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伍伍壹章 斩首行动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小说免费!

    发觉了这么做的弊端,还活着的相柳区玩家立即就学了一个乖。他们快速向着后方退去,将攻城的重任,全部都压在了相柳的十个肩膀上。

    其实,这样的调整,对于交战的双方来说,真的并不能形成任何左右战局的转变。毕竟,如果不是相柳凭借一己之力,这些相柳区的玩家,压根就不能突破第一重城墙。

    这么明显的形势,飞在半空之中的高楼残照与肇裕薪,自然也是一早就看明白了。

    肇裕薪很快就摆脱了袭击相柳成功的喜悦,他知道,如果不能击败相柳,自己一方就算是挡住了所有的相柳区玩家,也是徒劳的。

    将自己的想法与高楼残照交换了一下,肇裕薪很快就获得了高楼残照的全力支持。

    此刻,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已经从究竟应不应该直接出手,转变成了应该如何出手。急需构建一个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斩首行动的计划,成为了他们最亟待解决的问题。

    经过了一翻简短却激烈的讨论,二人将问题的关键,凝聚在了最后一个小问题上面。

    高楼残照总结性地说道:“从刚才的攻击效果上来看,想要使用战争器械击杀相柳,恐怕需要很长的时间。”

    笑话,到了相柳这个级别的boss,若是能用军械杀死,那只要在它刷新的地方建个城,岂不是可以定期刷相柳爆神器了么?

    肇裕薪苦笑一声,说道:“现在的问题,就是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去刺杀相柳了。”

    是的,就是刺杀。在肇裕薪看来,找人去杀相柳,无异于荆轲刺秦王的壮举。

    别人家杀boss,都是大队大队的玩家,用数不清的死亡次数填出来。到了肇裕薪这里,不仅仅只能去一个人,甚至还要这个人独立完成这样的壮举。

    这样的行动,不叫做刺杀,又能叫什么呢?

    事情被逼到了这个地步,肇裕薪与高楼残照也当真是有些无奈。谁叫,这整个领地里面,就只有他们两个玩家呢!

    刚才,高楼残照已经算是硬撼了相柳的攻击了。不过,除了相柳的群攻技能不足以秒杀他以外,他什么有效的信息都没有收集回来。

    打量了一下高楼残照身上大部分还是无双器的装备,肇裕薪知道,这个刺客的活,必须有拥有神器甲胄——魔神龙鳞甲的自己,来最终完成了。

    取出了一颗炼尸蛊与一颗栾鱼丹,肇裕薪对高楼残照说道:“如果我没回来了,你一定要组织好npc,争取在最后一道防线被攻破之前,将相柳击杀。”

    高楼残照点了点头,却什么也没有说。

    原本,他以为自己继承了黄巢的传承,就已经拥有横行无忌的能力。最次,也应该可以为肇裕薪分担一半以上的压力。

    到头来,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问题,他们两个之间,仍旧还是只能依靠肇裕薪亲自出手。

    挫折感与无力感向着高楼残照心里袭来,让他整个人都看上去有些呆傻。

    肇裕薪知道,此时此刻的高楼残照或许需要兄弟的支持,不过他却有着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肇裕薪吃下了炼尸蛊,获得了最近一些时日以来,所有玩家都十分羡慕的回血状态。随后,便催动着火凤,向着相柳扑了过去。

    肇裕薪气势十足的扑击,让正在不断开路的相柳,都在一瞬间停下了脚步。

    全部心神都系在相柳身上的高御朝,一见到相柳停止移动,立即暴躁地问身边的人:“相柳怎么停下来了?这还有一半活没干呢!”

    鹈葺仍旧扮演着高御朝心腹的角色,他试探着说道:“似乎是有人想要挑战相柳。”

    “挑战相柳?”高御朝满脸不可思议,“这领地内,还有这样实力的队伍没送到城墙上受死么?”

    对于高御朝的无知与嚣张,鹈葺十分无奈地回答道:“目前看起来,应该是翻尘自己冲上来的。”

    “自己?”高御朝脸上的表情已经近乎于滑稽,“他这是活的不耐烦了,打算先送死再投降么?”

    “……”鹈葺没有接话。

    高御朝依然自顾自地说着:“如果们来投降,你可以告诉他们,只要他们交出栾鱼丹与炼尸蛊的配方,就可以活命。”

    “是!”鹈葺只能翻着白眼答应一个是,再也想不出与高御朝交流的任何办法。

    再看那肇裕薪,在即将接近相柳的时候,主动收起了火凤。整个人凌空一跃,便扑向了相柳最中间的那颗头颅。

    相柳就好像是在躲闪什么飞扑而来的飞虫一般,最中间的大头向后一躲,随后便向前猛地一探,想要将扑来的“小虫”直接撞飞。

    遗憾的是,肇裕薪可不是一般的小虫子。他长枪在相柳的鼻子尖上一点,整个人摆出了标准的撑杆跳姿势,随后直接就越过了相柳的头颅,来到了相柳的背部。

    刚刚落脚在相柳的背上,肇裕薪就感觉到了一阵令人欲呕的黏腻感觉。强忍着呕吐的冲动,肇裕薪在黏腻之中拉开了架势,一枪就扎在了相柳的后颈上。

    后颈,似乎是相柳最结实的地方之一。肇裕薪这一枪不仅没有直接刺穿相柳的后颈,还直接激怒了相柳。

    相柳就好像是受惊的奔马一般,快速向着内城城墙又突进了很大一块距离。

    等到这种刺激过去之后,相柳开始疯狂地扭动起身体来,竟然是想要将肇裕薪从背上甩下去。

    肇裕薪用力揪紧了刺入相柳颈部肌肉深处的龙胆亮银枪,整个人就好像是狂风之中的落叶一般,被相柳抛来甩去。

    偏偏,除了咬牙坚持以外,肇裕薪根本就什么都做不了。

    就在肇裕薪坚持再坚持,很快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也不知道相柳是也累了,还是直接就打算认命了。总之,它的动作算是慢下来了。

    相柳放慢动作的机会,让肇裕薪获得了难得的喘息机会。用尽全力深呼吸两口,重新感受了一下氧气充满肺部的感觉。

    肇裕薪强忍着休息一下的念头,手上御兵术一掐,就直接调动了盾牌一般的兵器群,向着相柳的脖子狠狠地切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