么?”

    昭贤认真地回答:“你等于抢了我的任务。”

    肇裕薪拍了拍昭贤的肩膀,说道:“没事,任务还归你,你就给我说说,哪有我能接的任务就行。”

    昭贤想了一下说道:“那你最好能跟我去见一见太阴神,我想他也有许多话想要问你。”

    “太阴神?”肇裕薪若有所思道,“就和武罗神一样的神祇?”

    “不同,武罗神是后天神祇……”昭贤随口回答道,“等等,你认识武罗神?”

    肇裕薪克制地笑了笑:“几面之缘,也不是很熟……”

    说到这里,肇裕薪忽然灵机一动,说道:“你刚才说得太阴神要问我的话,是不是与我们如何来到这里有关?”

    昭贤诚实地答道:“正是。”

    肇裕薪一笑,说道:“巧了,把我们带过来的人,此刻也在这两界村。不过,他是蛊人那边的头目。”

    “蛊人?”昭贤思考了一下,“在你的世界,你们都这么称呼那些白袍?”

    “是的。”肇裕薪点了点头,说道。

    昭贤沉默了一小会儿,说道:“我想,你们之间一定有一些事情没有解决。这样吧,我帮你把他揪出来,就当是还了你抓住刀疤的情,如何?”

    “这样,你会不会觉得有些吃亏?”肇裕薪客气道。

    昭贤满不在乎地说道:“没事,我这个地头蛇做事,总比你这个冒险者方便得多,跟我来吧。”

    随后,昭贤就吩咐随同他一起来的人说道:“昭仁、昭义,你们两个把这些黑袍都绑起来看住了,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昭仁跟昭义答应一声,就向着此刻唯一能自由活动的刀疤走了过去。

    此刻,刀疤正靠坐在井沿上,不知道在发什么呆。昭仁昭义过来的时候,刀疤十分配合的被绑住了双手,一旦反抗的意思也没有。

    只是在昭贤带着余下的手下,准备跟肇裕薪一道离开的时候,刀疤才懒洋洋地说道:“我说那个叫昭贤的,说贼可要拿脏。我等你回来没问题,要是你拿不出证据,这官司我一定要跟你一起去太阴神那里去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