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柒叁章 渎神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希望的曙光,来自于高楼残照那两柄巨大的锤子。

    正是擂鼓瓮金锤那巨大的体积,在关键时刻救了肇裕薪一命。

    肇裕薪强忍着身上传来的不适感,贴着地面一滑,离开了老巫医的攻击范围。

    随即,便拿出“止咳糖浆”灌了下去。

    老巫医瞥了一眼挣扎着恢复血量的肇裕薪,那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只即将被人捏死的蝼蚁。

    “凡人!感受魔神的怒火吧!”老巫医仰头而唱,就好像在吟唱什么隐秘的咒语。

    紧接着,老巫医身上一阵金色的光芒流转,他整个身体,都在逐渐膨胀。

    伴随着身体的变大,老巫医周身的金光,也在一点一点向着白色转化。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黄金铸造而成的金属造像,一点一点变成了白金的材质。

    肇裕薪十分清楚,这种颜色上的变化,直接对应着boss实力的增长。

    只不过,他从来都不曾想过,到了魔神级别的boss,居然还能获得进化的机会。

    眼看着老巫医实力不断增强,肇裕薪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

    他决定主动出击,目标就是老巫医的咽喉要地。

    一声嘹亮的凤鸣响起,火凤乖巧的出现在肇裕薪的身边。

    肇裕薪没有任何犹豫,快速跨上了火凤的后背。随后,火凤就带着他一冲而上,直扑老巫医的咽喉。

    画杆描金戟准确的击中了老巫医的喉结,却没有能如肇裕薪所想那般,直接刺入对手的咽喉。

    沉闷如撞钟的声音响起,让肇裕薪握着战戟的双臂,都不由得一阵阵颤动。

    心知这样的攻击不会有效,肇裕薪双臂一沉,战戟横向拉动,就想要切开老巫医的脖子。

    彷如猫挠盘子一般令人牙酸的声音刺激着在场所有人的耳膜,却并没能给老巫医留下任何的伤痕。

    火凤盘旋一周,再一次来到了老巫医的面前。

    肇裕薪手中战戟不断武动,把心一横,喝道:“我就不信你是铜浇铁铸的!”

    一声喝罢,双臂再次奋力,叮叮当当的声音密集响起,竟是肇裕薪拿出了拼命的架势。

    诚如老巫医所言那般,一只虫子就算是拼命,也不足以击杀一头大象。

    老巫医脸上带着有趣的笑容,慢悠悠地探出左手,恍若无物一般探入肇裕薪的攻击,一把就抓住了火凤的身子。

    火凤吃痛,张嘴喷出一道神火,快速的贴上了老巫医的手背。

    老巫医将左手拉到眼前好奇地看着,饶有兴趣地说道:“想不到,你这坐骑的神兽血脉这么纯净。”

    说着话,却不想一个不小心,就将肇裕薪甩到了地上。

    低头看了一眼重新趴回地面的肇裕薪,老巫医“随和”地说:“也罢,这火鸟从这一刻开始,就跟你没有关系了!”

    “我日你姥姥!”肇裕薪突然大吼一声,御兵术被他催动到了极限。

    随着御兵术功率的提高,肇裕薪全身的肌肉都在不断开裂,随后又不断地愈合。

    这种情况,是他刚刚激活了技能树之中的“先天青木之体”这一技能造成的。

    这个技能,与一般的技能并不相同。它不需要肇裕薪主动加点,却可以随着肇裕薪不断提升的增强各项属性得被动技能一同成长。

    一旦激活了这个技能,肇裕薪再使用任何技能,都会得到最少一倍,最多七倍的加成。

    偏偏,肇裕薪选择接受加成的技能,是御兵术。

    无数兵器涌出兵器空间,就好像是可以精确制导的导弹一般,包围着老巫医。

    斜睨了一眼这些传说器兵器,老巫医嘴角挂上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将这些废铜烂铁弄出来,是打算叫我帮你回回炉么?”老巫医轻松地开着肇裕薪的玩笑。

    此刻的肇裕薪,却远没有这么轻松。

    他全部的精神,都沉浸在了对御兵术的控制之中。

    黄豆大小的汗珠,如同断了线的珠帘一般落下。

    滚落到肇裕薪撕开的皮肉之中时,就会刺激得肇裕薪全身一阵阵颤抖。

    死命地咬着牙,硬抗住了身体上传来的刺激感受。

    “吼!”肇裕薪仰天发出一声吼啸。

    这一声大吼,已经蕴含了肇裕薪全部的决心与意志。

    满天飞舞的兵刃,在这一瞬间,全部都笼罩上了一层如同衣服一般的灵气薄膜。

    仿佛再也控制不住空中的这些兵器,肇裕薪高高举起了颤抖着得双手。

    紧接着,漫天飞舞的兵器,便争前恐后地扑向了老巫医。

    “雕虫小技!”老巫医不屑地一撇嘴,两只大手如同拦截系统一般,快速地抓向了这些兵器。

    “啵”

    “啵啵”

    “啵啵啵”

    ……

    无数气泡炸裂的声音想起,让这里一瞬间就变成了一个沸腾的鱼塘。

    老巫医的双手,有着非同一般的魔力,它们有效的拦阻住了肇裕薪攻向老巫医的兵器。

    但是,肇裕薪提前为兵器穿上的灵气薄膜衣服,却让兵器仿佛灵活的游鱼一般,轻盈灵动的绕过来了阻拦。

    接下来,便是一阵疾风骤雨击打在铁皮屋顶上的声音。

    当全部兵器都贴上了老巫医的身体的时候,老巫医向肇裕薪投去了一个傲然的表情。

    那样子,就好想在问:“我看你能耐我何?”

    肇裕薪回报给老巫医一个诡异的微笑,手上早已捏好了一个繁复的印诀。

    “爆。”一声喝令,却被肇裕薪吐出得举重若轻。

    好像刺猬一般的老巫医,立即就被缠裹进了爆炸的海洋。

    巨大的冲击力,让老巫医巨大的身体都不由得蜷缩倒地。

    仿佛能遮蔽整个空间的烟火,快速且迅猛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空气,被摧毁了。

    大地,被摧毁了。

    老巫医在这里搭建起来的一切,一瞬间就土崩瓦解了。

    黑烟与烈火之中唯一一个不受影响得生灵,仿佛就只有火凤。

    它欢快地鸣叫着,扑向了已经委顿在地的肇裕薪。

    十分通人性地用头拱了拱肇裕薪分脸颊,火凤在确认肇裕薪的状态。

    “你这是渎神,必将万劫不复!”

    还没等肇裕薪回应火凤,老巫医的声音便透过烟火,传递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