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捌玖章 美人卷珠帘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

    那人呆呆地看了看眼前两面有字的光幢,又转过头看了看已经来到他身边的老魏。

    “唉~”轻轻叹了一口气,那人才开口说道:“真的是没有忘记么?为何,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了?”

    “名字?”老魏沉吟一声,“名字又有什么重要?你之所以是你,在于你的思想你的行为,你究竟叫什么,又有没有记忆,其实并不重要。”

    那忘了名字的人,明显有些发呆。良久,他叹息一声,说道:“你说得,似乎有几分道理。”

    老魏面上微有得色,似乎是在为自己的理论被接受而感到开心。

    只是,他并没有开心多久,那忘了名字的人便再一次开口,问道:“可是,我没了记忆,要这么回答你的问题呢?”

    这一瞬间,老魏想了很多。

    从记忆的构成,到提取记忆的方法,再到个体与世界的关系,记忆与选择之间的关联……一直到拷问人心最深刻的三个命题,我从哪里来?我是谁?我到哪里去?

    老魏脸上的表情接连变化,就好像是一部十分耐人寻味的电影。

    这个时候,注意到老魏变化的老妪快步来到了老魏的身边。

    她像是在对忘记姓名的人说话,一双眸子,却紧紧地盯着老魏的表情。

    她说:“忘记名字这种事情,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说着,她左手轻轻拂过头顶,摘下那支翠玉珠钗向着地上一丢。

    翠玉珠钗摇身一变,就变成了一根绿玉手杖。老妪提起手杖,轻轻向着地面上顿了三顿。

    紧接着,以手杖为中心,一大片红色的花朵凭空生出。

    这花,红得妖艳,也美得窒息。

    纠缠扭曲如龙爪的花瓣,就好像是一双又一双,顽强刺破大地,又不屈伸向天空的手掌。

    在这枯败单调得天地之间,这一抹如血一般艳丽的景色,一瞬间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其中,尤其以忘记姓名的那人,脸上表情最为丰富。

    他似乎陷入了对过往的深沉回忆之中,脸上一会喜一会悲,一会惊慌,一会得意......

    不一会,再那人脸上闪过的表情,就已经比老魏脸上之前的表情还要丰富许多了。

    长时间经历大悲大喜,使得那人身体都在微微颤抖。最后,万千不同的情感,在那人脸上汇聚成了复杂的悲伤。

    无声的泪滴,划过那人脸颊,尽数滴落他脚下花海之中。

    让那些花儿,开得更加妖异,也更加妩媚。

    眼泪止收,那人转过头来对着老魏郑重行礼。

    老魏还礼,问道:“可有了答案?”

    那人再次向老魏行礼,说道:“闻魏公素来爽快直言,做事刚正不苟,这开后门的先例,可不敢用在晚生身上。若是晚生这两世行善之举还能被魏公看在眼里,希望魏公能回答晚生几个问题。”

    老魏愣了一下,回礼道:“若是能说与你听的,自然知无不言。”

    那人拱手:“先谢过魏公了。”

    老魏受了这一礼,静静等待对方发问。

    那人思索了一下,问道:“此地可是三途河畔?脚下可是彼岸花开?”

    “……”老魏沉默,也不知道是默认还是不能说。

    那人嘴角挂上了一个微笑,继续问道:“若是我之前所料不错,眼亲就是奈何桥,这位老妪,就是孟婆了吧?”

    “……”老魏依然没有说话。

    那人点了点头,说道:“一会儿,我若是喝了孟婆汤,这些记忆自然全部都会被遗忘,魏判又何必如此缄默,就不怕憋坏了自己么?”

    魏判?奈何桥?三途河?孟婆?彼岸花?

    肇裕薪快速在脑海里梳理这几个关键词,越想越觉得眼前所见,与传说之中关于地府的传说相象。

    莫非,游戏的设计者,依照这些传说,直接在游戏里面还原出了一个阴间?

    想到了这里,肇裕薪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心说自己也算是够傻了。

    自从来到这里,就不止一次听到过类似于地狱与阴间这样的词语。

    他早该想到,这张名为地狱的地图,就是仿照传说中的阴间描绘的。

    其实,这也真的不能怪肇裕薪迟钝。东方传说之中的阴间,绝大部分地区,是灰暗的荒芜。

    慢说肇裕薪对这一切不熟悉,就算再熟悉这里的一切,也没有可以参照的景物,可供他判断啊。

    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切,肇裕薪忽然有些恍惚,不太清楚,这个名为《大荒》的游戏,在他第一次击杀奢比尸之后,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肇裕薪正在胡思乱想,老魏与那忘记了名字的人却谈得越来越欢快。

    那人也不见外,将自己对于世界的认识,完全都拿出来与老魏分享。

    末尾,那人对老魏说道:“魏公,古来都说神仙好,我独觉得凡人妙。神仙凡人总一样,拥有快乐与悲伤。如果还能走一回,人间才是真天堂。”

    老魏听到这里,眼前忽然一亮。拍了拍那人的肩膀,说道:“说得好,魏某请你喝酒!”

    老魏话音刚落,身边那被认做是孟婆的老妪,便张罗了开来。

    她双手向前虚压,随后再向上一提,一座美轮美奂的宫殿一般的建筑,便拔地而起。

    肇裕薪与高楼残照,跟着那三个npc一同进了这宫殿一般的建筑。

    入门处,便是十余级台阶。升阶入室,所过之处,皆是朱栏石砌,画栋雕梁。孟婆向内招呼一声,迎面门户处珠帘立即半卷,露出里面玉案当中的陈设。

    三个明眸皓齿的艳丽女子,两人正抬起藕臂卷着珠帘,一人站在门内,手掐腰间,向外施了一礼。

    肇裕薪打眼看去,三个年轻美貌的女子,穿戴的款式颜色,皆与孟婆与老魏独处时一般颜色。就连头上那翠绿的珠钗,都好像是四体孪生的一般。

    三个美女一起偷眼看向肇裕薪这边,那美目流盼的样子,差一点就让肇裕薪看得痴了。

    多亏了孟婆随后沉声一喝,才没让肇裕薪直接在此丢丑。

    孟婆吩咐道:“孟姜,今日魏郎要在这里宴请客人,还不快带着孟庸、孟戈操持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