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捌叁章 买买买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购物,特别是肆无忌惮的购物。这不仅仅会让女人为之疯狂,有的时候,就连男人都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此刻的肇裕薪,很显然就是陷入了这样一种情境之中。全然没有注意到,他其实并不是很有钱。

    炼制栾鱼丹的辅料,本身并不是多么贵重。奈何配方上面要的辅料数量比较大,肇裕薪掂量了一下太阴给出的主料,也想一次多炼制几枚栾鱼丹。

    是以,他很快就接到了“账户余额不足”的提示。

    这个时候,就看出来肇裕薪的土豪行为与肖少有着本质上的差别了。肖朗在游戏里面的钱花完了,多半是直接选择用软妹币充值。而肇裕薪,因为身陷游戏之中,早就已经记不得自己的银行卡卡号了。

    到了这个节骨眼,肇裕薪再一次无比怀念起自己翻尘那个账号。毕竟,为了维持工作室的日常运营,他在那个账号里面,还是绑定了一张有网银的银行卡的。

    看到肇裕薪急得抓耳挠腮的样子,太阴主动问道:“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不妨说一说,让我们帮你拿一个主意。”

    在此时此刻之前,肇裕薪虽然过了一段十分艰苦的日子,可是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缺过钱。

    直到这一次需要短时间内消费大量金币的时候,肇裕薪才真的体会到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感觉。

    说真的,肇裕薪不是没有想过,要去找太阴寻求帮助。只是,他并不清楚,跟一个npc解释,自己缺的是金币,npc是否真的能够理解。

    是以,肇裕薪只是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小问题,我可以解决。”

    说实话,直接被系统强制“重生”到翻尘这个账号上面,肇裕薪还真的是坐到了一穷二白,身无长物。

    思来想去,肇裕薪发现,自己身上唯一能在短时间内变现的物品,只有几个五色沙。

    可是,在相柳区的藏宝阁里面,五色沙真的有销路么?

    就算是有,五色沙能够在短时间内,卖到肇裕薪预期的价格么?

    其实,藏宝阁之中是为玩家提供了试水的交易途径,就是拍卖模式。

    拍卖的商品,会被藏宝阁以倒计时的方式,悬挂在交易平台上二十四小时。出售物品的玩家,可以设置一个秒杀价以及一个最低价。

    二十四小时之内,如果没有人出价高过秒杀价,物品便会以出价最高的买家给出的价格成交。

    当然,如果卖家觉得价格实在太低,在拍卖结束之前,也可以随时将商品下架。

    多数玩家出于信誉以及时间成本的考虑,一般都会将心理价位设置为最低价。这样一来,只要有人出价,就能最终达成交易,不需要反复上下架商品。

    然而,此刻的肇裕薪,显然是不能选择这种拍卖模式的。他虽然很想知道五色沙在相柳区的市场价值,太阴却有些等不了了。

    天晓得,太阴所说的很快就会死去,灵魂碎片会直接融入传承果实,还剩下多久的时间。

    出于这方面的考虑,肇裕薪快速计算了一下所需材料的缺口。然后,他又按照藏宝阁寄售的平均价格,得出了自己要购买这些材料所需要的金币数量。

    计算完成之后,肇裕薪在得出数字的基础上,上浮了百分之二十,又取了一个整数。将手中的一份五色沙,以二十八万金币的价格,挂在了相柳区藏宝阁的寄售平台上。

    对于五色沙的描述,肇裕薪只是简单的写了一句,“助你称霸天下的极品材料”。

    说实话,肇裕薪对于相柳区的市场,心里完全没底。所以,才会用不到三十万的价格,寄售一份五色沙。

    要知道,同样一份五色沙,在应龙区的价格,早就被懒踏京华炒上了天。就算是依照肇裕薪之前离开应龙区之前的价格比较,肇裕薪定的价格,也已经便宜了一半还拐弯。

    或许是相柳区的玩家猜出了肇裕薪急于出手五色沙,更有可能,是卖家真心觉得肇裕薪将价格标的太低了一些。

    肇裕薪刚刚寄售好五色沙,一颗悬而未决的心还悬在嗓子眼下面。忽然一声系统提示出现,通知肇裕薪五色沙卖出去了。

    由于看不到买家的详细信息,肇裕薪只知道,购买五色沙的玩家,名字叫做獬豸。

    此刻,这个名为“獬豸”的玩家,眼看了一下五色沙之后,也在觉得疑惑。他迅速打开了全球玩家通用的藏宝阁平台,赫然发现,那上面寄售五色沙的玩家,一份五色沙标注了足足三百万的价格。

    或许,在经商天赋方面,肇裕薪真的比不了懒踏京华。不过,此刻事急从权,肇裕薪也只能以快速换到足够的金币为最优先级别的考量了。

    收到了系统直接放到背包的二十五万两千金币,肇裕薪开始里快速扫货。那买买买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暴发户,突然闯进了世界知名的奢侈品商店。

    装b真的绝非本意,他只是觉得,自己对于这些东西的缺口,实在太大了一些。

    在花费了超过二十三万金币之后,肇裕薪终于将炼制栾鱼丹的材料凑齐了。

    他激动地对太阴说道:“材料已经齐备,下面就差炼制了。”

    此刻的太阴,脸上已经挂上了一种超然的笑容。她笑着问肇裕薪:“不知道,你又想找谁来炼制栾鱼丹呢?”

    一听太阴这样问,肇裕薪猛的一拍额头。似乎是,现在才想起来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

    肇裕薪对太阴说道:“忘了说了,我就职的副职业就是炼药师。只不过,以前一直有别人帮我炼药,我自己很少出手罢了。”

    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炼药等级,发现刚刚好够栾鱼丹的炼制要求,肇裕薪不禁在心里暗叫侥幸。

    快速按照配方要求将栾鱼丹需要的材料调配好,肇裕薪便开始了漫长的读条活动。

    炼制丹药,显然比打铁或者制衣更加消耗时间。好在,肇裕薪是一个拥有足够专注力与耐心的人。

    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眼前的画面变化,就好像是怕炼制过程之中出现什么意外一般。

    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真正的意外,并不是发生在炼药的过程之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