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伍伍章 传承之链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刚刚将传承之恋拿到手里,肇裕薪就感觉到了一种特殊的感觉。

    肇裕薪知道,这种感觉,应该是来自于传承之链上那红色的光芒。

    红色的光芒,是装备颜色之中,最为令人瞩目的颜色。

    因为,这个颜色,代表着这件装备应该是一件神器。

    肇裕薪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自己现在这个账号获得的第一件神器,究竟是什么属性。

    打开了传承之链的属性面板,肇裕薪忽然就有点懵。

    传承之链是神器不假,却不能增加任何属性。

    关于传承之链的用法与简介,倒是占据了属性面板最大的篇幅。

    只是这种关于游戏背景与装备来历的介绍,对于玩家来说,只是了解游戏的另一个方面时的参考材料。玩家们最关心的,还是传承之链能增加多少属性。

    遗憾的是,传承之链不能增加任何属性,它的上面只是有十个没有镶嵌任何东西的镶孔。

    肇裕薪仔细了一下传承之恋的简介,它居然不是一件装备,只是一件装饰性神器。

    这传承之恋的最大功能,就是储存传承果实。

    真正的神器,怎么可能在这么简单的任务里面给出来嘛。

    肇裕薪在心里暗笑自己贪心。

    同时,他也将这件神器完全当做了这一次来地狱地图的纪念品。【】

    毕竟是一件神器啊,虽然没有用,丢了也怪可惜的。

    说真的,任何玩家费尽力气得到一个传承,都会第一时间就继承吧?

    怎么可能,会有人傻到把传承收集起来自己不用?

    而且,还是这种,一收藏,就收藏十个之多的做法。

    此刻的肇裕薪,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这个名为传承之链当然神器,能够拥有作用。

    不过,他还是十分客气地跟昭贤道了谢,算是了结了这个任务。

    昭贤主动跟肇裕薪商量道:“下面,我们打算去追击这个破坏规矩的蛊人首领。不知道,您二位,还要不要去?”

    肇裕薪想了想,回答道:“去看看也无妨,需要帮助的话,您可千万别客气。”

    昭贤呵呵地笑:“呵呵,当然,当然。”

    他当然不会客气,肇裕薪的战斗力他已经有了直观的了解。

    不夸张的说,这份战斗力,就算是个npc,也绝对不是普通级别的。

    肇裕薪也跟着笑,却没有说话。就算是默认了,这一次的话题就此结束。

    昭贤不愧为他自己封的“地头蛇”的称号,很快就调查清楚了老巫医退守的建筑物的资料。

    这是一栋四层高的居住用建筑,里面不仅仅有蛊人,还有一些人族。

    用昭贤的话来说,这些人族全部都是“堕落的人族”。

    肇裕薪才没有功夫理会,游戏里面的npc,哪个是堕落的,哪个不是堕落的呢。

    在他看来,npc的所有行为,都应该是剧情需要才对。

    这般想着,肇裕薪就与昭贤等人一同进入了建筑物。

    第一层建筑之中充斥着剧烈的音响声,那无法区分类别的打击乐,给人一种即将遭受雷劫的错觉。

    昭贤随手推开了一扇门,就发现,整个一楼已经被人完全打通。

    巨大的环形空间之中,充斥着随着音乐扭动身体的人族。

    肇裕薪没有想到,第一个场景,就见到了堕落人族。

    从这些穿着精简的男女,或者肚子,或者两人,甚至是两人以上,配合在一起扭动纠缠的姿态上,肇裕薪能得出一个结论。

    不管,他们是不是背叛了人族,他们都已经能配得上堕落这两个字了。

    一个全身上下只穿了一套用三枚贝壳做成的衣服的妹子,招摇着他那惹人犯罪的三枚贝壳走了过来。

    她抬手在昭贤胸前摸了一把,说道:“这位结实的小哥哥,这里是化装舞会,你穿成这样,扮演得是谁呢?”

    昭贤严重明显流露出贪婪的与***,他一把就死死楼搂住了眼前美人的腰肢,吐着热气问道:“那你,又化妆成了什么呢?”

    那女子也不挣扎,“咯咯咯”地娇笑起来。

    她媚眼如丝地看着昭贤,说道:“我在扮演一枚牡蛎,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牡蛎?”

    靠,真不要脸,这是红果果的暗示啊。

    一想到牡蛎的样子,肇裕薪不禁在心里腹诽了一句。

    此刻,眼里仿佛只剩下面前的“牡蛎姑娘”的昭贤,轻笑了一声,说道:“那就让我尝尝,你是不是一个正经牡蛎。”

    说着话,昭贤的口舌,就已经向着牡蛎姑娘的两片贝壳之间,小心地探了过去。

    肇裕薪心说,让你这么发展下去,那还得了?

    一把揪住了昭贤,肇裕薪大声说道:“牡蛎都不是真牡蛎,还哪来的正经?”

    昭贤尴尬地看了一眼肇裕薪,说道:“失态,失态,方才差一点着了她的道。多亏了兄台仗义出手,多谢,多谢。”

    肇裕薪不置可否地一笑,说道:“那咱们一起去二楼再看看?”

    昭贤一把将面前的牡蛎姑娘推回混乱的人群,恋恋不舍地用力看了几眼这里的人们之后,才回答道:“好,好。”

    看着昭贤这神不守舍的样子,肇裕薪只能无奈地耸了耸肩膀。他希望,二楼的门户打开之后,千万不要再出现这一幕才好。

    一行人来到了二楼,昭贤仿佛回过神来一般,粗暴地踢开一扇房门。

    遗憾的是,屋子里面,居然是空的。

    一扇门一扇门的破坏,却并没有收获预期之中的结果。

    二层之中,普遍住着的,都是一些老弱妇孺。

    感叹了一下,堕落的人族,也是人族,也一样需要安置亲人之后,他们直接打开了最后一扇门。

    最后的一扇门之中,是一群正在赌钱的青年男子。

    拍桌子的声音与叫骂的声音不绝于耳,却有一个安静瘦弱的身影,默默地在其中穿梭,不停的为那些粗鲁人儿的茶杯中,续上热水。

    “啊!”

    一声尖细的惊呼从瘦弱的少年口中响起,一只粗糙的的大手,按着少年的后背,将少年按在了赌桌上面。

    另一只肮脏粗砺的手掌,快速脱下了少年的裤子,顺便还不忘在少年紧张得绷紧的臀大肌上,狠狠地挫了一把。

    心满意足的汉子大声叫嚣着:“我就压他了,你们谁能赢了我,他今天就跟谁走!要是你们都能赢过我,我就让他把你们挨个都伺候舒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