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陆玖章 赌赛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优待,一共持续了一整晚的时间。

    当第二天由美与黄巢被送回来的时候,与他们一同被送来的,还有四个人一天的口粮。

    肇裕薪查看了一下口粮,居然是四块拳头大小的黑面包,以及一桶也不知道有没有被烧开过的凉水。

    高楼残照则乐观地跟两个满眼血丝,一身难以掩藏地疲惫姿态的npc,主动打了一个招呼。

    “以后,咱们就是一个屋檐下睡觉,一个锅里吃饭的室友了。”

    由美先是冷冷地看了一眼高楼残照,随后,似乎是怜悯一般,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完全不走心的笑容。

    而黄巢,则是更加直接地从肇裕薪手里拿走了一块黑面包,直接倒在一个角落里面。看上去,居然是打算补个觉。

    高楼残照刚才客气地发言,就这么尴尬地落在了地上。

    他不尴不尬地咂了咂嘴,也不知道应该继续主动寻找话题好,还是就此保持沉默好。

    肇裕薪冲着高楼残照招了招手,示意他到自己身边坐下。

    与此同时,就好像是死掉一般,自从倒下之后就一动也没有动过的黄巢,突然开口道:“最多三天,多节省一些体力,努力活下去吧。”

    肇裕薪与高楼残照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做“最多三天”。

    直到三天后,依洁带着姐妹花再次出现的时候,肇裕薪才恍然。黄巢所说的三天,大概是指休息的时间。

    早就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的黄巢与由美,生物钟已经调整得与这种生活同步。他们在休息得时候,就真的好像冬眠一般,一动也不肯动。

    好在,身为玩家的肇裕薪与高楼残照,并没有一定需要进食的设定。

    他们的存在,使得由美与黄巢每天配给的口粮,直接就提升了一倍。

    而这每天多出的一份黑面包,也成为了四个人之间关系的突破口。

    在由美主动表示过可以随时陪肇裕薪快活一次之后,黄巢也表示绝对不会亏待高楼残照。

    肇裕薪与高楼残照只是把这些话当做笑话看,根本就没有真的往心里去。

    当依洁三女到来的时候,肇裕薪与高楼残照刚要起身,黄巢就已经闪身到了门口,将他们二人护在了身后。

    冷冷地望着依洁,黄巢冰冷地问道:“要开始了?”

    依洁媚眼如丝,娇嗔道:“怎么也算是露水夫妻一场,你就不能有个笑模样?”

    黄巢向后退开半步,躲开了依洁想要搭上他胸膛的左手。直接用态度,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依洁恼怒,啐了一口说道:“活该你们当奴隶,给脸不要脸。”

    转身带着姐妹花在前面走,依洁招呼了牢房里面的四个人一声:“走吧,还等着你们去死呢!”

    四个人跟着依洁,重新回到了曾经奋战过的空地周围。却因为有栅栏挡着,无法晒到久违的阳光。

    此刻,老巫医正与一个肇裕薪没有见过的npc对面而坐。

    那个npc的身体隐藏在阴影之中,叫人无法看清楚。

    他仰头喝下一牛角杯的酒水,大声赞叹道:“好酒,真过瘾。”

    老巫医亲手为他重新添满酒水,说道:“这酒嘛,倒是还有很多。不过……”

    “不必说,不必说。”那人打断了老巫医的话,“老蓐收托付的事情,不要提求这个字。咱们之间互相帮助,那是天经地义的。就是,这个……”

    感觉到了对方的为难,老巫医十分上道地说道:“这个,自然不能让你为难。这帮不会白帮的,一会儿我就差人安排,给你准备一万坛这种酒。”

    那人激动地直搓手,却仍旧说道:“你知道的,像你我这样的身份,想要什么都是可以有的,唯独是这个快活,怎么也是难找。”

    说到这里,那人顿了一下,见老巫医点头,才接着说道:“老蓐收,我听说你去人间玩了一圈,可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可以叫我也开开眼么?”

    老巫医故作为难之色,说道:“只学来一个余兴节目,不如你我堵赛一场?”

    “赌赛?赌注是什么?玩法又如何?”那人立即就来了兴趣。

    老巫医试探着说道:“我知道你什么也不缺,赌注就用刚才说的那些聚魂草就好了。”

    老巫医等了一会儿,见对方没有不同意见,这才继续说道:“我准备了几个人类,打算叫他们跟我手下的白袍打一场。以一炷香时间为界,咱俩各选一方下注,如果凡人活着,就开压凡人的赢。如果凡人都死了,就开压白袍的赢,如何?”

    那人立即就不乐意了,说道:“这参赛的都是你的人,我怎么才能保证你不插手控制结果?”

    老巫医尴尬地说道:“你可以用你想得到的办法测试,我不会拒绝你的。”

    那人沉默了一下,对着身后的一个随从说道:“你选两个人下去,陪蓐收神的白袍玩玩。”

    黑暗中一个人躬身行礼,答了一声“是”之后,就准备展开行动。

    似乎是不放心什么,那人又招呼了自己的手下一声:“记得,测试下战斗力就行了,别下手太狠。”

    “是!”一个恭谨的声音,伴随着一身黑色劲装,出现在了阳光之下。

    在等候了一会儿,没有得到主人的其它吩咐之后。

    黑色劲装对着身后另外两个与他装束一样的人说道:“你们两个,跟我来!”

    三个黑色劲装来到了空地之中,不一会儿,十几个白袍人也被驱赶进了这片空地。

    老巫医选来参加赌赛的白袍人,全部都是那种,已经濒临发狂边缘的好战分子。

    一见到与自己一方装束完全不同的人,立即就扑了上去。

    惨嚎声很快就传来了,三个黑色劲装的大活人,最终只剩下了一地散碎的衣裤。

    老巫医好整以暇地说道:“不好意思,这些孩子有些狂躁,我也控制不太好。”

    对面的那人,面沉似水地说道:“死掉了,只能怪他们学艺不精。不知道接下来的赌赛,是不是就用这些疯狂的孩子参战?”

    老巫医喝了一口酒,说道:“他们只是一部分,还有三倍数量疯狂的孩子,也要一并参战。”

    对面那人激动得一拍大腿,说道:“这样凡人怎么可能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