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陆捌章 优待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真的让肇裕薪说对了,老巫医给出的优待,对于npc来说,具有难以抗拒的诱惑力。

    由美死死地盯着眼前那些美味的食物,眼里闪烁着丝毫不加掩饰的渴望。

    老巫医很满意由美的表现,他桀桀怪笑着拉着由美的头发,将她的头拉得向后高高扬起。

    看着食物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由美挣扎着伸出左手,向着距离自己最近的包子抓去。

    就在由美的手,即将抓到包子的时候,老巫医也同时开口了。

    “放肆!”老巫医厉声呵斥,“我让你动了么?”

    由美的手立即就僵在了半空,任凭包子上不断散发出的热气,纠缠着自己的左手。

    手上再次加力,让由美的头扬起到了一个极限的角度。老巫医将自己的脸贴近了由美的脸侧,深深吸了一口气,问道:“想不想吃?”

    由美挣扎着想要点头,却因为头发被老巫医抓着,一点也移动不了。

    似乎是长时间的沉默,成功激怒了老巫医。

    老巫医猛地松开了由美的头发,任由由美的脸重重撞到了桌子上。

    “啊!”由美疼得痛呼。

    老巫医用右手快速重新拉住由美的头发,左手戳戳点点的碰触着由美脸上撞伤的部分。【】

    “原来你会说话啊,”老巫医阴阳怪气地说,“那你究竟想不想吃这些东西?”

    “说话!”老巫医怒吼一声,左手一翻就给了由美一个大嘴巴。

    “啊!”又是一声惨叫。

    老巫医下手很重,又死死地拉着由美的头发。这一巴掌,抽得由美眼前一阵阵发黑,原本的美味食物,都变成了一颗颗金星。

    这种残暴的作风,似乎对由美十分适用。

    由美强忍着晕过去的冲动,咕噜着说道:“想,想吃。”

    老巫医似乎终于从由美的表现之中获得了满足感,他松开了由美的头发,开始对着由美的身体上下其手起来。

    由美任由老巫医对她的侵犯,两只手快速的抓取着在她眼里看起来十分美味的食物。

    终于,在老巫医一把抓下由美丝毫不具备防御力的衣物的时候,美里将心仪的食物勉强送进了口中。

    对于由美来说,老巫医正在进行的事情,与眼前的美食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

    就算不是到了如今的境遇,她也是靠着出卖自己,才能一直活下去。

    在她那不成熟的世界观之中,女人天生就是要依附强者的,那依附谁还不是依附呢?

    如果那个强者恰好对她的身体感兴趣,只要一句话,由美就会主动自荐枕席。【】

    就更不要说,是眼前这种,只需要忍耐一小段时间,就能换来一桌美味佳肴的情况了。

    或许是许久没有吃到美味佳肴了,由美的眼睛突然瞪大了。

    一种窒息的感觉,快速冲击着由美的大脑。

    艰难的咽下了口中的食物,由美大口地呼吸着“久违”的空气。

    似乎感觉到了,长久得不到足够食物与饮水滋润得身体,那隐隐干涩的感觉。

    由美努力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瓶果酒抓了过来,也顾不得现在的姿势有多么不方便,大口大口的吞着,也浪费着果酒。

    一瓶果酒被倾倒一空,由美也不知道是麻痹了神经,还是最终适应了身体的不适。总之,她已经不再觉得难熬,开始将目光投向很久没有接触过的瓜果蔬菜。

    也顾不得,不同的水果蔬菜会不会混合出什么奇怪的味道,由美将能送进口中的水果,全都尽力向着自己口中送去。

    她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她现在不努力多吃,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她有可能见都见不到这些东西。

    与此同时,黄巢那边显然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被姐妹花伺候着洗干净了身体的黄巢,刚刚享受了一小段旖旎时光,就被姐妹花押着捆在了一张椅子上。

    双手被反剪在身后,间隔一个椅背的距离,与后背固定在了一起,双脚却被分别帮在了不同的椅子腿上面。

    固定住了黄巢的四肢之后,姐妹花一脸暧昧地笑容,嘿嘿嘿地笑着,也盯着黄巢的肉身不断地打量。

    美里忽然想到了什么,她推了美雅一把,说道:“好像,有些不够高。”

    美雅也意识到了什么,轻轻“啊”了一声,用一种怪异地节奏说道:“不够高,垫枕头!”

    可是,这里又哪有什么枕头?

    转过头,打量了一下连个窗户都没有的房间,姐妹俩只好就地取材,将各种木板与石头,填充到了黄巢的屁股下面。

    男人的肉身,比女人要硬了不少。

    如果不是常年有针对性的锻炼,很少有男人会拥有一副柔软的腰肢。

    仿佛受刑一样的刺痛感,很快就占据了黄巢腰部的感觉神经。

    “呼哧呼哧”的抽吸着空气,黄巢想要缓解自己的痛苦。

    可是,姐妹花硬是不断增加着填充物的高度,直到让黄巢在椅子上挺成了一座拱桥,才总算停了手。

    美里问美雅道:“姐姐,你说这个样子依洁会满意么?”

    美雅看着黄巢那肌肉鼓胀的样子,回答道:“应该会满意的吧,人是他自己挑的,还能有什么不满意?”

    就在这个时候,依洁就好像牵着两个巨大的宠物一般,拉着肇裕薪与高楼残照经过了黄巢“受刑”的牢房门口。

    透过铁栅栏组成的门,看到黄巢如今被“优待”的模样,两个人整齐地打了一个寒颤。

    高楼残照小声对肇裕薪说道:“这就是优待么?跟虐待有什么区别?”

    还没等肇裕薪回答,听到了声音的依洁已经转过身来。

    依洁伸出一只手,轻轻摸了摸高楼残照的脸颊,用一种勾人的语调说道:“一会儿,姐姐可是要跟他欢好的,能睡姐姐我这样的大美女,不是你们这些只会被精虫上脑的臭男人,最喜欢的事么?”

    “放屁!”高楼残照是个火爆脾气,丝毫不肯掩饰自己内心的情绪,“谁要上了你,才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依洁咯咯娇笑,一点也不恼怒高楼残照的态度。一把将肇裕薪与高楼残照推进了旁边的牢房,依洁对着高楼残照抛了一个媚眼,说道:“好好活着,等姐姐有空了,会去临幸你的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