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陆贰章 远远不够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仅凭昭贤与昭信二人此刻的这幅嘴脸,肇裕薪对于他们身后的太阴神,也颇有了一些微词。

    不过,正如昭贤所说的那般,此刻的他们,恰恰就是身在地狱。那么,太阴神作为扎根地狱的神祇,或许并不能与一般认知之中的神祇的行事准则完全相互统一。

    说真的,到了如今这个时刻,肇裕薪是很有一些后悔,后悔自己不该趟着一趟浑水。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木已成舟,他就算想做一些什么来弥补,似乎都显得有些晚了。

    在肇裕薪的内心之中,是一种自责与茫然混合的矛盾心理。

    他一方面觉得,老巫医眼下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的可怜。另一方面,也觉得老巫医落得如今的下场,是他咎由自取。

    当初他在小镇上欺男霸女的时候,就应该想过自己早晚会遭报应。

    果不其然,到了地狱,这报应这么快就来了。

    当真是应了那句,“女笑呵呵,妻女人淫意若何”。

    看着自己的女儿当着自己的面被别人凌辱,老巫医可怜巴巴地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却什么都做不了。

    人性,有些时候总是处在摇摆之中的。

    就如同现在的肇裕薪,他知道自己按情理来说,应该是站在昭贤与昭信一边的。但是,他仍旧选择了默默的离开了老巫医的身边。任由老巫医这个潜在隐患,一点一点恢复着自己的伤势。

    说真的,如果昭贤与昭信一开始就表现出如今这幅样子。肇裕薪有可能会毫不犹豫的击杀这两个无良的npc,直接就将之前遭遇老巫医的剧情,当做一段无关紧要的插曲暂时搁置。

    此刻,就算打从心理上,不愿意去帮助老巫医一方。扪心自问,肇裕薪也一样十分不齿昭贤与昭信的行为。

    轻轻地拉住了准备出手的高楼残照,肇裕薪低声对他说道:“咱们静观其变吧。”

    高楼残照听出了肇裕薪语气之中的无奈,也跟着无奈地点了点头,开始了作壁上观。

    获得了两个美女服侍的昭信,快活地享受起了齐人之福。顺便,还指点着更加卖力表现自己的美雅,尝试一些高难度的动作。

    等到美雅根据指示,跪坐在地上之后,昭信一把抱起正在亲吻他的耳垂的依洁,让她跨坐在了自己的身上。

    此刻,依洁用他那娇小却惹火的身材,完美吸引住了昭信的视线。顺便,也在背后向着美雅打出了约定的手势。

    美雅微微扬起左手,轻轻摸了一下依洁打手势的手掌,示意她,自己得到了讯息。

    随后,便口齿发狠,展开了行动。

    “啊吸啊!”昭信绝望的惨叫声,伴随着美雅满口鲜血的狰狞模样一同出现。

    围观的肇裕薪与高楼残照,本能的紧了紧自己的双腿,借以抵抗裆下源发而出的一股寒意。

    痛苦的昭信,十分恼怒美雅之前的行为。也顾不得大腿上还蹲着一个美人,猛然起脚,一脚就将美雅踹翻在地。

    “咳咳,呃……”口中含着什么东西的美雅,剧烈的咳嗽几声,差一点就因为窒息背过气去。

    另一边的昭贤,听到了昭信的惨呼声,也似乎到达了什么临界点一般,快速地耸动了几下身体,就草草结束了战斗。

    来不及整理衣服的昭贤,就这么拎着裤腰转身看向了昭信的方向。

    这是他这一生,最后一次看到昭信。或许,也可能是他永生永世之中,最后一次看到昭信。

    此刻的昭信,正挣扎着想要将依洁从身上推开。可是,依洁却好像是一条八爪鱼一般,死命的抱着昭信。顺便,还好像情人一样,将自己热辣的红唇深深埋在昭信的颈项之间。

    依洁的火热主动,与昭信双腿间那淋漓的鲜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看到这一幕,昭贤一瞬间就意识到了不妙。等他准备出手的时候,却看到的是昭信与依洁一道,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倒地之后的依洁,张着血红的唇舌,不住的喘息,也不住地呕着血沫。

    昭贤愤怒了,因为美雅与依洁的反抗而愤怒了。早在他扑向依雪之前,他就已经在自己心中认定,眼前的这些女性,只配沦为自己的发泄工具与玩物。

    可是,身为玩物的她们,居然反抗了,还成功地杀死了昭信。这种行为,简直不可饶恕。

    愤怒的昭贤,一把就拎起了身边的依雪。

    贪婪地打量了一下依雪美丽的肉身,昭贤右手快速变红。不一会,这条手臂周围的空气,就好像燃烧起来一般,快速地变得扭曲了起来。

    “你们不是能重生么?我今天就叫你永生永世不得超生!”恶狠狠的说着自己的宣言,昭贤发泄似的将变得通红的右手刺进了依雪的胸膛。

    依雪发出了一声,让所有人都重新认识到自己身在地狱的恐怖惨嚎声。接下来,她全身一点一点燃烧了起来,逐渐变成了一地的灰烬。

    “雪儿!我的雪儿!”老巫医撕声惨嚎,却并不能挽回任何事情。

    他就好像失去了心智一般,呆坐在地,微微仰着头。目光不知道聚焦在哪一个不存在的位置,不断喃喃自语:“雪儿……”

    昭贤杀掉了依雪,却依然没有完全发泄掉自己的情绪。他反手揪住了美里的胳膊,喘息着说道:“现在,轮到你了。”

    美里无助的挣扎,依然在期盼他的干爹——老巫医,能够大发神威,救他一命。

    旁观到这里,就连身为旁观者的肇裕薪与高楼残照,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够了!”肇裕薪主动劝阻昭贤,“多杀这些无辜有什么益处?虐待俘虏就是容易激起哗变,你既然也是个带兵之人,就应该懂得这个道理。”

    “道理?难道就是让我的同伴就这样白白死掉?”昭贤不依不饶,“不够,这远远就不够!”

    “对,这远远不够!”附和的,居然是老巫医。

    此刻,老巫医表情十分痛苦。整个人的身体,就好像是被无数冤魂强势附体,却又在互相争抢一般,诡异地扭曲与伸展着。

    这样一幅怪异的模样,让满脸寒霜的的昭贤,都不禁有些失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