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玖陆章 老村长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

    艄工听得老崔这样说辞,也觉得有些挠头。他沉吟了一下,自言自语道:“这老黑不在殿中,是去了什么地方呢?”

    与此同时,见到艄工回来的肇裕薪几人,也来到了小舟旁边。

    肇裕薪一听艄工自言自语似的发问,接口说道:“之前,晚辈曾遇到太阴神与蓐收神大战。当时,这二位神祇曾经说过,动用神力会引起阴天子与暗天子的注意。只是,后来阴天子就没有出现,只有暗天子出现了。”

    听肇裕薪这样一说,艄工也来了精神。他斗笠微微上扬,似乎是看向了肇裕薪的胸口。

    肇裕薪正在好奇,自己一个大男人,胸口能有什么引人入胜的风景的时候。艄工突然开口问道:“如果本尊没有看错的话,小友可是佩戴了传承之链?”

    看起来,这神仙也都是势利小人。不仅仅是老魏在认准了肇裕薪就是什么初代人族之后,就一口一个敬语称呼肇裕薪。此刻,就连高冷的艄工,在询问肇裕薪问题的时候,也用上了“小友”这样的词语。

    不以为然地打量了一下艄工,肇裕薪浪洋洋地回答道:“是啊,莫非这传承之链犯了什么忌讳?”

    “不知道,小友这传承之链是从何而来?”艄工并不回答,直接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肇裕薪心说,这不会是跟某些传说中的人物一般,问明白了来历底细,一句有缘就给收走了吧?

    虽然心里极度不悦,肇裕薪还是冷静地对比了一下自己与对方的实力。无论是从天时地利人和,还是从绝对力量上对比,肇裕薪都明显弱于艄工。

    有道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肇裕薪也没有硬碰,只是将自己获得传承之链的过程,原原本本地叙述了一遍。

    艄工似乎特别惊疑,讶然道:“这等神器,就这么被送出去了么?小友速将那人的体貌特征详细描述出来,我一定要找到他讨论明白这件事情。”

    肇裕薪心里越来越冷,他越发觉得艄工是想抢自己的传承之链。

    虽说,这传承之链并没有什么出众的属性加成。但是,里面可是有着太阴的完整传承的。太阴不遗余力的帮助肇裕薪炼成了栾鱼丹,依照肇裕薪的想法,他无论如何也不会随便交出太阴的传承果实。

    肇裕薪冷冷地看着艄工不说话,其实早就已经做好了艄工若要强抢传承之链,便直接跟艄工拼命的打算。

    哪成想,艄工斟酌了一下,说道:“如此看来,这还真的算是小友的机缘了。”

    艄工这佛系的对话方式,一下子就闪了肇裕薪一下。多亏了他没有轻举妄动,不然这回一定闹出了天大的笑话。

    肇裕薪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主动问道:“这个什么特殊属性也不增加的项链,真的是连前辈也需要动问的神器么?若不是那昭贤已经死去,晚辈也想去找他问个明白。看看他为什么,偏偏选中了这个东西,当做晚辈的任务奖励。”

    “他当是没有认出这神器的妙用,既然人已经死了,就不要打扰他了,还是盼他早入轮回的好。”艄工说道这里,顿了一下,改口说道:“此神器的妙用,你以后自然会知道。现在,咱们还是说回,你见暗天子之后的事情吧。”

    肇裕薪只得又原原本本的将之后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当他讲到奢比尸主动离开的时候,艄工再一次打断了他。

    艄工认真地问道:“你当真听到了,暗天子说要出手拦阻阴天子?你可还记得,这事情发生了在什么时候?”

    肇裕薪回想了一下,似乎进了地狱这张地图之后,时间观念就变得特别模糊。在老巫医那里,飞快的就过了三天,到了这三途河边,这么久却一次昼夜交替也没见过。

    有鉴于此,肇裕薪试探着回答道:“凭感觉讲,仿佛就是昨天。”

    艄工并没有介意肇裕薪回答的含糊,他摇了摇头,似乎是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刚才问了一个蠢问题。他对肇裕薪说道:“阴间没有昼夜交替,若没有计时器,你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这事情,是本座疏忽了……”

    艄工刚刚说到这里,突然一个并不属于在场七人的声音凭空出现:“何人在门外喧哗?”

    伴随着这句话的出现,是巨大的门户右边角处一个一人多高的小门被打开了。从门内,出来了一名面容慈祥的老者。看起来,竟是这里的守门人。

    肇裕薪心说,原来这地方有门房,偏偏端着个架子,这么半天才应门。

    这般想着,他便随着众人一起,将目光投向了那个老者。

    这一看不要紧,肇裕薪居然对着老者有七八分熟悉的感觉。仔细检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肇裕薪猛然想起,这老者就是他当时在新手村的村长。

    肇裕薪赶忙上前两步,行了一礼,说道:“老村长,您怎么在这?”

    说实话,肇裕薪是知道游戏里面有一些npc会被随机安排到完全不相干的岗位上去的。他这么问,只不过就是感念老村长曾经安排了他一桩大机缘,让他认识了盼儿。想要尝试一下,万中无一的几率,确认眼前的老村长,是不是就是那个老村长。

    出人意料的是,老村长居然回礼,说道:“弱小的冒险者,你已经成长为顶天立地的战士了。可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竟然记得我?

    肇裕薪心里快速闪过这句话,随后,便强自镇静下来,说道:“这事情就说来话长了,老村长,您这是来给阴天子看门了?”

    老人并不在意肇裕薪直接说他的职业是看门,哈哈一笑说道:“人死如灯灭,留着一缕残魂能为阴天子工作,是我的福分。倒是你,怎么跑到这阴间来了?这阴间,岂是你们这样的冒险者能随便进来的?”

    四个判官一见肇裕薪遇到了熟人,顿时就一拥而上,七嘴八舌的向老村长询问肇裕薪的出身问题。

    只是,有了老村长这个“权威人士”的回答,四大判官的脸色,明显有些不是那么好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