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伍陆伍章 绝望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小说免费!

    或许,对于一个游戏里面的神祇来说,在被设计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具备了掌握所有外语的能力,并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

    不过,相柳的应龙语,似乎还有可以进步的空间。

    仅仅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交流,至少高楼残照是听不懂的。

    高楼残照扭动着脖子,转着圈的打量了两圈身边的相柳大头。最终,他也没能分辨出来,这八个头颅,哪一个才是主事的。

    只能无奈地说道:“我说,大佬。你想问我什么,你能不能直接问。上来就让我说,我也不知道从哪说起啊?”

    相柳似乎有些暴躁,八张大嘴齐齐张开,一股好像下雨天下水道翻沼气的味道,立即就涌进了高楼残照的鼻子里面。

    高楼残照强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差一点就被熏得背过气去。

    相柳吐出八口浊气,却并没有让自己冷静下来半分。它依然暴躁地大吼:“说,你们给我吃了什么毒药!”

    “毒药?”一听到毒药,高楼残照瞬间就意识到了什么。

    他渐渐放松下来,摊了摊手对相柳说道:“作为神祇,可不能耍无赖。那炼尸蛊是毒药,你自己也是知道的。既然是你自愿吃下的,又怎么好跑来怪我们?”

    “卑鄙的凡人!”相柳显得更加暴躁,“你们就像老应龙那样奸诈!”

    相柳提起了应龙,高楼残照自然是插不上话,只能静静等待相柳的下文。

    相柳再次怒吼,说道:“你们给我吃的,明明就是假药!”

    一听到“假药”,高楼残照可不干了。

    “东西你敢乱吃,话,你可不敢乱说!”高楼残照辩驳,“我们家无论是栾鱼丹还是炼尸蛊,那可都是货真价实的。你这吃了炼尸蛊没给钱不说,还敢回来说是假药。我倒是要问问你,我们这炼尸蛊,到底假在哪里?”

    被高楼残照一连气的抢白,相柳在气势上不自觉的就弱下去几分。

    不过,身为神祇的优越感,让相柳在高楼残照说完之后,便恢复了气势。

    相柳再次怒吼:“你以为,本尊没有吃过真的炼尸蛊么?炼尸蛊虽然对凡人具有毒性,可以让凡人在获得不死之身的同时,整个肉身被蛊虫取代,付出灵魂被禁锢操纵的代价。可是,本尊身为神祇,自有神火可以炼化蛊虫,专享其带来的强效恢复力量。”

    说到这里,相柳自负地扬起了八颗大头。见高楼残照不理会他,才有低下头继续说道:“你们这个炼尸蛊,药效只持续了不到半刻钟,还敢说不是假药?”

    高楼残照一听,顿时觉得相柳说得也有几分道理。不过,身为一个临时客串的“客服人员”,高楼残照也拥有身为从业者的觉悟。

    他立即摆出一副笑脸,对着肇裕薪的位置指了指,说道:“关于药效,以及起效时间,持续时间的问题,欢迎您咨询我们的首席炼药师。”

    不得不说,高楼残照是真的有玩角色扮演游戏的天赋。不仅仅自己客串起了客服,还给肇裕薪分配了一个技术人员的头衔。

    相柳若有所思地看了高楼残照一眼,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持续减血状态。一咬牙,没跺脚,转身又扑向了肇裕薪的位置。

    这一次,相柳是一点迟疑也没有。因为,他残存不多的血条,已经不支持他多想。

    沿路只要遇到挡路的相柳区玩家,相柳一点也不含糊,直接就会将他们吸进嘴里然后嚼碎。

    这样做,居然让相柳恢复了一定的血量,延缓了自己因为持续减血死掉的时间。

    相柳来到了肇裕薪的面前,以与面对高楼残照时一样的姿态,将肇裕薪也包围在了里面。

    肇裕薪可不含糊相柳这样的神祇,他十分乐得放松一下,因为过度劳累已经显得有些麻痹的手臂。

    不远处的高御朝,见到相柳没有直接击杀高楼残照,原本有些惋惜。

    此刻,一见到相柳将肇裕薪围在了里面,便又兴奋激动起来。

    尽管,相柳在来时的路上,发狂一般吃掉了不少相柳区的玩家。在高御朝的眼中看来,只要相柳能紧接着吃掉肇裕薪,这些死掉的玩家,都应该能算是死得其所的。

    相柳也不跟肇裕薪墨迹,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你给我吃的炼尸蛊是假的。”

    此时的肇裕薪,正在跟高楼残照私聊。高楼残照已经将相柳的来意告知了肇裕薪,肇裕薪回复高楼残照自己已经明白,顺便还不忘叮嘱高楼残照,去照顾一下领主府的战斗。

    领主府那边有高楼残照赶回去坐镇,肇裕薪原本跌落谷底的心情变又开始转好。

    他摆出一副十分和善的笑容,对相柳说道:“您是神祇,应该知道的。我们这凡间的凡人做的神药,这药的效果总是要打一点折扣的。”

    “那你是承认,你在戏耍本尊了?”相柳怒道。

    肇裕薪摆了摆手,说道:“您先稍安勿躁,若是我这的炼尸蛊药效有问题的话……我上次听您说起奢比尸,是否他那里的炼尸蛊更加正宗?”

    “那是自然!”相柳一副吃过见过的样子。

    肇裕薪接着说道:“实不相瞒,我倒是知道奢比尸在哪。不过,以您现在的状态,要是过去找他,是不是有些不太方便?”

    “那你说怎么办?”相柳毕竟是来解决问题的,见肇裕薪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本能就想向他寻求帮助。

    肇裕薪直接抓出一把炼尸蛊,说道:“或许,真正的炼尸蛊在奢比尸那里比较珍贵。不过,这阉割版的炼尸蛊,在我这就跟糖豆一样,要多少就能有多少。”

    相柳直接吐出蛇信一卷,就将炼尸蛊全数吃下。感受着慢慢回复的血量,相柳脸上顿时就挂上了陶醉的表情。

    肇裕薪见到这样,并没有趁机开溜,反而是主动对相柳说道:“我想您也知道了,这东西一共只有十分钟药效。”

    相柳看着肇裕薪,既觉得眼前的人可恨,又不敢随便对这个能把炼尸蛊当糖豆的凡人如何。

    肇裕薪似乎很满意相柳的表现,他微微一笑,说道:“来吧,跟我去仓库多拿点炼尸蛊,以后只要你跟着我,我保证你只要需要,就能随时吃到炼尸蛊。”

    相柳一听这个,颇为识时务地扭动着身子跟在了肇裕薪身后。那样子,简直就好像是一条谄媚主人的宠物狗。

    一直在注视着这边冬天的高御朝,看到了眼前这一幕,顿时就跟肇裕薪交换了一下心境。

    原本志得意满的他,一瞬间便能体会到了肇裕薪之前体会过的绝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