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柒捌章 自攻自受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看到太阴被吓得噤若寒蝉的样子,暗天子显然十分满意。他暂时将目光从太阴身上移开,看向了被太阴护在身后的肇裕薪与高楼残照。

    “这两个冒险者……”暗天子语气明显有一丝疑惑,“本神给你们一个开口的机会,主动报上名来吧!”

    说着,暗天子便显出了身形。他的身形,与蓐收相差不大。如果说,蓐收兽身的部分像是一只猛虎,那么暗天子的兽身就更像是一头灰狼。

    只是,这头灰狼太大了一些,比较之下让蓐收那头猛虎,看上去倒更像是一只山猫。

    能为蓐收出头的暗天子,生着与蓐收一样半人半兽的体态,这一点本来是不值得肇裕薪觉得奇怪的。

    令肇裕薪心下一动的,是这个暗天子的形象,简直就是与地心副本里面的奢比尸一模一样,特别是耳朵上好像耳环一般挂着的两条青蛇,更加坐实了暗天子就是奢比尸这件事情。

    “真的是奢比尸?”肇裕薪惊疑出声,似乎是忽略了npc一直能听到他说的话。

    暗天子微微眯了下眼睛,对肇裕薪说道:“你是何人,何故识得本神?”

    高楼残照一听暗天子承认自己就是奢比尸,双锤在胸前一碰,大咧咧地说道:“别说认识你,我们还杀过你!早知道你就是暗天子,老子就应该给你脑门上来他个一锤子。”

    奢比尸大怒:“你跟谁自称老子?蓐收,给我弄死这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冒险者。”

    “得令!”蓐收答应一声,左手一挥,四道赤金色的金属尖刺就凭空出现。

    四到金属尖刺化作一连串的电光,电射向躲在太阴身后的肇裕薪与高楼残照。

    太阴一眼就注意到了蓐收的这一次攻击,她右肩微动,看起来是想要伸手去阻拦这次攻击。最终,却没能真的抬起手来。

    太阴怒目看向奢比尸,似乎是要表达自己对奢比尸的不满。

    奢比尸却不置可否地浅笑一下,根本就没有理会太阴的意思。

    四道尖刺袭来,快到了肇裕薪根本就看不清楚的地步。高楼残照想要抬起锤子去挡,也因为没有捕捉到攻击轨迹而有些不知所措。

    千钧一发之际,还是肇裕薪激灵,掏出了一块传说器盾牌,直接护住了自己与高楼残照。

    一声金属爆鸣响起,传说器大盾瞬间就好像被子弹集中的防弹玻璃一般布满了细密的裂纹。

    第二声爆鸣出现,传说器大盾直接化成了一地齑粉,随着两枚金属尖刺一起,跌落到了尘埃之中。

    不再有第三与第四声爆鸣,金属尖刺直接像是串糖葫芦一般,将肇裕薪与高楼残照钉在了地上。

    从两人头顶上飘起的减血数字,以及二人一瞬间就空掉了的血条上看。这二位,显然是不活了。

    除了他们二人暂时还没有化成白光消失这一点以外,现场的局面上,再也没有了任何一丝希望之光。

    太阴挣扎着想要回头去看肇裕薪二人的情况,但是她却如同之前的蓐收一般,完全失去了对自身行动的掌控能力。

    奢比尸凌空虚迈一步,伸手捧起了太阴的脸颊。

    “现在,你的人证没有了。”奢比尸对太阴说,“咱们,是不是应该心平气和的谈一谈,你为什么要在这里使用神力的问题?”

    太阴张了张嘴,却根本就说不出一句话。索性也不再试图辩解,直接怒视起奢比尸来。

    奢比尸轻轻拍打了两下太阴的脸颊,说道:“无言以对了么?莫非,太阴女神觉得,打坏了这里这么多东西,是不用赔的么?”

    太阴直接将目光投向远方,似乎根本就不想听奢比尸说话。

    奢比尸也不恼怒,嘴角挂着笑意,就这么看着倔强的太阴。似乎,很是喜欢这种,霸凌无法反抗的女神的感觉。

    就在奢比尸欣赏自己的作品的时候,蓐收猥琐地凑了上来。

    “嘿嘿,”蓐收说话之前,先傻笑一声,“您看,不如把太阴交给我吧?我还没有耍弄过女神呢!”

    奢比尸不置可否,问蓐收道:“你要耍弄太阴?就不怕一会阴天子来了,直接废了你?”

    看上去,奢比尸一直知道,他这个残暴好色的手下,有什么样的毛病。

    “这……”蓐收确实有些为难,眼珠一转,下定决心似的说道:“有暗天子在这里,我还怕他个球!”

    “说得好!”奢比尸十分满意蓐收的回答,伸手对着太阴一摆,“她归你了,好好享受吧!”

    说着话,太阴就好像是被看不见的手掌推了一把,直接就扑进了蓐收的怀里。

    蓐收满脸都是yin邪的笑容,抱着太阴不住的上下其手。

    “小美人,你不是一向以主神自居么?怎么样,今天可算是落到我手里了吧?”蓐收显然也对于凌辱女神,有着自己的一套理解。

    太阴在蓐收的怀里,激动得连连翻着白眼,却无法做出任何反抗。

    蓐收很是喜欢这样的感觉,他狠狠地在太阴身上抓了一把,说道:“我知道你不能动,不过,我一样会让你爽得飞起来的。”

    蓐收这样的污言秽语,就连奢比尸都有些听不下去了。他对蓐收说道:“你先玩着,我先走了。”

    “这……”蓐收似乎有些迟疑,“阴天子他……”

    “蠢!”奢比尸骂道,“我走了,还能叫那个老东西自己过来不成?”

    “是,您教训的是!”蓐收点头哈腰,全然没有刚才面对太阴时,那副猥琐自得的表现。

    奢比尸知道蓐收是个一见了女人就走不动道的人,索性也不理会他,直接拂袖而去。

    等奢比尸消失在了这片空间之后,蓐收才放松了下来。他轻轻揉了揉太阴那天鹅一般纤细修长的脖颈,说道:“这封印我要想全给你解开,恐怕一时半会儿也是做不到的。不过,努努力,还是能让你说话的。这没有声音,玩起来也不尽兴,你说是不是?”

    太阴咽喉部位的封印被解开,她立即破口大骂:“蓐收,你这个混蛋!你是不是被色迷了眼?你我本是一体,你这般欺辱我,跟欺辱你自己有什么不同?”

    哪成想蓐收根本就不在意,他搂住太阴腰肢的手用力一紧,说道:“今天,我就偏要来一回自攻自受,你能耐我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