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伍肆零章 叫阵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小说免费!

    沉闷的碰撞感,清晰地传递给高楼残照一个信息。那就是,他幸运的被土属性的技能击中了。

    在被击中之后的极为短暂的一瞬间里面,高楼残照满脑子想的都是,被土属性技能击中,就不用死在乱刀之下了。

    一秒之后,高楼残照无所畏惧的睁开了眼睛,却看到的是他一直没有设想过的场景。

    眼前,不仅没有无尽的黑暗,更加没有属于阴间的灰败色泽。高楼残照看到的,还是那些发疯了一般涌向自己的相柳区玩家。

    顺便,还有高楼残照因为不知道躲避,又接连挨上的数不清的攻击。

    是的,预计之中的死亡并没有到来。

    曾经有一瞬间,高楼残照的血量的确只有一格。这样空血状态,也吸引得让相柳区的玩家们发疯了一般想要攻击高楼残照。

    遗憾的是,炼尸蛊所能提供的十分钟内每秒近十万点血量的恢复能力,让高楼残照顺利地完成了堪称逆天的壮举。

    左右打量了一下,前一秒才被自己杀死,此刻才刚刚刷新掉的相柳区玩家尸体。高楼残照没来由地打了一个冷颤,他忽然觉得,自己能够明白刚才的这个技能,为什么叫做鲜血之路了。

    不仅仅是他所迈动的每一次脚步,都必须付出血的代价。就算他最终侥幸胜利,也必定会被对手的鲜血覆盖周身。

    或许,之前没有开启鲜血之路技能。高楼残照在接下来放弃抵抗的一秒钟之内,极有可能就会被海量袭来技能直接淹死。

    是霸道的鲜血之路技能与同样霸道的炼尸蛊,让高楼残照实现了自己人生之中第一次逆天。

    知道自己死不掉了之后,高楼残照惬意地掏出背包之中的炼尸蛊看了一下说明。

    诚然,肇裕薪都会特意问高楼残照一句敢不敢吃的丹药,绝对算得上是毒药。可是,他高楼残照一共就只有一次死亡机会,吃了这炼尸蛊又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呢?

    如果说,这炼尸蛊在普通玩家手里,还需要掂量一下才能下咽的话。对于高楼参照与肇裕薪来说,这简直就是仙丹一般的神话级丹药了。

    斜睨了一下周围的相柳区玩家,高楼残照活动了一下双肩,手上的双锤也跟着抖动了几下。

    就是这样一个舒展筋骨的动作,在预示着高楼残照下一轮攻击即将发动的同时,也让正努力靠过来的相柳区玩家,本能的分散了开来。

    高楼残照不无失望地打量了一下相柳区玩家松散的阵型,高声叫阵道:“还有谁!”

    说着,还不忘抬起右臂,用右手锤子点指过附近的几个相柳区玩家。

    令人无奈的是,并没有任何一个相柳区玩家应战,他们全部都一缩脖子,当起了缩头乌龟。

    高楼残照正要继续神气活现地叫阵,肇裕薪却拍了拍他的肩膀。

    肇裕薪说道:“高楼,省点力气吧,炼尸蛊的时效只有十分钟,你可得抓紧一点,速战速决。”

    高楼残照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我去去就来。”

    说话之间,全然没有将相柳区的玩家看在眼里。

    肇裕薪也点点头,说道:“我当然放心,不过我这边有点生意要谈,你得先自己顶着。”

    “没问题,你去忙,这些杂鱼交给我就行了。”高楼残照说着,一锤横摆,就近击倒了一名相柳区的玩家。

    可怜的相柳区贤士玩家,根本就禁不住高楼残照这一记重锤,当时就化成白光飞走了。

    肇裕薪所说的生意,其实还是来自于獬豸的订单。这一次,獬豸要求肇裕薪提供十五颗栾鱼丹。

    肇裕薪原本是能直接拿出一半的货物,再用收上来的一半货款购买材料,炼制后一半的栾鱼丹的。

    奈何,刚才因为一点小小的战术性失误。肇裕薪已经将仓库里最后一颗栾鱼丹,都拿出去叫高楼残照吃掉了。

    肇裕薪所说的商谈一点小生意,其实是想跟獬豸要求一笔定金。然后再用这个定金,周转一些炼制栾鱼丹的主要材料。

    好在,肇裕薪所提的要求还算合理。想着自己已经与肇裕薪签定了独家供货协议,獬豸十分大方的让肇裕薪随便寄售他一点东西,价格就填三百万就好。

    肇裕薪迅速照办,两个人之间的交易在一瞬间就完成了。

    有了定金之后,肇裕薪都没有关闭藏宝阁的页面,直接就开始扫货一般的购入炼制栾鱼丹需要的主料。

    獬豸交付了定金,想了想,追问肇裕薪:不知道,前期的丹药一共有多少,可以在什么时候交货?

    肇裕薪此刻,全部心神都沉浸在资金周转灵便的喜悦之中。他随意应付着:我一次可以炼制十颗丹药,第一炉炼好了我先给你十颗,第二炉出来,再给你另外五颗。你可以等到第二次指定寄售的时候,一次性给我结清货款,这不着急。

    看到肇裕薪说一上来能有十颗栾鱼丹,獬豸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栾鱼丹让獬豸成为了相柳区的大红人,跑来催他索要丹药的玩家也变得越来越多。

    虽然说,相柳区真正的高端玩家并不算太多。对于只有一个人又得做应酬又得做销售的獬豸来说,还是显得有些手忙脚乱,难以招架。

    正在盘算着,第一批的十颗栾鱼丹应该先给哪些得罪不起的大佬,獬豸又接到了肇裕薪一条信息。

    翻尘:对了,有个事跟你说一下,这第一炉的时间可能会比较长。我炼丹的地方,来了一群玩家,看起来他们打算把我撵走。

    一句话,直接让獬豸紧张得后背都湿透了。他快速跟肇裕薪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当听说肇裕薪得罪的是大八洲的长老的时候,他一面倒吸一口冷气,另一面也在庆幸,肇裕薪没有真的捅破天。在高御朝之上,大八洲还是有许多管理者的。

    獬豸回复给肇裕薪一句:这事情我帮你解决,你专心炼丹。

    随后,它就开始利用自己销售栾鱼丹建立的关系网,开始向着大八洲公会的高层渗透信息。

    在栾鱼丹的诱惑之下,大八洲公会很快就回复獬豸,他们已经派人去制止高御朝的行为。

    而此刻的高御朝,却仍旧被蒙在鼓里。他正好似在坚守自己最后的尊严,主动向着高楼残照叫阵:“那个使双锤的,欺负那些垃圾算什么本事?你可敢跟我手下的人单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