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柒肆章 画中人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渎神?

    这个问题,肇裕薪还真的没有想过。

    在肇裕薪的世界之中,眼前的这个魔神,在它还是老巫医的时候,就只是一个npc;在它变成蓐收神之后,也不过就是一个超级大boss罢了。

    无论怎么说,肇裕薪自始至终也没有将眼前的存在,当做是一个真正的神祇看待。

    此刻,“渎神”这个词一出来,肇裕薪反而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他扶着高楼残照的肩膀站直了身体,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周围气愤的感染,肇裕薪重重地咳嗽了两声。

    老巫医被肇裕薪的咳嗽声吸引,准确的穿过了烟火覆盖的区域,来到了肇裕薪的面前。

    此刻的老巫医,已经没有了之前仿佛纯金打造的造像一般光彩照人的形象。

    满身烟火之气的他,就算是被错认为伐薪烧炭的卖炭翁,也不是没有可能。

    肇裕薪与老巫医完成了一次全新的对视,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一些复杂。

    老巫医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在出了全力的前提下,还是被肇裕薪坑了一把。

    而肇裕薪,也已经接近强弩之末。在打出了刚刚那一击之后,短时间内已经失去了任何再战的力量。

    老巫医仔细打量着肇裕薪,似乎在确定,肇裕薪眼前的样子,究竟是不是装出来的。

    肇裕薪坦然地与老巫医对视,此刻的他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他唯有咬牙坚持一条路,才能从眼前的boss手下讨到好处。

    当然,这件事情的成立,还需要一个前提。那便是,npc真的吃虚张声势这一套。

    如果眼前的boss不吃这一套,肇裕薪此刻所做的一切努力,便都会白费了。

    说起来,这款游戏之中的npc,确实还都是挺情绪化的。可是,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每一个,都拥有各自不同的行为模式。

    老巫医对于肇裕薪的状态,确实存在一定的怀疑。也因为肇裕薪的虚张声势,而生出了足够多的迷惑。

    只不过,老巫医并不是一个疑心可以胜过好奇心的npc。

    在老巫医的世界之中,什么事情,都需要自己亲自验证,才能知道真假。

    老巫医定定地看着肇裕薪,像是在质问,又像是在为自己解释。他说:“一个凡人,就算再怎么强,也不可能伤到神祇。刚才的那一击,一定是你侥幸才打出来的。”

    肇裕薪没有说话,确切的说,他不敢随便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是条件反射,还是真的感受到了烟火的气息。此刻,他只要尝试着张嘴,就一定会剧烈的咳嗽。

    更何况,就算是能说话,肇裕薪也已经到了无言以对的地步。不要说真正战胜老巫医,就算让他在原样用出一遍刚才的技能,都已经不可能了。

    刚才那一击,已经消耗掉了肇裕薪兵器空间之中百分之九十九的兵器。除了画杆描金戟与涯角亮银枪这种常用的武器,肇裕薪没有做出任何保留。

    也只有如许多的传说器一同爆发,才让肇裕薪在刚刚那一瞬间的攻击力,突破了临界值,打了老巫医一个措手不及。

    老巫医见肇裕薪不说话,双眼微微一眯,就感觉到自己的猜测有戏。

    作为一个魔神,老巫医是一个敢于为了三成把握就直接动手拼命的npc。

    对着肇裕薪冷冷一笑,老巫医快速探出右手。白金二色的流光在老巫医的右手上不停的流转,让老巫医这看似平淡的一次攻击,带上了许多虎虎生风地威势。

    身为当事人的肇裕薪,对于这一招的威力,显然有着更加深刻的认识。

    他自认为自己不具备对抗这一招的能力,只能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就在老巫医右掌即将接触到肇裕薪的身体,下一个瞬间就要将肇裕薪捏碎的时候,老巫医突然停止了自己的攻击。

    “老蓐收,你好雅兴啊,居然在这里指点后辈。”一个威严的声音出现,惊醒了肇裕薪,也打断了老巫医的动作。

    老巫医显然对于这个声音十分熟悉,以至于为了全神戒备来人,就连即将击杀恨之入骨的肇裕薪的机会,都主动放弃了。

    来人,是一个赤着双足的少女。一身白衣白裙,让少女凭空多出了几分仙气。

    如果不是游戏的地图信息一直在提示肇裕薪,他此刻身在地狱之中。肇裕薪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相信,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就是神仙一般的画中人。

    少女从天儿降,在离地约有三寸的位置悬空而立。她饱含深意地打量了一下肇裕薪,随后对老巫医说道:“老蓐收,你让我好找啊。”

    老巫医似乎有些惧怕眼前的少女,他闪烁其词地说道:“老太阴,你找我干什么?”

    原来,这个少女就是昭贤他们口中的太阴神!

    肇裕薪从来都没有想过,太阴神居然会是一个少女模样的神祇。就凭太阴神这外貌,放在武罗神旁边,绝对比野性的武罗神,具有更加勾人心魄的魅力。

    “我为什么来?你以为我想来?”太阴质问老巫医,“说吧,我手下的人手,为什么都死在了你的地盘?千万不要告诉我,这些跟你都没有关系!”

    老巫医见太阴把话挑明了,索性也发狠说道:“你既然知道,他们是来了我的地盘找事,就不要怪我下手无情。不错,他们就是我杀的,你能耐我何?”

    “好,好,好!”太阴连说三个好字,脸上的表情已经难以掩盖内心的愤怒。

    “既然你承认这一点,”太阴怒道,“那么,就不要怪我跟你撕破脸皮了。”

    “你待如何?”老巫医倨傲发问,完全没有将太阴放在眼里。

    太阴也不回答,直接娇叱一声:“看招!”

    说罢,右手捏了一个剑诀,一道白光从太阴手指尖吐出,直接就刺向了老巫医的心口。

    老巫医见势不妙,左掌一翻,一面金黄色的盾牌便凭空出现。

    刺耳的摩擦声出现,让肇裕薪再也控制不住,直接弓着身子跪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全然没有顾忌到,自己只要喘息一次,就需要付出连着咳嗽好几声的代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