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伍陆玖章 万蛊噬身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小说免费!

    相柳这一次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将肇裕薪撕碎。

    并且,还要让肇裕薪知道心脏被啃噬到粉碎的感觉。

    所以,它这一次光是招呼肇裕薪的躯干,就出动了两颗头颅。

    另外,相柳还特意留了一颗头颅没有动作,打算观看肇裕薪被撕碎时的痛苦表情。

    原本,相柳虽然有些变态,却并不喜欢看人受折磨时的痛苦样子。只是,之前肇裕薪的表现让相柳太过生气,它便也想尝试一下,一边看着对方表情,一边撕碎对方,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快感。

    不得不说,相柳的运气不算是太好。相柳遇到肇裕薪,就注定了要失望。

    就算相柳的六张大嘴,已经将肇裕薪的五肢与头颅含在口中。肇裕薪脸上,依然是一副成竹在胸的笑容。

    这个笑容,让相柳大为光火,脖子一较劲,就要直接撕碎肇裕薪的灵魂。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肇裕薪脸上的笑容从微笑变成了大笑。顺便,还对着相柳大喝一声:“痛!”

    在相柳看来,“呼痛”的肇裕薪无疑是在求饶。只是,他的这个笑容,是在是太欠了一些。

    蓄力太久的相柳,忽然感受到了一丝疲惫。它任由肌肉舒展,就想闭合自己的嘴巴。

    哪成想,它的九个嘴巴就好像突然拥有了自主意识一般,根本就不听它指挥,反而是张得更大了。

    正在相柳疑惑自己怎么了的时候,它忽然感觉到自己整个神魂一阵震颤。一股直透神魂深处的痛楚感觉,直接从心底冲上了它的头顶。最终,让它的整个神魂都开始忍不住颤抖。

    此刻,神魂空间之外,相柳的肉身已经好像犯了阑尾炎的病人一般。一边肚皮朝上在地上打滚,一边甩动着八张因为嘶声惨嚎而无法闭上的嘴巴。

    原来,之前神魂的嘴巴突然张开,是受到了肉身状态的影响。

    探入了肇裕薪神魂空间得相柳神魂,很快也注意到了自己肉身的异常。

    它快速让神魂回归了肉身,不想,原本只是存在于肉身的痛楚,一瞬间便传遍了整个神魂。

    相柳挣扎着控制自己不要太过失态,奈何痛感就好像是一只直插相柳心底的利爪,正在不断抓挠相柳的心脏。

    相柳咬着牙,大口喘息了一阵。好不容易喘匀了一口气,问肇裕薪道:“卑鄙的凡人,你对我做了什么?!”

    此刻,肇裕薪的神魂也已经回归了肉体。他好整以暇地看着相柳,说道:“没什么,只是启动了一个之前就已经预设好的手段。”

    “说!”相柳大口喘息,甚至已经很难说出一句整话,“怎么,回事?”

    “原本,我也不想这么早启动这个手段。”肇裕薪摊了摊手,“可是,你这咄咄逼人的架势,也太吓人了些。”

    “你……”相柳已经看出,肇裕薪在戏耍它,想要破口大骂,却已经说不出话。

    “好了,让你死个明白吧。”肇裕薪突然大发慈悲,“我虽然不会噬心神技,却会一个十分普通的技能,叫做万蛊噬身。”

    说到这里,肇裕薪特意蹲在了相柳的眼前,问道:“怎么样,滋味还不错吧?”

    “万蛊?”相柳立即就抓住了问题的重点,“你是什么时候?”

    “你还真是有够笨的!”肇裕薪不屑,“你既然知道你吃的那东西叫做炼尸蛊,你还敢一次吃那么多?其实,你吃的多也就算了,怎么还不停嘴呢?你没上过学,没听过人为财死,蛇为食亡的故事啊?”

    那故事,明明就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肇裕薪故意把鸟说成蛇,是为了更好的刺激相柳。

    而且,这件事情虽然是相柳贪吃引起的,却也不能完全怪相柳。

    原本,只是用肇裕薪与高楼参照的血炼制的炼尸蛊,一两颗下肚,是不满足发动万蛊噬身的条件的。

    是以,就连肇裕薪都是刚才在陷入绝境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个技能的突然出现。

    没想到,被求生欲催动着发动的这个技能,居然是这么的给力。

    相柳痛苦地嘶吼,却不能缓解哪怕一丝一毫的痛苦。

    此刻,相柳已经不在乎自己的血量究竟是因为那个减血的负面状态,还是此刻的万蛊噬身造成的减血。

    此刻,相柳满脑子,都是当年自己对上应龙时,那种恐惧与绝望的感觉。

    似乎,眼前的肇裕薪,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而是当年那个,曾经让相柳生出自己与对方不是一个层级生物感触的应龙区镇区神祇——应龙神。

    这般想着,相柳便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恐惧。

    被恐惧占据整个精神世界的相柳,已经在同时失去了思考能力与行动能力。

    它的身体,已经从被本能支配着,绝望地嘶吼挣扎,过度到了有节律的颤抖的状态。

    而他的思想,也已经退化到了,完全分不出这样的颤抖是因为害怕还是疼痛的地步。

    相柳此刻最为活跃的思想,或者更准确一点说应该是最活跃的感情,便是它仍旧没有完全泯灭的求生欲。

    相柳完全放弃了身为一个神祇,一个镇区神兽的尊严。匍匐着来到了肇裕薪的脚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肇裕薪祈求:“求求您,我知道错了;求求您,饶了我吧;求求您,给我个痛快吧……”

    一连串的求饶,弄得肇裕薪有些措手不及。稍微思索了一下,肇裕薪才弄明白,相柳这是有些语无伦次了。

    既然,相柳已经进入了崩溃的状态,肇裕薪自然不介意,藉此机会狠狠地坑相柳一把。

    肇裕薪背负双手,高高扬起了下巴。用一种饱经沧桑的口吻说道:“既然如此,你自当拿出一份诚意。只要你发誓永生永世效忠于我,我自然会解除你身上的痛苦。”

    相柳忙不迭地点头如捣蒜,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已经将地面砸出八个大坑。

    “还不速速发下誓言,与我缔结主从契约!”肇裕薪大喝一声,打断了相柳自残行为。

    相柳机灵灵打了一个冷颤,就依照肇裕薪所说,开始发起誓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