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伍捌柒章 撞墙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小说免费!

    肇裕薪沉默了一瞬间,说道:“如果没有人有别的意见,那么,我说一下我的建议。”

    别人那有什么意见跟建议之类的东西,他们都在等肇裕薪拿主意。

    是以,在听到肇裕薪卖关子地说辞时,都粗暴地催促着肇裕薪快点说。

    “咳咳”肇裕薪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我的建议就是,咱们不如直接撞墙。”

    “撞墙?你不会是傻了吧?”霁月澄空第一个发表疑问,她甚至想要去摸一摸肇裕薪的额头,看他发不发烧。多亏了现在是在游戏里面,就算肇裕薪发烧,霁月澄空也摸不出来,这才让霁月澄空打消了自己的念头。

    另一边,个性温婉的婉转娥眉也提出质疑:“撞墙我倒是不反对,不过,就凭我们这几个人么?”

    看上去,似乎只有默不作声的高楼残照,是支持肇裕薪的行动的。

    肇裕薪沉默了,却不是因为知道自己的计划行不通。他这么做,是为了忍住自己的笑意。

    因为,他一早就想好了应付眼前局面的对侧。

    深呼吸一口,肇裕薪开口说道:“当然不是咱们这几个人撞,我有一个最合适的苦力。”

    肇裕薪这样一说,一直沉默的高楼残照倒是最先会意。

    他若有所思地看着肇裕薪,猜测道:“老大,你是说,要让那个家伙出来?”

    “你们说的家伙是谁?”霁月澄空不解地问道。

    肇裕薪没有回答,而是笃定地对高楼参照说道:“不能养着它白吃饭,总该让它出点力。”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以婉转娥眉的性子,似乎都有些忍不住了。

    肇裕薪嘿嘿一笑,说道:“你们看着就知道了。”

    说罢,肇裕薪手掐印诀,直接开启了宠物空间,将相柳放了出来。

    相柳一出现的时候,就好像是一条分不出哪里是尾巴的小黑蛇。

    紧接着,它迎风长大,快速就变成了比越公会城墙还高的庞然大物。

    霁月澄空与婉转娥眉,在相柳出现的一瞬间,全部都看得呆住了。

    两张樱桃小口完全没有顾忌地张大成o型,随着时间的推移,甚至还隐隐变得有些湿润。

    率先回过神来的,是一向温婉的婉转峨眉。或许,越是这样逆来顺受的性子,越容易接受自己遇到突发事件的情形。

    她问霁月澄空:“会长,这个八头蛇,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不想,还没等霁月澄空接话,那“八头蛇”却率先口吐人言。

    “胡说!”它似乎很不高兴婉转娥眉称呼它为八头蛇,“睁开你那卑微的眼睛看清楚,本尊是相柳!”

    “老实点!”肇裕薪大喝一声,顺便利用惩罚宠物的功能,直接攻击了一下相柳的灵魂。

    相柳灵魂吃痛,一瞬间就感觉到痛彻骨髓。它委屈地对肇裕薪说道:“在我的子民面前,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

    肇裕薪刚想呵斥相柳,让它仔细看看眼前的是不是相柳人。

    忽然想到,对于游戏里面的npc来说,在相柳区注册的角色,不管现实中是哪里人,都应该算作是相柳人。

    所以,也就默许了相柳的请求。

    在肇裕薪这边,默许相柳的请求,根本就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

    不过,这一幕看在一直在相柳区玩游戏的霁月澄空与婉转峨眉看来,就有些太神奇了。

    堂堂镇区神兽,居然被一个玩家这么呵斥,还要与玩家和声细气的商量事情。

    这,这也太梦幻了。简直就是每一个玩家,最梦寐以求的,玩游戏的终极理想状态啊。

    等等,刚才似乎看到了翻尘开启宠物空间?

    二女忽然意识到这一点,紧接着就想到了,这相柳不会是从翻尘的宠物空间里放出来的吧?

    虽然说相柳少了一颗头颅,但是,收服镇区神兽做宠物这种事情,有人太“牛欢喜”了吧?

    这么想着,霁月澄空就要伸手去摸一把相柳。却被身后冷静的婉转娥眉,眼疾手快地死死拉住。

    笑话,肇裕薪能凶得相柳没脾气,那是因为他是相柳的主人。

    这相柳现在怎么说还是别人家的宠物,万一这一摸摸出了什么意外事故,霁月澄空那小身板,可不够给相柳塞牙缝的。

    毕竟,相柳虽然少了一颗头颅,也有八张大嘴等着填满呢。

    霁月澄空重新打量了一下相柳,也是一阵阵的后怕。

    见到二女仍旧有些怕相柳,肇裕薪主动支使相柳道:“看见前面的城墙了么,给我把它撞开。”

    相柳十六只眼睛一起怒目,不悦道:“咱们虽然名义上是主仆,你也不要太过分。这种小事情,也是我能做的?”

    多亏了相柳还比较清醒,知道不能自成“本尊”。不然,肇裕薪的万蛊噬身技能,还真的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肇裕薪摆出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对相柳说道:“不是你做,难道是我做?你不知道,你看着就好像推倒一个小土包的事情,我来做得花费多大的力气么?一句话,推倒了墙你就回宠物空间,我保证十个小时之内不再召唤你。答不答应,你给个痛快话!”

    一开始,相柳与肇裕薪之间缔结主从契约,也不是因为相柳甘愿当肇裕薪的宠物。

    所以,相柳才会这样不愿意配合肇裕薪的行动。

    不过,相柳也真的是不敢激怒肇裕薪。

    毕竟肇裕薪对于相柳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饲养员。

    只要相柳暂时还离不开肇裕薪的炼尸蛊,它就必须要听从肇裕薪的调遣。

    更何况,肇裕薪已经都摆出了一副商量的样子。至于说,那说话的语气是不是不容置疑的。这些细节上的东西,相柳也不是特别在意。

    权衡过了利弊之后,相柳猛的冲向越公会的城墙。仗着自己还处在流血不止的状态,在城墙面前一个漂亮的急刹车,顺便甩了一下它已经不存在的那颗头颅。

    那样子,还真的有几分像是要直接撞塌城墙。不过,却是相柳故意将自己的血液甩到了城墙上面。

    当相柳主动回到宠物空间之后,那堵挡住肇裕薪几人脚步的城墙,已经基本上完全融化掉了。

    也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变成了相柳血下面溶解的冤魂。

    解决掉了城墙的问题,肇裕薪几人自然快速闪身进了城墙。

    此刻的他们已经变得轻松了许多,唯一放不下的,或许就只是正面战场上的悠然经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