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玖捌章 帝江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生死簿的持有者,赏善司的判官老魏,显然也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景象。

    他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光幢不住拔高,直到完全停下来之后,才跟着回过神来。

    他并没有尝试着去从头这份履历,只是喃喃自语似的说道:“这得是活了多少年,才能有这样长的履历?”

    这个问题的答案,老村长在之前就已经说过了。他只记得自己活满了一万年,却不记得究竟是一万多少岁。

    老魏自己,自然也是知道,询问这个问题是多余的。掌管着生死簿的他,只需要通读一遍老村长的履历,就能知道老村长最终活了多少年。

    不过,老魏并没有这样做。

    老魏更加知道,一个人仅仅活的长,是不可能有这么丰富的履历的。他执掌赏善司这么多年,还是见过几个极端的例子的。

    有些人,总共活了八九十年,却从未离开自己出生的地方。更加,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事迹。

    这样的人,死了之后在生死簿上,不过就是三言两语就能叙述明白他的一生。

    而老村长这种,显然是在他活着的那一万年,经历了不同凡响的人生。任何一件事情,都是普通人活几辈子都不一定能遇上的。

    只有这样,生死簿上才会逐一列举出老村长的这些经历。

    此刻,老魏的喉咙有些发干,他不敢去详细了解老村长的过往。

    他相信,如果详细了解了老村长的一切,他干涩的喉咙里面,将再也难以发出任何一个声调。

    出于职责所在,老魏将目光投向了金色光幢的最后一行。

    最后一行,只记载了一件未完成的事情。

    那便是,老村长自来到阴天子这里当门房之后,便再也没有挪动过地方。至今,已经又过了两千多年。

    老魏将这件事情公布了出来,四大判官集体倒吸一口冷气。

    若是这样算来,在场得四个判官,就算单纯比较在阴间的资历,也是远远不如眼前这位老村长的。

    或许,他们的前一任,甚至前几任判官,才能有与老村长资历一样长短的存在。

    想到了这里,四人也不用商量,整齐地向着老村长恭敬一礼,算是表达了一下对前辈的敬意。

    老村长大大方方受了这一礼,也算是让眼前这四个无论是活着的年龄,还是死后的时间,都比老村长少了许多倍的晚辈,一个平静心态的机会。

    四大判官变得战战兢兢,肇裕薪却在想另一件事情。

    依照世俗的看法,肇裕薪知道,门房极有可能是一个机关部门里面,消息最灵通的人。

    就算地府里面不用收发信件或者传递公文,最基本的人员进出,可是全都摆在老村长这个门房眼皮子底下的。

    想到了这里,肇裕薪上前一步,对老村长说道:“晚辈自从降生在新手村开始,就一直在给您添麻烦。这一次,还要再请您帮帮晚辈。你能不能告知一下,阴天子现在何处?”

    老村长低头沉思了一瞬间,说道:“阴天子么?若是以阳间历法推算,他十数年前,就被暗天子约出去,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竟然已经这么久了么?”肇裕薪咋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明明前一段时间才见过暗天子,那时的暗天子还在说,要拦住阴天子的脚步。

    等等,似乎有哪里不对。

    身为暗天子的奢比尸,当时并没有明确向蓐收表示自己是去拦截阴天子。

    准确的来说,奢比尸是要蓐收放心,他只要离开现场,阴天子就绝不会出现。

    能让奢比尸如此笃定的理由里面,最简单也最容易为他提供信心的,或许就只有奢比尸一早就已经将阴天子控制住了。

    心中突的一动,肇裕薪问老村长道:“前辈,这阴天子会不会被暗天子给困在了某处,所以才一直都没有回来?”

    老村长陷入了沉默,似乎是在心里推算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

    反倒是一直沉默寡言的艄工,忍不住开口道:“胡说八道,阴间没有昼夜交替,一件事情没有完成,那黑脸出去个百八十年都有可能。这十几天的光景,在我们看来,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艄工话语之中,出现了很多次的“黑脸”,看起来应该是他用来称呼阴天子的代称。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这种道理,肇裕薪自然是知道的。

    只是,他仍旧觉得,这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肇裕薪坚持道:“前辈,您不要着急,晚辈的意思是,这件没处理完的事情,会不会是阴天子不小心被暗天子困住了?”

    “放屁!放你娘的狗臭屁!放……”艄工看上去激动非常,一口一个“放屁”。看似在发泄对肇裕薪的不满,实际上只是不愿意承认阴天子的失败罢了。

    “帝江,你忘了阴天子对你说过的话了么?老村长一声棒喝,止住了艄工的话头。顺便,也让肇裕薪得知了艄工的名字。

    名为帝江的艄工,立即就有些不好意思,甚至还显得有几分忸怩。

    他怯生生地说道:“我这脾气就是这样,忍气吞声这么多年,早已经被憋的狠了。这一次,这一次,这一次只是有些自控不住,过去这段就好了。”

    看帝江那解释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被老师抓住作弊的小学生。正在用不断地解释与保证,来换取老师不要请家长。

    老村长摆了摆手,就当没有发生过之前的插曲,又对肇裕薪说道:“这暗天子是魔神,阴天子是主神。按说,阴天子是很难着暗天子的道的。”

    肇裕薪摇了摇头,说道:“若是蓐收神那般的魔神,阴天子自然不在话下。这暗天子既然有了暗天子的名号,就证明他的本事,绝对非同一般。”

    有道是,“天无二日,国无二主”。这阴间若是有了阴天子,自然不能再有第二个“天子”。

    如果有了,那便是一国二君,这一山容下二虎的情况,早晚都是发生大事的隐患。

    同时,也足以证明那后来的天子,绝对有这不容小觑的实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