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伍柒伍章 谋生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小说免费!

    并非,所有的玩家,都是肇裕薪这样的变态。

    数万大军压境,这是许多玩家在游戏之中,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场面。

    就算是有些人曾经见过这样的场面,他们也从来没有设想过,有一天挡在这样的钢铁洪流面前的,会是自己所在的公会。甚至,首当其冲的就会是自己的游戏角色。

    明月曾照公会比相柳区一般的休闲公会唯一占优势的地方,或许就是这数百娘子军并没有任何一个人怯战。

    肇裕薪在这些列阵迎敌的姑娘眼中,看到了一道道坚定的神采。

    作为一个前休闲公会,不管会长霁月澄空如何想要摆脱这样的休闲公会的帽子,她们都无法否认自己的公会在相柳区是不被允许拥有驻地的。

    这一次交战时,作为防守一方的明月曾照公会,所谓的驻地不过是系统临时分配的一小块地方罢了。

    既然,这里是系统临时分配的地方,自然也就不存在提前建设得可能。

    而多数同样规模的公会在这种情况时的通用做法,也是不肯浪费任何金币去升级一块空地的。

    且不说将一块空地建设起来需要多少金币,就算是在公会战之中消耗这样的时间成本来升级,也算是防守一方的大忌。

    等防守方好不容易修造好了城墙与防御用的战争器械,进攻一方早就已经展开了攻击阵型并进入了最佳的总攻范围。防守一方的一切努力,岂不是都要付诸流水?

    肇裕薪此刻,倒是没有金钱方面的顾虑。而且,为了公会里面的姑娘们那坚定地小眼神,肇裕薪也愿意拿出大量额外的金币的来给建设进行加速。

    只不过,肇裕薪一直在不断地增加驻地正中间代表防守方旗帜的那个位置周围的城墙,却不肯架设任何一件守城军械。

    一直在围观肇裕薪行为的明月曾照公会高层,各有各的心思。

    身为会长的霁月澄空,觉得原本就没有什么建设驻地的必要。既然肇裕薪自掏腰包,自然也愿意由着肇裕薪自己玩的开心。

    性格温婉的宛转蛾眉则是觉得,钱都是人家花的,自己若是再开口阻拦人家依照自己的心思搞建设,就真的是有些没有良心了。

    ……

    只有个性跳脱的悠然经年,主动跑到肇裕薪身边,问道:“你这样不断筑墙,到底有什么用么?”

    其实,悠然经年是想问肇裕薪,这样做是不是在召唤紫筑公会的筑墙。

    想了想,又觉得筑墙不像是这么重要的角色,便改口问了之前的那个问题。

    肇裕薪嘴角挂着自信的微笑,似乎是心情大好,耐心对悠然经年解释道:“驻地是系统临时借给咱们的,建设的再好,打完仗也就没有任何益处了。不如直接用墙体填满,只要让紫筑公会的人在公会战结束之前,不能拆墙拆到旗帜的位置就好了。”

    听了肇裕薪的解释,悠然经年更加迷惑。她不解地问:“你这样用转头把驻地填死了,姐妹们躲藏在哪里?”

    肇裕薪没有停下手上的工作,仍旧在不断向领地里面填“砖头”。一边填,一边解释道:“这是我要说的第二个问题。如果我们能保证旗帜在战斗结束之前不会倒掉,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只剩下保证自己公会的……呃……姐妹们不要全部都死光。这样,就算倒计时结束咱们打不赢紫筑公会,总不至于因为战斗人员全部阵亡,将胜利让给对方。”

    悠然经年还是有些听不懂,问道:“你的意思,是想让这几百人,去跟那几万人厮杀?”

    肇裕薪点了点头,说道:“简单来说是这样的。”

    这一次悠然经年没有说话,肇裕薪似乎是注意到了异常,继续解释道:“只要发生战斗,厮杀是难免的。咱们在寄希望于自己一方的战友战斗能力足够强大的同时,也要为了让她们能更好的生存下去,做出一番谋划。对于这样的谋划,我称之为‘谋生’。”

    肇裕薪口中的“谋生”,与紫薇她们为了生活而投入到游戏之中,以玩游戏为谋生手段的谋生,明显不是一个意思。却拥有着殊途同归的目的。

    悠然经年一听这个,立即就来了兴趣,她问道:“那你能不能将你的谋生手段,说给我听听呢?”

    肇裕薪安排好最后一部分墙体的分布,剩下的就全都可以交给系统自动完成。

    放下了手中的事情,肇裕薪对悠然经年道:“反正一会儿也要向大家宣布,提前跟你说一下也没什么。”

    在肇裕薪的计划之中,只有数百人的明月曾照公会,必须发扬自己“船小好调头”的优势。

    在紫筑公会派人拆城墙的时候,采用“暂交即走”的袭扰战术。一点一点在保证自己一方有生力量存活的同时,消磨掉紫筑公会的有生力量。

    肇裕薪为这样的熊东计划,制定了一个简单易懂的行动总纲。

    那就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保证自己不死,杀不杀人都算赚了。”

    肇裕薪对于战术的安排,是悠然经年可以轻易听懂的。在自己听懂了之后,她极致发挥额自己开朗性格的优势,将这套战法传达到了公会所有人的耳朵里面。

    一切准备停当,这个几乎全部由女性玩家组成的公会,终于迎来了与紫筑公会的第一次交锋。

    紫薇亲自走在紫筑公会大军的最前面,当她看到眼前的对手的时候,她忽然就笑了。

    “我以为,明月曾照是个多么出挑的公会。原来,是你们这些生活在相柳的应龙人的公会。”紫薇阴阳怪气,“怎么,在现实之中过得不如意,跑到游戏世界里面来造反来了?”

    肇裕薪侧头问身边的霁月澄空:“这个女人是=干什么的,是不是有什么精神问题?”

    霁月澄空也小声回答:“听说,她们公会不久前有职业玩家因为玩游戏过劳死了。你就当她这两天亲戚来了,脾气不正常好了。”

    肇裕薪完全没有听到霁月澄空后面那句话,他此刻忽然将这两天论坛上面炒得十分热的帖子里面,关于筑墙与筑梦事件的叙述,与自己的遭遇联系了起来。

    莫非,因为服药或者意外将死亡次数扣减为一次之后,是不能再死的。只要死了,灵魂就会被永远困在游戏里面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