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捌肆章 傻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勉强够用的炼药技能,显然就不如懒踏京华为尽古公会特意招纳的生活职业玩家操作起来方便。

    肇裕薪在炼制栾鱼丹这样,已经到了他炼药等级极限的丹药的时候,会多出许多更高级别炼药师并不需要做出的操作。

    原本虚拟现实的游戏,此刻在肇裕薪看起来,完全变成了一个跑酷与音乐节奏相互结合的游戏。

    不停地跑来跑去,还需要依照提示,按顺序有节律的掌握火候。就算是肇裕薪这种,完全没有延迟的游戏玩家,也已经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到了极限。

    他是真的不敢犯任何错误。

    这不仅仅是因为,救了太阴之后,有可能会获得新的隐藏任务。

    更为重要的是,这一批栾鱼丹如果炼制成功,肇裕薪就可以通过销售栾鱼丹来赚钱。

    到了那个时候,真正解决了经济来源问题的肇裕薪,才有组建自己的队伍,公会,乃至于东山再起的条件。

    扪心自问,肇裕薪觉得自己绝对放不下被赶出应龙区这件事情。

    就算,他能理解懒踏京华的做法,他也一样放不下,那个与他长相超过了九分相似的玩家。

    那个名为启兴的玩家,让肇裕薪觉得,那就是他自己。

    肇裕薪对于那个玩家,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熟悉的,是那个玩家身上的装备,使用的技能,以及角色的外貌。

    作为启兴这个账号的主人,肇裕薪可以轻易确定,那个新出现的启兴,与自己当时的一切是一模一样的。

    如果,那就是启兴的话。在肇裕薪操纵着翻尘这个账号的时候,他又是如何才会出现在游戏里面的呢?

    如果,那就是启兴的话。此刻操纵翻尘这个账号的肇裕薪又是谁呢?

    且不说那个玩家操纵启兴账号时,仿佛延迟很高的滞涩感觉。就算是以肇裕薪之前的操作水平看,如今的翻尘,也不可能在启兴手下坚持得太久。

    想着自己死里逃生的经历,肇裕薪忽然就有些走神。

    “老大,老大!”高楼残照急切的呼唤传来。

    原来,心里有些开小差的肇裕薪,手上的动作也跟着散乱了几分。

    若不是一旁的高楼残照看出了端倪,肇裕薪此刻已经将一炉栾鱼丹悉数炼废。

    望着眼前凭空凝聚成鼎炉的火属性灵气,肇裕薪暗道一声“好险”。

    这是真的好险,此刻肇裕薪是在太阴的洞府之中。他既没有自己的鼎炉,也没有副职业导师那里的公用鼎炉可用。

    有一个实体鼎炉,可以让肇裕薪炼制丹药的成功率与极品率,都提升一个等级。甚至,还能大幅度降低失败率。

    遗憾的是,此刻的肇裕薪只能自行凝聚火属性灵气,弄一个鼎炉虚影出来勉强应对。

    要说,太阴这样的神祇,洞府之中居然没有鼎炉,这件事情肇裕薪还是颇有几分微词的。

    不过,转念一想,人家毕竟是金属性神祇。虽说是真金不怕火炼,五行之中火克金这个规则,却是实打实存在的。

    神祇们用的鼎炉,自然不能使用凡火。要是一个神祇,炼药时被自己的鼎炉伤了,那可就真的是闹了笑话了。

    这般想着,肇裕薪又险些搞出炼制事故。

    连续两次的失误,让肇裕薪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精神高度集中了之后,肇裕薪总算是没有了失误。接下来的炼制过程,就显得十分顺利。

    终于,在肇裕薪将最后一组饱含韵律的印诀掐完之后,鼎炉的虚影一阵明暗闪烁,栾鱼丹已经练成了。

    虽说,肇裕薪此刻用的鼎炉,只是灵气聚集起来的虚影。不过,该有的步骤与过程,是一点都不能少。

    鼎炉炉盖上分布着六十四个气孔,此刻,六十四条如龙的蒸汽,带着呜呜的龙吟声,喷向了四面八方。

    与此同时,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也同步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鼻子里面。

    望着眼前直冲屋顶又如团团云气一般翻滚而下的烟气,肇裕薪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就凭这个烟气与气味,肇裕薪就能肯定,自己这一次的炼制是成功了的。

    鼎炉的盖子突然打开了一道缝隙,肇裕薪快速上前一步,从背包里面取出了七个瓷瓶。

    叮叮叮叮叮叮叮

    七声脆响连续出现,肇裕薪仿佛千手观音一般,迅捷无比地将七颗栾鱼丹都收了起来。

    收好了栾鱼丹,肇裕薪不敢怠慢,快速来到了太阴的身边。

    捧出一个瓷瓶,肇裕薪对太阴说道:“前辈,快服下这颗栾鱼丹。”

    “……”太阴没有说话。

    肇裕薪看着太阴脸上仿佛凝固了的微笑,也不知道是应该大声呼唤太阴,还是应该就这么等着太阴自己做出回应。

    想了想,太阴曾经说过,服用栾鱼丹是具有时效性的。肇裕薪也顾不得失礼,伸出左手,轻轻推了推太阴的肩膀。

    哪成想,这一推,直接就将太阴推得向着旁边一歪。

    原本因为禁制而显得肢体有些僵硬太阴,此刻居然好像没有了骨头一般。

    莫非,是禁制解除了?

    心里一动的肇裕薪,连忙又推了太阴两下,呼唤道:“前辈,前辈!”

    “老大,你看那个果子。”太阴依旧没有回应,高楼残照却喊了起来。

    肇裕薪一转身,就看向了被他跟放在一边的传承果实。

    此刻,传承果实正在散发着耀目的光芒。看它均匀发散向四周的光芒,显然不会是刚刚开始发生变化。

    “我真傻!”肇裕薪忽然伸手拍了一下自己脸颊,“咱们晚了,传承果实已经被点亮,太阴前辈八成已经离开了。”

    高楼残照不可置信地望向太阴,说道:“不会吧?太阴前辈看上去跟活着时一模一样啊。”

    “你傻啊!”肇裕薪对高楼残照说道,“太阴前辈是神祇,留下的遗蜕,自然不能与我等凡夫俗子一样。”

    高楼残照不以为然,白了一眼肇裕薪嘟囔道:“你还不是才刚判断出来她死了,还好意思在这给我上课!”

    肇裕薪无语地看了高楼残照一眼,竟然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