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伍零贰章 私囚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一个绝色女神,脸上现出吃了脏东西的表情,这画面不说是否算丢丑,终究不能算美观。

    天空虽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主神级npc,却也仍旧是一个女神。

    女神,说到底与一个女人也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真要说有的话,或许也应该是脾气更臭,个体实力更强,能掀起更加恐怖的惊涛骇浪罢了。

    天空冷冷地看着肇裕薪,那目光之中,丝毫也不掩饰自己心中对于肇裕薪的杀机。

    肇裕薪机灵灵打了一个寒颤,忽然发觉这所谓的热恼大地狱,也不是多么的炎热。

    甚至,还有一丝丝侵入骨髓的寒意,直抵肇裕薪的心底。

    借助“抖”,这一最原始的取暖手段,肇裕薪总算是将心底这一丝寒意摒除。

    他丝毫不相让地瞪眼看着天空。

    此刻,他已经想明白了,眼前的神祇并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既然好言相商不能达到目的,那就只剩据理力争一条路可以走了。

    而走上了这条路,那就要有一股好不退缩的大无畏气势。

    肇裕薪直视天空的双目,开口问道:“不知道,天空神,您是愿意配合,还是不愿意配合呢?”

    肇裕薪这话一出口,身旁的四大判官一下子就将目光集中在了天空的身上。

    也不知道,他们是在看天空会不会妥协,还是在等着看天空要如何处置冒犯她的凡人。

    原本,天空的心境在肇裕薪这一句喝问之下,已经松动不少。一见到四大判官这好似看热闹一般的眼神,就又有些挂不住面子了。

    天空略有犹豫,看起来应该是在斟酌应该怎么才能不失身份与威严的回答肇裕薪。

    一旁的老村长跟帝江却有些等不了了,他们两个一起上前一步,用目光逼视着天空。看起来,是在催促天空尽快做出回应。

    帝江因为是魔神,本来就不善争辩,又先天在语言天赋上,弱于身为女神的天空。他上前这一步,是真的在催促天空做出决定。

    而老村长,更多的则是在回护肇裕薪。他怕眼前这个脾气不算好的女神,真的做出什么丧失神格的事情。

    眼前的一幕,肇裕薪看在眼里,有心想说些感激的话,却碍于实力太孱弱,无法做出任何实际许诺。

    无奈,只得把对老村长的这份感激压抑在心底,等待以后有机会,再想办法回报了。

    天空一见自己已经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心知就算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这众怒也很难犯。

    她妥协说道:“既然如此,本尊也不为难你们这些小辈。这就给你们几个奢比尸可能出现的坐标,能不能碰见他,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小辈”这个词,还真的是能直接压制住肇裕薪根高楼残照。甚至,就连四大判官都不得不服气。

    帝江倒是有心反对,却碍于之前讨论过的“主次”问题,不敢就这么随便发作。

    在场之中,无论如何也不能被称作小辈的老村长,也似浑然不在意这一称呼在用法上是否有问题。

    天空特意用了一个词打算激怒众人,收获到的却是众人集体的沉默以及对他的忽略。

    仿佛一拳打在了空处的天空,只能用干咳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最后,就接连报出了五个坐标。

    等坐标一入手,帝江做得更加彻底。

    他双手在胸前虚握,做了一个横摆竹篙的动作。随后,众人眼前的景物集体一阵扭曲。再恢复的时候,大家已经回到了帝江的小舟上面。

    帝江照例只是说了一句:“坐稳了。”

    随后,小舟便开始连续不断的时空穿梭。

    可以看出,天空给出的这几个坐标,全部都在第七殿的东南方。

    帝江搜索到第三个坐标的时候,众人身边已经不再是三途河的河水,而是变成了一整片的大海。

    天空给出的坐标,不偏不倚的指向了大海正中间,那好似一块da陆一般的的巨大礁石。

    之所以说它是一块da陆样的礁石,而不是一块礁石样的da陆。那是因为,这块礁石的体积虽然大,上面却光秃秃得什么都没有。

    整个就是一块整体的巨石,在海浪的冲刷之下,变得越来越光滑。

    若不是这阴间的光线总是很暗淡,或许它还真的能当镜子来用。

    这块巨大的石头,或者说是大lu,抑或说是海中的巨石山。它的名字,叫做沃石。

    似这样的石头,整个地狱之中,一共只有十块。

    它们统一都叫做沃石,相传,是因为它们光秃秃得样子十分难看,才得了这样的一个名字。

    当然,这世间有人喜欢奇伟瑰丽的人间胜境,自然就有人喜欢病梅怪石这般的凄美致趣。

    这沃石究竟是该归类在雄奇一类,还是归类在丑陋一类,就见仁见智了。

    帝江寻着坐标指引施展空间能力,沃石之下一处看起来好像被水磨穿的小洞,成为了他们的通道。

    等他们来到沃石内部的时候,敲看到了奢比尸那标志性的背影。

    此刻的奢比尸,似乎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人闯进了他的私密地带。正全神贯注地紧盯着眼前一处地方,看上去一刻也不敢松懈。

    “我说,老贵人,你还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啊。”奢比尸对着身前说道,“你跟我都僵持多久了?一个月?一年?十年?你不怕无聊,我这一天只能离开一刻钟的日子都快过够了。”

    见奢比尸称呼面前的人为“贵人”,肇裕薪自然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帝江却第一个坐不住了。

    他一闪身就贴近了奢比尸的后背,手一伸就搭上了奢比尸的肩膀。

    奢比尸其实一开始就感觉到了帝江的接近,他还特意在自己的肩头留下了一面雷盾。

    奈何,帝江的手就好像不处在这处空间一般,仍旧抓住了奢比尸的肩头。

    奢比尸吃这一推,立即向着旁边一个踉跄,露出了身前挡着的那个“贵人”。

    此刻,这个面若冠玉的英俊神祇,正被困在一个了笼子一样的结界里面出不来。

    帝江怒极,也不称呼奢比尸为阴天子,直接喝道:“奢比尸,你知不知道私囚阴天子,可是死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