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伍柒陆章 恐慌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小说免费!

    如今的肇裕薪,暂时还不清楚,筑梦与筑墙这两个人,远远不是灵魂被困在游戏里面这样幸运。

    他甚至因为这两个人的事情,生出了一丝同病相怜的感觉。

    试着自我开解了一下之后,肇裕薪发现,自己对于这件事情的认知,仍旧停留在十分能粗浅的地步。

    这让肇裕薪有生以来,第一次对一个游戏生出了无法把控的感觉。

    希望能获得一些支持的肇裕薪,将自己的设想与推断讲述给了高楼残照。

    却不想,仅仅是一个没有任何证据支持的假设,却让肇裕薪的生死搭档,产生了恐慌的感觉。

    高楼残照在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下意识的后退半步。

    随后,他向肇裕薪询问出了自己的担忧:“老大,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咱们两个如果在游戏里面死掉了,就有可能真的是死掉了。”

    听到高楼残照的问题,肇裕薪在这一瞬间也是有些恍惚。

    毕竟,最先发现这个问题的就是肇裕薪,就算高楼残照切入问题的角度与他不同,也不足以将恐慌的感觉传染给他。

    在内心之中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肇裕薪为自己将来的游戏生涯做出了八个字的规划。

    真的会死,谨慎游戏。

    顺便,肇裕薪也拍了拍高楼残照的肩膀,将这个八字方针传达给了高楼残照。

    高楼残照与肇裕薪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一眼就看穿了,肇裕薪这是在苦中作乐。

    他苦涩的笑了笑,对肇裕薪说道:“我还好一点,大不了以后就做个胆小鬼,躲在npc战士背后不出来就是了。可是,老大你可是不折不扣的战士,你每一次冲进敌阵,怕不是都在玩命。”

    能有人这样担心自己,肇裕薪心里也是十分欣慰的。他故作无畏地笑了笑,说道:“曾经有那么那么多人想要弄死我,你什么时候看到有人成功了?”

    “是,我相信老大你的技术。”高楼残照显得吞吞吐吐,“可是……这一次的情况不太一样……”

    “你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说这种扰乱军心的话!”肇裕薪打断高楼残照,“乐观一点,放轻松,咱们自己首先要保证不出现失误。之后的事情,就交给老天爷了。”

    肇裕薪这种“尽人事听天命”的论调,恐怕已经是此刻这种情形下,最乐观的一种状态了。

    高楼残照不忍心破坏肇裕薪刚刚建立起来的信心,也跟着点了点头,说道:“我都听老大的。”

    “你当然得听我的。”肇裕薪自信地说,“一会你可是秘密武器,我让你动手的时候,你可得给我瞬发最大范围的黄泉荆棘,千万不能掉链子。”

    高楼残照点饿了点头,答应道:“放心吧,老大!”

    两个人在这边互相打气,完成了“默契大挑战”。另一边的紫薇,脸面上可就有点挂不住了、

    她主动来到两军阵前嘲讽对手,原本以为对手就算不敢直接跳出来骂人,最少也要羞恼得对付一两句。哪成想,明月曾照这边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出来接话,完全把她给晾在了那里。

    现在,紫薇可算是直接就尬在这里了。她是直接发动进攻也不合适,灰溜溜地退回去更加不合适。

    多亏了,紫薇也已经在紫筑公会会长职务上呆了很久了。这种局面下,一点点随机应变的本领还是有的。

    “哈哈。”紫薇尬笑两声,“怎么?在世界频道发言的时候那么能说,现在怎么集体变成哑巴了?莫非,是叫我们紫筑公会的大军吓傻了么?”

    紫薇连续挑衅,如果明月曾照公会再无人应声,恐怕就要影响士气了。

    身为会长,霁月澄空当仁不让,立即就想排众而出,接下紫薇的挑衅。

    却不想,被身后的肇裕薪一把按住了肩膀。

    紫薇疑惑地看向了肇裕薪,似乎很是不解对方为什么拉住他。

    映入眼帘的,却是肇裕薪温暖和煦的笑容。

    “这种事情,不需要你亲自出马,叫悠然经年对付她就行了。”肇裕薪温和地解释道。

    霁月澄空身为明月曾照的会长,已经把公会这几百号姐妹当做担子条在肩膀上太久,却从来没有人能为她分忧。乍然被肇裕薪“自来熟”一般的主动做主打断,在惊讶之余,心里还悄悄生出一股暖意。

    就冲着这股暖意,霁月澄空觉得,无论眼前这个男人想做什么,都可以由着他的性子随便施为。

    乖巧的退到一边,甚至连通知悠然经年出马的命令都没有下达。霁月澄空就好像是一个刚刚过门的小媳妇,害羞得连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

    肇裕薪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微笑了一下,对悠然经年说道:“悠然,你去吧。直接捡那个女人不爱听的说就行,不用客气。”

    这样的一个命令,对于悠然经年来说,简直是量身定做的。她这个人的个性,放在平时的情境下,难免容易惹出是非。若是放在眼下的情况下,简直再合适不过。怕只怕,对手太冷静,悠然经年可绝对不会放不开。

    悠然经年深吸一口,突地窜出了队列,指着紫薇鼻子喝道:“两军阵前无青草,何处牵来多嘴驴?”

    “你说谁是驴?!”紫薇怒目反诘。

    悠然经年一条腿支撑着身体,欠打地晃悠着另一条腿,满不在乎的回答道:“谁答应我,我就说谁。”

    “你……”紫薇气结。

    “我什么我?”悠然经年站直了身子,大声道,“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眼前的各位,只要你们敢答应,你们就都是驴。都是,废话比屎尿还多的多嘴驴!”

    悠然经年这话,打击面就比较大了,偏偏,还没有人愿意接话。

    此时此刻接话,不就等于是自己承认自己是多嘴驴了么?

    就连正在气头上的紫薇,也知道眼前的这个悠然经年是个混人,讲道理是不可能讲得通的。索性,也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赢了这一场的悠然经年,气势更盛,伸出手比比划划的将所有的紫筑公会玩家都圈进去了,说道:“怎么?这年月驴都有哑巴了?”

    被悠然经年这样一喝,紫筑公会玩家的士气都跟着一颓。甚至,在一些悲观的玩家心中,已经开始酝酿起全局崩盘前的恐慌情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