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伍零壹章 赛跑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

    “你一个门子,安敢上门欺我?是看扁了我第七殿无人么?”天空拿出一殿之主的官威,也不知道是恼羞成怒,还是想让老村长知难而退。

    奈何,老村长凛然不惧,人虽老迈,腰杆却挺得笔直。

    “老夫活着时,常年与人王共事,更是没少与成仙的人王喝酒聊天。就算是这死后,也向来都是与阴天子同进同出。倒是一直不曾见过,何人有如此大的官威。”老村长面色不善,“天空神这官威大得,怕是阴天子都比不上你了吧!”

    人说,宰相门人七品官。若是给天子守门,怕是京城的地方官也就是这个级别了。

    这主要是因为,这样的岗位平日里接触的都是高官要员,眼界与能说得上话的圈子,都比一般人要高出不少。

    天空若是一直强调自己主神的实力与神位,老村长或许没有什么可以攻评的地方。

    这一摆官威,却正中老村长下怀。不要说是一个天空,便是阴天子当面,老村长也绝对是说得上话的。

    天空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当即就有些后悔,她在后悔自己的鲁莽。

    可是,身为神祇的高高在上感,还帮她强撑着面子不肯放下架子。

    她自知自己理亏,没有反驳老村长的话,只是冷冷一哼,便算是回应。

    老村长拿下了这一局,却也知道这事情,只是互相忌惮与给面子的事情,真的较起真来,是禁不住推敲的。

    是以,老村长也退了一步,说道:“我们的诉求一直都没有变过,就是希望天空神明示奢比尸神的下落。这一次,奢比尸神很可能是做下了天大的案子,您就算想护着他,怕是也护不住了。”

    “唉!”天空神叹了一口气,说道:“本尊是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话说到这份上,本尊也不怕丑了,本尊早在一千年前便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自那时开始,他便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本尊是阻拦不住的。”

    肇裕薪一直在一旁听着,听到这里,心中不由得暗笑。

    心说,这神祇恐怕也有生理周期。这天空就像是更年期的妈妈,因为叛逆期的奢比尸不回家,而四处迁怒别人。

    正这般想着,肇裕薪嘴角便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微笑。

    这一丝微笑,立即就被心里窝火的天空捕捉到了。

    天空冷着脸问肇裕薪:“这位看着也是面生的很,不知道刚才本座说的话,可有哪里是你觉得可笑的么?”

    肇裕薪连忙向天空行礼,说道:“晚辈是误入地府的冒险者,见过天空神。”

    天空一听肇裕薪只是一个冒险者,立即就冷嘲热讽地说道:“我还真不知道,一个冒险者凭什么能介入本尊的谈话?莫非,你还是个红尘神仙级别的冒险者不成?”

    肇裕薪也不不恼怒,不卑不亢地回答:“晚辈能来这里,自然有晚辈自居的门道与办法。至于说能不能就刚才的话题插上话,不知道最近几日才见过天空神都不知道行踪的暗天子,算不算有资格。”

    “你……”天空被肇裕薪噎得语塞,良久憋出一句,“即便如此,你笑闹我这第七殿,也是不可饶恕的罪责。”

    肇裕薪继续微笑,一方面是他知道眼前的天空只是有些色厉内荏,另一方面,他也是趁着这个机会,找到了托词。

    “天空神若要治晚辈的罪,听完晚辈的解释也不迟。”肇裕薪对天空说,“晚辈微笑,不过是想到了一个,能确定奢比尸神的行踪的方法。”

    “笑话,你一个凡人,能有什么本事定位奢比尸?”天空满脸的不信。

    老村长客气地说道:“年轻人总有奇思妙想,叫他先说说,若行自然有功,若不行再一并罚他就是了。”

    老村长这话,明显是向着肇裕薪说的。天空虽然听出来了,也只当是老村长在帮肇裕薪求情。

    有道是,花花轿子人抬人,天空为了缓和与老村长之间的嫌隙,也不介意随口做个顺水人情。

    天空对老村长说:“既然如此,就给您一个面子,只要他的点子可以实现,他不敬神祇的罪责,就可以免去。”

    老村长微微一笑,对肇裕薪说道:“天空神准你说了,你说吧。”

    肇裕薪清了清喉咙,说道:“既然奢比尸神是天空神得恶念分身,天空神无论实力如何,也应当能感知到奢比尸神此刻身在何处……”

    “切,我当什么好法子呢!”也不等肇裕薪说完,天空便打断了他的话,“你以为,你一个凡人能想出的这种点子,本尊就想不到么?”

    肇裕薪恭敬说道:“哪里不足,还请天空神海涵赐教。”

    天空也不客气,直接侃侃而谈:“本尊也不欺负你,奢比尸的位置,本尊自然能感知得到。不过,你是不是小看了神祇的实力?奢比尸虽然名为暗天子,可也不是本尊这样有阴间事物要处理的阴司官员。若是他敲在某地办事,或许还能停留一小段时间。若他正好在赶路,你可知道他一息之间,能走过多远的距离?”

    “如此,又能如何?”肇裕薪自信满满地反问。

    “能如何?”天空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凡人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子,“就算是他停留在了某地,你赶过去要多少时间?他又岂会等你,等你到了那里,他早就跑得没有影子了。”

    “如前辈所说,奢比尸神还是一个长跑健将了?”肇裕薪继续发问。

    “那是当然!”天空不假思索,“你区区一个凡人,就算是累死自己,也别想追上神祇。”

    话说到这里,肇裕薪依然满脸自信。他对天空说道:“前辈所言极是,晚辈现在是追不上奢比尸神。不过,晚辈有一个问题不明白。想要一并请教前辈?”

    “你说吧!”天空似乎是在肇裕薪这里找到了自信,心情大好地说道。

    “莫非奢比尸神是魔神之中跑得最快的?”肇裕薪发问,“若是知道了他的每一处落脚坐标,不知道帝江神能不能追上他?”

    肇裕薪这问题一出来,天空那美丽的脸孔,一瞬间就变得十分诡异。那表情,就好像是吃了好几斤腐败的榴莲一样难以形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