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柒贰章 咱们不搞基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听到肇裕薪的声音,老巫医侧过半边身子。手上已经恢复了忙碌,却也在戒备地打量着肇裕薪。

    肇裕薪一点也没有大战之前的觉悟,他主动跟老巫医打了一个招呼。

    那样子,就好像是数十年的同事加邻居,在小区附近的早点摊子上碰上了一样的随便。

    老巫医眸子里面的光华一阵收缩,冷冷地说道:“你一个凡人,居然敢跟神祇谈生死?你凭什么认为,你短暂如蝼蚁的人生,就能接触这世间的真谛。”

    “就凭,我师父他老人家,是兵神蚩尤。”肇裕薪傲然说道,“他是这天地之间,第一个被奉为魔神的神祇!”

    肇裕薪重新提及这一段,老巫医才忽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冒险者,并非是普普通通的凡人。他是一个,已经继承了蚩尤传承的凡人。

    “继承了蚩尤遗志的凡人,也一样是凡人。”老巫医强调,“凡人,就不可能战胜神祇!”

    倔强的强调,与其说是对肇裕薪的轻视,倒更像是老巫医为自己在打气加油。

    自从遇到眼前这两个冒险者之后,老巫医觉得自己做任何事情都不顺利。

    不要说是准备了十数年的复活女儿的大计险些被破坏,就连带着复活之后的女儿躲到地狱里面来,都不能护住女儿周全。【】

    此刻,老巫医终于再一次准备好了材料,打算尝试着为女儿招魂。偏偏,又是这两个本该已经被虐杀的冒险者,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莫非,眼前的这个两个人,就是上天为我准备的劫数么?

    老巫医如是想着,就感觉自己的气势,比对方矮了半截有余。

    出于对这种向凡人低头的感觉单纯的不喜欢,老巫医才好像打气似的,说出了前边那一番话。

    肇裕薪对与老巫医这一番自导自演,甚至可以说是自言自语,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他只是晃晃悠悠地走到了在老巫医正在准备激活的巫阵旁边,拿起了一株聚魂草,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问道:“这玩意,好吃么?”

    “放肆!”老巫医十分愤怒,“你给我放下!”

    “好!”肇裕薪答应一声,直接将这住聚魂草丢进了巫阵之中。

    聚魂草投入巫阵之后,巫阵立即就被触发了。原本预计要使用十万株聚魂草的巫阵,面对孤零零的一株聚魂草,所能发挥的作用十分有限。

    一丝若有若无的魂气,被巫阵与聚魂草的共同作用牵引来到了巫阵之中。【】

    老巫医看到了这一幕之后,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化了。手上动作加快,就要将剩下的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株聚魂草,也一并投进巫阵之中。

    可是,老巫医的手法再快,也没有肇裕薪的御兵术快。

    肇裕薪手捏印决,画杆描金戟快速探出,直接给出一招诛魂灭魄。毫不犹豫地就将巫阵之中的那一丝气流一样的灵魂,直接灭杀成了最微小的天地灵气。

    “不!”老巫医悲吼一声,转过头来对肇裕薪怒目而视。

    丝毫不夸张地说,肇裕薪这一颗感觉到的,是老巫医那如火焰一般热切的目光。

    “嘿,您别这么看着我啊,我这都不好意思了。”肇裕薪讪笑,“说好了的,咱们不搞基。”

    “死!”老巫医从牙缝之中挤出一个字,随后就将手中的聚魂草全部都揉成了粉末。

    “你退休了,去中药铺子给人家打个下手,绝对是一把好手。”肇裕薪就好像没注意到老巫医的愤怒,犹自说着胡话。

    丢掉满手的聚魂草粉末,老巫医扬起手掌,直接就压向了肇裕薪。

    别看肇裕薪嘴上调戏着老巫医,手上可不敢怠慢,战戟高高扬起,就对上了老巫医的手掌。

    战戟轻鸣,传达给肇裕薪自己撞到铁板的反馈信号。肇裕薪一咬牙,空出左手召唤出涯角亮银枪,一并撑在了老巫医的手掌上面。

    遗憾的是,两杆传说器武器,只是在老巫医的手掌上面留下两点白印。并且,随时有被老巫医那仿佛有数千斤重的手掌,压得弯折的可能。

    这一次,由不得肇裕薪不紧张了。他快速地松开了两杆兵器,双手印决轮番变化,召唤出了一件又一件的长兵器,钉在了老巫医的手掌下面。

    兵器数量的激增,仅仅是延缓了老巫医手掌下落的速度。可是,这下落的势头就算是再怎么减慢,也一点停滞的意思都没有。

    随着身边空间的压缩,肇裕薪已经开始召唤中等长度,甚至是短兵器顶上。

    遗憾的是,这样的做法很明显透着一股徒劳无功的感觉。

    肇裕薪甚至因为空间的狭小,不得不说蹲在了地上。

    被逼无奈之下,肇裕薪只得用自己的肩膀硬抗老巫医的手掌。

    脊背后面传来的,是一阵阵灼痛骨髓的热浪。

    “好一个兵神!”老巫医冷冷开口,“本座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炼兵术!”

    语毕,完全不给肇裕薪反抗的机会,老巫医压向他的手掌,忽然间就变成了金色。

    紧跟着,金色就好像液体一般流动了起来。

    本来,只有灼烧感,却并没有真的被烧伤的肇裕薪。一下子就体验到了,皮肉被烧焦的痛苦。

    此刻,他却根本就顾不上自己深山的伤痛。他心心念念惦记的,都是那些逐渐开始发红融化的各式兵器。

    这可是一地的传说器啊,就算来的容易,也不能就这么就被融化掉了。

    咬牙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肇裕薪突然将兵器全部都收进了兵器空间。

    失去了各种长短兵器的支撑,老巫医的手掌一下子就压垮了肇裕薪。

    扑进尘埃之中的肇裕薪,瞬间感觉到了自己的血量已经见底。就算他是角色的主人,他也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生死了。

    莫非,我的一血就要这么上交了么?那么,重生之后的我,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

    或许是真的接近了死亡,肇裕薪已经开始胡思乱想。只是,他忘记了,自己既然能胡思乱想,就意味着死亡距离自己还有一段很小的距离。

    为肇裕薪带来生的曙光的所在,此刻就安静的卧在肇裕薪眼前不远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