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柒玖章 弑神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太阴对于蓐收的表现,已经彻底的无语了。【】

    眼前的局面,对于她来说,也根本就不存在反抗的可能性。

    如果说,之前太阴封印蓐收时的力量,是蓐收凭借自己的能力,耗费一点时间与神力,就能突破的话。

    那么,此刻太阴被奢比尸封印,就已经是太阴就算是死,也不一定能冲破的。

    虽然,他们都是这个游戏里面的神话级npc,但是,神话级别之间,也是有一定差距的。

    像太阴与蓐收之间,这种只有一线的差距还好,若是到了太阴与蓐收都不得不恭谨对待的奢比尸面前,这种差距就变成了无法对抗的鸿沟。

    深深知道这一点的太阴,甚至连反抗的念头都生不出来。与她实力相差无几的蓐收,刚刚尽了全力,也不过就是解开了她喉咙部分的封印罢了。

    太阴此刻,感受到的是极端的无助与屈辱。这种感觉,让她甚至生出了想要自杀的想法。

    只是,她此刻除了眼珠与声带以外,全身就连一根汗毛都不听指挥。她所能做出的动作,全部都是蓐收依照自己的喜好,为她摆弄出来的。

    转动眼珠,屈辱地看了一眼肇裕薪的方向。太阴发现,肇裕薪已经挣扎着从金属尖刺上面下来了。

    虽然肇裕薪的血条还是空着的,只要肇裕薪没有真的死掉,太阴就能略微放下心了。

    是太阴强行留下这两个冒险者为她作证的,如果这两个人因为这件事情死掉了,太阴许久没有波澜的道心,终究是会感受到一丝涟漪。

    或许,太阴的表现,就代表了主神与魔神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区别吧。

    此刻,肇裕薪与高楼残照,带着死里逃生的喜悦,却并没有急于恢复自己的血量。

    肇裕薪取出了自己的涯角亮银枪,又取出了一份五色沙。将这两件东西交给高楼残照之后,肇裕薪说道:“高楼,我没记错的话,你就职的副职业是铁匠,对吧?”

    高楼残照接过这两件东西,回答道:“是的,老大你这是要……”

    “你想的没错,”肇裕薪回答道:“这一次还真的要感谢懒踏京华了,他要不是给我五色沙做分红,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突破眼前的局面了。”

    “可是……”高楼残照显得信心不足,“没有凌姐在,我能行么?”

    “死马当活马医吧,”肇裕薪显然也没有万全的把握,“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可……”高楼残照依然显得很为难。

    肇裕薪轻轻按住了高楼残照的肩膀,说道:“能伤害到神话级boss的,或许就只有神器了。要不然,就连传说器都不能破防的boss,岂不是没有办法击杀了?”

    高楼残照点了点头,把心一横,就开始炼制手中的两份材料。

    好在,玩家炼制与进阶兵器,只需要读进度条。

    不然,这铁匠铺的音效一出来,蓐收就算是再怎样傻,也应该注意到这边的变化了。

    与此同时,蓐收这正满脸猥琐的笑容,不知道自己应该从哪里开始对太阴下手。

    太阴也满脸恶心地看着蓐收,似乎是觉得只要蓐收得手了,她就连这长生不死的神体都不想要了一般,

    蓐收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住了。太阴用尽全力向着蓐收身后看去,就看到肇裕薪正如一尊威风凛凛的天神一般,矗立在蓐收的身后。

    并且,肇裕薪手中的长枪,还精准的刺入了蓐收的后腰。

    看肇裕薪脸上那欲言又止的笑容,就好像是在对蓐收说:你不是好色么?我先挖了你的肾,看你怎么人道!

    被这样挑衅,蓐收自然愤怒。他轻轻将太阴放在了地上,转过身来对肇裕薪说道:“渺小的冒险者,你居然没有死?”

    “等等,”蓐收似乎才注意到肇裕薪手中的兵器,“你从哪里得来的神器?”

    肇裕薪抬脚轻踢长枪,抖了个枪花再度将长枪刺入了蓐收的肩膀。说道:“重新认识一下吧,这是涯角亮银枪的进化版,神器·龙胆亮银枪!”

    说着话,肇裕薪抽回长枪,再次向着蓐收发动了攻击。

    蓐收也不知道是对于眼前的场面没有做好准备,还是在面对凡人的时候,不肯做出任何闪避的动作。

    当龙胆亮银枪再一次刺入蓐收另一边肩膀之后,蓐收才开口说道:“我更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肇裕薪觉得好笑,心说,这蓐收是不是当魔神当傻了?

    此刻,龙胆亮银枪已经能破掉蓐收的防御,就算蓐收是神话级的boss,也能造成蓐收的血条,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短。可是,他居然在纠结肇裕薪是怎么活下来的。

    肇裕薪微微一笑,龙胆亮银枪刺入蓐收的心口,回答道:“我不止有这一件神器,我还有全套的魔神龙鳞甲!”

    “什么?”蓐收似乎十分惊奇,“魔神龙鳞甲居然在蚩尤那里?”

    收起完全不可置信的目光,蓐收两手之间金红色的光芒再现,他缓缓说道:“今天,就让我见识见识,这魔神最强铠甲的防御力!”

    肇裕薪白了蓐收一眼,给了他一个“你别再是傻子吧”的眼神。

    随后,穿插式走位方法再一次出现,一下子就绕到了蓐收身后,一枪刺进了蓐收的屁股里面。

    蓐收似乎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猛地转身,一抬手就想捏死肇裕薪。

    这个时候,太阴也恰到好处地开口了。她说道:“避开巽坎。”

    仅仅只有四个字,却表达了足够详细的信息。

    肇裕薪答应一声,快速走位,避开了这两个位置之后,再度将长枪捅进了蓐收的屁股。

    蓐收此刻才感觉到,自己将太阴喉咙的封印解开,是多么愚蠢的做法。

    正如太阴所说那样,蓐收与太阴之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有了太阴的指点,蓐收任何一种攻击,都无法再摸到肇裕薪的一根汗毛。

    时间,并不会因为漫长而停滞。却总是因为漫长,而改变一些事情。

    就在肇裕薪自从被困在游戏里面之后,第一次感觉到了疲惫这种感受的时候。蓐收终于在肇裕薪又一次撩阴枪攻击之下,倒在了地面上。

    蓐收爆出了一地的物品,看得肇裕薪都有些眼花缭乱了。太阴虚弱地提醒肇裕薪道:“将那个果子还有一旁的配方拿走,别的都不重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