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伍伍柒章 乘龙问天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小说免费!

    失去了兵器的辅助,让肇裕薪在对决之中的劣势更加明显。

    原本只需要借助兵器就可以轻松化解袭击,此刻已经变成了无比凶险的杀招。

    肇裕薪虽然竭尽所能躲闪,却也难以改变自己中招越来越频繁的事实。

    水刃的攻击,说起来并不算太强,一次几百点的减血,对于肇裕薪如今数万的血量来说,怕不是要百八十次攻击才能杀死肇裕薪。

    令肇裕薪觉得头痛的是,水刃只要命中一次,便会毫无例外的为肇裕薪挂上一个缓速状态。

    这样下去,肇裕薪拥有数量庞大的炼尸蛊以及以及栾鱼丹,或许还不必担心真的会死。可是,他却根本就看不到成功反击的希望。

    高御朝的缓速技能,似乎还具有叠加的效果。

    当肇裕薪不小心被水刃连续击中的时候,他的速度就会变得更慢。

    这样的情况,已经让肇裕薪陷入到了极为危险的境地。

    偏偏,这还不是高御朝所掌握的全部力量。

    随着肇裕薪身法地不断变慢,高御朝手中的火刃偶尔会划过肇裕薪的魔神龙鳞甲。

    一次百分之十的耐久损失,让肇裕薪逐渐开始产生焦虑的情绪。

    照这样的势头下去,肇裕薪只要被火刃击中十次,就会失去魔神龙鳞铠的保护。

    焦虑,永远都是一个战士最不应该拥有的情绪。

    心里越是着急,肇裕薪便越是手忙脚乱。

    原本很久才会被火刃击中一次的肇裕薪,接二连三地被火刃击中。

    到了这个时刻,肇裕薪身上铠甲的耐久度,已经只剩下不到百分之三十了。

    也就是说,他最多还能借助铠甲的防御力防御三次火刃造成的伤害。

    依照他刚才的状态,三次火刃的伤害,也不不过就是数个呼吸之间就能完成的进度。

    情知这样下去,自己很快就会变成活靶子被高御朝直接磨死。肇裕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要寻找一个合理的对策。

    毫无疑问,高御朝的这套战术,并不需要如何强悍的操作。只要搭配好了装备,最大的难点或许就是如何让双刀交替攻击到对手了。

    面对这样的对手,肇裕薪的操作再怎么强大,只要不能破坏毁伤与减速的恶性循环的话,都很难有战胜高御朝的机会。

    早在与高御朝交手之前,肇裕薪就曾经设想过,自己这个在带兵手段方面乏善可陈的对手,会不会是一个隐藏的高手。

    如今看来,高御朝的操作最多只能算是半个高手。只是他的技能与装备搭配得太给力了,才让他坐稳了大八州公会长老的位置。

    这般分析着,肇裕薪又被火刃命中两次。眼看着魔神龙鳞甲耐久已经见底,肇裕薪也豁了出去。

    就见,肇裕薪在丢掉兵器之后,再一次褪去了全身的甲胄。

    这样的举动,在围观的人眼里看来,无异于是一种自杀的举动。

    就算是正在全神贯注地打铁的高楼残照,都不由得微微侧目,不敢再信任自己的搭档。

    只有肇裕薪自己知道,他这是真正的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打法。

    左右这一身铠甲也立即就要损坏,与其让它们耗尽耐久无法工作,倒不如直接舍弃它们,将它们送进兵器空间。

    这样做,虽然会让肇裕薪提前面对luo奔的尴尬局面,却也为它的角色减轻了负重。

    负重,是一个对玩家来讲十分重要的数值。

    他不仅仅决定了玩家可以背起的最大极限数量的道具,甚至还能影响玩家在战斗之中的敏捷度。

    之前将战戟丢给高楼残照,除了必须要借用高楼残照的打铁技能以外。也有一定的考虑,是打算减轻负重。

    遗憾的是,这一次的减负,效果并不是很好。

    此刻的肇裕薪开始了真正的减负,真正剔除一切负担的减负。

    没有了装备的负重,确实给了肇裕薪更加充分的活动空间。

    之前已经堆积到第五重的缓速效果,也好像不是特别特别影响他的活动了。

    只不过,在他偶尔被击中的时候,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没有护甲减伤的真实伤害的恐怖。

    一次水刃攻击造成的伤害,便能打掉他数千的血量。一次火刃的伤害,则是直接去掉他半条血条。

    面对这样的局面,肇裕薪默默吃下了一颗炼尸蛊。

    全然不介意,这一次的战斗,会演变成另一次嗑药大赛。

    有了炼尸蛊的帮助,肇裕薪总算是没有了随时可能被击杀的隐忧。

    并且,褪去装备获得的敏捷,真的让他获得了一定的速度优势。

    随着时间的推移,肇裕薪终于成功连续躲过水刃的攻击。高御朝击中肇裕薪的次数,也在逐渐减少。

    身上叠加的缓速状态,在不断减少层数,肇裕薪的动作,也变得越来越迅捷。

    与此同时,高楼残照也停止了手上的工作。

    私聊发给肇裕薪一个ok的表情,高楼残照直接将新生的战戟丢向了肇裕薪。

    战戟发出一声龙吟,快速向着肇裕薪奔去。

    肇裕薪借着躲闪火刃的机会,猛的跃上半空,直接以擒龙拿虎的姿态接住了战戟。

    抓着战戟落回地面,肇裕薪一翻身,就挥舞着战戟主动攻向高御朝。

    这一反攻,肇裕薪忽然发现,自己的战戟再也不似重兵器那般沉重。挥舞之间淡淡的龙吟之声,让战戟也好像是乘风欲飞的应龙一般要脱手而出。

    “果然是好兵器!”肇裕薪忍不住赞叹一声,顺便瞟了一眼新战戟的名字。

    原本的传说器画杆描金戟,已然进化成为了神话器“乘龙问天戟”。

    挥舞着轻若无物的乘龙问天戟,肇裕薪真的就好像是乘龙而行的神仙一般,化作一道流光冲向了高御朝。

    完全没有反应的高御朝,就好像是被雷电劈中了一般,傻呆呆地应承下了肇裕薪的攻击。

    一个五位数的伤害飘上半空,肇裕薪这一招就打掉了高御朝三分之一还多的血量。

    高御朝反应过来自己被攻击之后,没有任何恼恨的表现,更加没有辱骂肇裕薪。

    他直接翻出一颗栾鱼丹,想也不想就吞下了肚子。完全不去理会,自己还有一半以上的血条,会浪费多少药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