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伍玖柒章 被虐

时间:2018-04-16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小说免费!

    “啊!啊!啊!啊!啊!啊!啊……开!”

    高楼残照的吼声,在这一刻传遍了整个战场。

    随之而来的,还有好像是应和他吼声才诞生的一声“duang”的巨响。

    这一声巨响,是高楼残照奋尽全力将压得他几乎透不过起来的箭矢,卸到了地面上发出的声响。

    伴随着这一声响,整个城主府周围的地面,都好像是海浪一般扭曲抖动了起来。

    从来没有经历过地震的高楼残照,忽然觉得,里克特级数达到九的地震强度,也不过如此了。

    再一次被浪涛一般的地面甩上半空,高楼残照忽然就感觉自己的脑袋里面,激荡着一阵阵的眩晕感。

    或者,这就是灵魂直接进入游戏的弊端?

    在这种情况下,高楼残照在享受没有延迟以及更加细致的游戏的同时。还必须要为,这些真实的感受同时带来的各种生理反应买单?

    来不及仔细思考这是为什么,高楼残照只来得及快速向嘴里塞进去一颗炼尸蛊,随后便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身为当局者的高楼残照,来不及观察自己的状态,只能依靠本能服下一颗炼尸蛊。

    作为旁观者的肇裕薪,可是十分清楚地看到了,高楼残照额血条从大约三分之二处,直接就缩减到了一条细线的宽窄。随后,又神奇地恢复到了全满的状态。

    这样一种血量变化,让围观的肇裕薪,都生出了一种做过山车的感觉。也多亏了身为当事人的高楼残照没有看,要不然还不知道会不会再次制造出来一座不知所措的人形雕塑。

    见高楼残照被击飞,肇裕薪也一仰头,灌下了一颗炼尸蛊。随后,便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野云的方向冲去。

    “愚蠢的凡人!”野云咕哝了一声,随后又拨动了几下看不见的弓弦。

    若非肇裕薪与野云处在对立面,就凭野云这纤长的手指回转轮动的姿态,也一定会忽略对方npc的身份,想要跟对方交朋友。

    遗憾的是,从目前这种情形里看,肇裕薪是没有任何与野云成为朋友的可能了。

    数根就如同野云的手指一般纤细的箭矢,以一种玄奥的阵型排布,向着肇裕薪落了下来。

    很显然,肇裕薪并没有将这种攻击手段当做一回事。他一边向前奔跑,一边偷眼盯着箭矢下落的轨迹。

    待箭矢即将攻击到他的时候,他双手一错,一片红光涌出。

    一声嘹亮的凤鸣,预示着火凤的出现。肇裕薪借着大地的颤动,直接扑到了火凤的背上。

    绝不甘心久居地上的火凤,贴着地面也要保持飞行的姿态。待肇裕薪来到后背上之后,火凤一个三百六十度的翻身,直接冲上了天空。

    刚刚差一点就击中肇裕薪的箭矢,几乎是贴着火凤的尾巴,险而又险地击打在了地面上面。

    土石飞溅的场景再一次出现,无数碎石带着激越的破风声,从肇裕薪的耳畔飞过。

    火凤似乎对于自己被泥土追上很不满,一声愤怒的鸣叫之后,猛地再次拔高了飞行的高度。

    这一来,火凤便已经飞到了与野云等高的高度。

    叶云看着成功来到自己面前的一人一凤,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么看,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承让!”肇裕薪也不客气,大大咧咧地坐在火凤背上,冲着野云拱了拱手。

    野云杏眼圆睁,怒道:“你以为,骑上神兽坐骑就能为所欲为了?来来来,尝尝这招的滋味如何!”

    说着,野云直接对着肇裕薪挥动了一下空着的右手。也不知道野云发动了什么技能,肇裕薪忽然就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身子一紧,连人带凤就坠落向了地面。

    看起来,这野云与肇裕薪之前遇到的神祇都不同。他已经修行到了那种,不需要吟唱任何咒语,一举手一投足就能借用自己擅长的天地规则的地步。

    “pia”

    一声脆响,肇裕薪与大地母亲来了一个亲密接触。那接触的力道,就算是大地母亲正在犯更年期,肆意放纵地发着脾气,都没能将肇裕薪甩脱。

    由于吃下了炼尸蛊,肇裕薪的血条先是一空,随后便回满了血量。火凤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直接就在刚才的撞击之中,回到了坐骑空间里面。

    肇裕薪挣扎着站起身,对着天空破口大骂:“你以为,你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算是什么东……”

    一个“西”字还没说出口,肇裕薪忽然发现,原本自打出手,便一直没有离开位置的野云,忽然就不再她之前的位置了。

    正在肇裕薪纳罕,这野云作为守护神,是不是召唤时间到了,所以自行消失了的时候。

    一个冷森森地声音,突然从肇裕薪背后出现:“本尊不算个东西?那么,你就能算了么?”

    肇裕薪快速转身,迎面就看到了野云举到了他面前的弓。

    野云对着肇裕薪露出一个毫无诚意的微笑,随后便松开了好像握着弓弦的手。

    随即,七支箭矢旋转着冲向肇裕薪。

    肇裕薪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这七支箭矢的排布方式,胸口顿时传来一阵‘大石碎胸口’的空旷感觉。

    下一秒钟,肇裕薪便已经仰躺在地面上,被七支箭矢牢牢的困住了。

    到了这个时候,地面上早就没有了惊涛骇浪,肇裕薪隐隐感觉地面之下,还有着一阵阵余韵未歇的暗涌。

    紧接着,就被地面之上的感觉,将思绪拉回到了眼前的情态之中。

    七根箭矢之间,不断的拉起一道又一道土黄色的链条。这些链条让肇裕薪觉得重逾千钧,在限制住了肇裕薪行动的同时,还隐隐有要将肇裕薪的身体压得四分五裂的感觉。

    每一次土黄色的链条出现,都会让肇裕薪的血条被清到四分之一以下。

    这样强度攻击,就连肇裕薪自己都觉得自己已经必死无疑。

    偏偏,野云似乎很巧妙地掌握了节奏,每一次攻击,都恰好在肇裕薪血量回满的瞬间出现。

    这样的场面,已经将一场好好地对决,变成了野云单纯为了泄愤,对肇裕薪进行的虐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