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捌壹章 传承果实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莫非……”肇裕薪试探着说了半句话。

    在他看来,电视里面揭示什么秘密的时候,主角只需要说这么半句,就能得知真正的秘密是什么。

    果不其然,太阴十分兴奋地接口道:“是的,你想的没错!”

    还真的按套路来了?肇裕薪心里一喜,表面上立即摆出了一副乖宝宝虚心听课的样子。

    太阴吞咽了一口口水,润了润嗓子才说道:“其实,蓐收就是从我身体里面分离出去的恶念分身。不只是我,每一代的太阴,都必须要经历这个过程。我们两个作为同根同源的两个神祇,只要有一个死掉了,另一个也会紧接着死掉。简单点来说,我们两个用的是同一条命。”

    我了个去,这也太扯了吧?

    肇裕薪的心里,早就已经被吐槽能量占满了。表面上,却依然比喜爱能出一副淡定的样子。

    他挤出了一个悲伤的表情,对太阴说道:“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击杀蓐收了。这不就等于是,间接地害死了前辈您了么?”

    太阴的语气明显变得喜悦了几分,她对肇裕薪说道:“好孩子,你不用自责。其实,我们这样的神祇,并不会真的死亡。你还记得,我让你带着的那枚果子么?”

    “好孩子”这个词,从太阴这样一个少女形象的神祇嘴里说出来,让肇裕薪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就算是明知道,游戏里面的npc,在背景设定里面有可能已经活了无数年。肇裕薪还是无法说服自己,跨过这道心理鸿沟。

    有一定的心理障碍归心理障碍,肇裕薪还是强行让自己暂时忽略了这个感觉。他取出了那枚果实,对太阴说道:“它在这。”

    “这个果实,学名叫做传承果实。无论是我还是蓐收,只要有一方先受到致命伤害,就会凝结出这个果实。”太阴再度开始授课,“一会儿,等我也耗尽力气之后,我的魂魄随后便也会进入这个果实之中一部分。到时候,传承果实就会变成带着我与蓐收全部记忆,却没有任何自主意识的完美的传承果实。”

    “等等。”肇裕薪忍不住问道,“既然,蓐收都是从你的身体里面分离出去的,你为什么不吃下这个果实呢?说不定,你这样做,就不用跟着他一起死了。”

    太阴饱含深意地看了肇裕薪一眼,说道:“你还真是个机灵的冒险者,你说的这个办法么,其实还真的行得通。”

    肇裕薪一听太阴说“行得通”,连忙将果实递过去说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一开始不吃下这个果实?”

    太阴一双明亮的大眼珠左右晃动了一下,说道:“如果吃下它,在它重新在我身体里面孕育成熟全新的0蓐收之前,我都会变成一个兼具蓐收与我自己性格的精神分裂患者。其实,有些时候当一个纯粹的神祇久了,就不太适应证道之前的生活了。”

    说到这里,肇裕薪明显能从太阴的话语之中,听出几分苦涩。

    沉默了一会之后,太阴接着说道:“原本,我认为高楼残照就是继承我的衣钵的最佳人选,但是,我真的不忍心,让你们两个这样善良的冒险者,任何一个来走我的老路。”

    “……”肇裕薪沉默,他不知道,是应该帮高楼残照争取这个太阴神的传承好,还是就此顺势放弃这个念头好。

    毕竟,之前离去的黄巢,也曾经说过,高楼残照是他内定的继承人。

    从两个npc的实力对比上看,肇裕薪更加倾向于,想让高楼残照继承太阴的传承。因为,黄巢的传承究竟是什么品阶,暂时没有人知道。太阴的传承最次,也必须是一个神话级的传承。

    就在肇裕薪纠结的时候,太阴再度开口说道:“我希望,你能帮我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让他来继承我的传承果实。”

    肇裕薪一听太阴这么说,心说,这是有门啊。到时候,我就觉得高楼残照最合适,直接给他吃下传承果实,不就什么事情都顺利了么?

    肇裕薪拍着胸脯,准备立即就答应下来。却不想,被太阴之后的话语,直接给堵住了嘴。

    太阴对肇裕薪说道:“高楼残照,应该适合更加高级的传承。我希望你们在我离开之后,不要急于离开这里。最理想的状态,是你们能找到有关‘黄泉之主’传承的线索。我心目之中,唯一能配得上你们二人的传承,便只有黄泉之主这一个了。好在,你已经继承了兵神的传承。”

    喂,什么叫好在我继承了兵神的传承?歧视人不带这么歧视的,你要是内定了高楼残照继承黄泉之主的传承,你就直说就好了。

    心里已经仿佛开锅了一般,肇裕薪嘴上却没敢真的说出来。慢说,现在还不知道那什么“黄泉之主”,具体有什么线索。就算得罪了太阴,让已经内定的传承果实飞了,肇裕薪的心都会碎成一地的玻璃渣。

    心说,我再惯着你一次,反正你也没有多久可活了。肇裕薪装出一副悲天悯人的圣母样子,说道:“要想留住前辈,就真的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么?”

    “办法倒不是绝对没有,”太阴也有些犹豫,“不过,太难办到了。”

    “什么办法?”肇裕薪下意识地追问。

    太阴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道:“除非你能找来栾鱼丹,我吃下蓐收留下的果实,然后再吃下栾鱼丹,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之内,直接就重新将恶念分身逼出体外。不过,栾鱼丹就是在神祇之间,也是可遇不可求的珍品。”

    “前辈说的,可是这个东西?”肇裕薪从背包里面又掏出一张配方,赫然就是已经躺在他背包里面很久的栾鱼丹的配方。

    太阴一看到栾鱼丹的配方,顿时就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你怎么,怎么有这个?”

    “呸!”太阴重重地呸了一声,才捋顺了自己的舌头,说道,“栾鱼丹的配方,为什么会在你手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