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捌伍章 揭底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按理来说,太阴留下的神体,应该是一件堪比宝库的宝贝。【】

    只是,此刻的肇裕薪与高楼残照,并不具备开发这个宝库的能力。

    如果说,让盼儿请来武罗的话,或许还有可能对太阴的神体做些什么。

    为今之计,肇裕薪只得与高楼残照商议,先将太阴的洞府封闭,让太阴留在她生命之中最后休憩过的贵妃榻上。

    肇裕薪这样决定,主要是出于三方面的考虑。

    首先一个,太阴可以说算是救了肇裕薪一命。

    就算肇裕薪之后也尝试着想要救太阴,心中也多少留下了一点间接杀死太阴的内疚。

    所以,肇裕薪迫切的需要通过将太阴的神体保存完好这种操作,来弥补太阴。

    而太阴原本的洞府,显然拥有最适合太阴神体的环境。

    其次,是肇裕薪觉得,在他帮忙找到太阴得传承人之前,不宜过早披露太阴得死讯。

    尽管,肇裕薪并不清楚,自己这样做究竟有没有效果。

    最后,肇裕薪觉得,如果太阴有了新的传人。他们这种利用灵魂以及传承果实传承的神祇,或许会有利用前代神祇神体的办法。

    到时候,将新一代的太阴领到这里来,也算是为增强新一代太阴的实力,做出了贡献。

    决定了之后,肇裕薪最后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太阴的洞府。

    封闭洞府的入口的时候,高楼残照忍不住问道:“这洞里这么多宝贝,咱们就这么丢在这里么?”

    肇裕薪苦笑一下,说道:“那都是前辈的东西,留在这里也好让后来的太阴继承这一切。”

    高楼残照不解地说道:“npc死了,不是还会刷新么?等她刷新了,这些东西岂不是要便宜别人了?”

    肇裕薪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还不明白么?这个游戏,跟别的游戏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高楼残照问道。

    “你就不一样,”肇裕薪没好气地说道,“你玩别的游戏,还能下不了线?就算你主动不下线,你就不会饿,不会累,也不需要上厕所?”

    肇裕薪的话,一下子就说得高楼残照愣住了。这确实是他最担心得事情,自从退出按键消失了之后,他就一直在考虑自己的处境。

    见到肇裕薪似乎比自己更加了解这样的情况,高楼残照连忙问道:“老大,你是说你知道我这是怎么了?”

    肇裕薪没有急着回答,反问高楼残照道:“你还记得咱们打的赌么?”

    “打赌?”高楼残照略一思索,“老大是说,比谁能更久不下线的那个?”

    肇裕薪轻嗯一声,说道:“实不相瞒,我这个翻尘的角色,自打建立之后,就没下过线。【】”

    “不会吧……”一句话还没说完,高楼残照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即止住了后边要说的话。

    高楼残照作为肖朗的手下,还真的不止一次盯过肇裕薪的梢。

    在高楼残照的认知之中,肇裕薪确实没有下过线。不管高楼残照什么时候上下线,肇裕薪都一定比他“上线早,下线晚”。

    一开始,高楼残照只是觉得,肇裕薪是故意不下线。吃饭睡觉上厕所,一刻都不脱下游戏设备。

    自从被肇裕薪接纳,加入了肇裕薪的团队之后。高楼残照才发现,如果不是在进行特殊任务,肇裕薪真的完全没有失去联系哪怕片刻。

    就连,吃饭上厕所的情况,都没有过。

    意识到了这一点,高楼残照试探着问道:“老大,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肇裕薪伸了个懒腰,说道:“倒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作为一个先行者,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你现在离不开游戏了,操作延迟就没有了,pk的技术,会凭空高出来不少。”

    其实,之前的打赌,肇裕薪在努力消除高楼残照的疑心的同时,也在同时观察高楼残照是不是说了实话。

    地狱里这一路走来,高楼残照确实没有下过线,肇裕薪也便确认了,高楼残照是真的与他一样被困在了游戏里面。

    作为后来者的高楼残照,显然没有肇裕薪这么冷静。

    他懊恼地说道:“老大,我问的不是这个,我问的是,我怎么才能回到人间!”

    “回到人间?”肇裕薪故意曲解高楼残照的意思,说道:“是在问我,咱们要怎么离开这张地图么?”

    高楼残照的嘴角牵了牵,似乎是想要笑,却终究只是充满苦涩地颓然说道:“老大,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

    肇裕薪走过去,给了高楼残照一个拥抱。接着说道:“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可是,咱们真的还有机会么?”

    “老大,你不要吓唬我,这话是什么意思?”高楼残照惊恐地说道。

    “算了,我先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肇裕薪娓娓道来,将他如何遭到袭击,又是如何被困在游戏里面。甚至,是这一路一来的感悟,都给高楼残照讲了一遍。

    “你是肇裕薪?!”等肇裕薪的话告于段落之后,高楼残照忽然叫出了他的名字。

    “你认识我?”肇裕薪疑惑。

    “不,不算认识,就是……”高楼残照显得有些为难,“就是,老大,对不起!”

    “好好的,怎么说起这个了?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肇裕薪满脸不解。

    “这个……”高楼残照纠结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来。

    他把心一横,老实说道:“老大,那天带队要打你的就是暮雨清秋。他以前的昵称是肖少,跟你之前的账号启兴有摩擦。这里面的事情,你也清楚,我就不多说了。”

    肇裕薪点了点头,示意高楼残照说下去。

    高楼残照再次开口:“我想说的事,那天不止肖少动手了,我也动手了。我要知道,当时打的是老大你,我死也不会出手的。我……”

    高楼残照还待说些什么,肇裕薪却伸手拦住了他。

    肇裕薪说道:“那些事情就算了吧,谁也不是先知,哪能长前后眼?咱们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想想这么离开这张地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