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陆零参章 两分钟以内(下)

时间:2018-04-16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小说免费!

    “来吧,让我见识见识能杀死我的神技!”

    到了这个时候,肇裕薪内心说不出的坦然。

    能够堪破生死的人,永远都是超然物外的。

    肇裕薪缓缓闭上了眼睛,给自己一种,眼前原本刺目的土黄色,都好像不再那么难以接受的感觉。

    随后,肇裕薪便封闭了自己全部的身体感觉,心如死灰地等待死亡的到来。

    “老大!你疯了么?”这一幕,看在一直不断抽时间关注着这边战事的高楼残照眼中,简直就是如同最恐怖的恐怖故事一般。

    为了唤回一心求死的肇裕薪,高楼残照在努力收集阴风能量之余,不断地给肇裕薪发着私聊。

    这些私聊普遍只有四个字的固定句式,写的是:“老大,快跑!”

    遗憾的是,肇裕薪一早就已经关闭了自己的社交系统。

    这样的操作,在传统网游之中或许是一个十分繁琐的操作过程。

    对于《大荒》之中的玩家来说,却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能做到。

    那便是,主动封闭自己的心。

    主动拒绝与外界交流,便真的能过上与世隔绝的日子。这,或许真的能算是《大荒》之中,首创的高自由度玩法了吧。

    土黄色的光芒,不断接近着肇裕薪的位置。

    渐渐的,将肇裕薪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或许,这土黄色的光芒熄灭的瞬间,也会同步昭示出着肇裕薪的死亡吧。

    土黄色的光芒,在将肇裕薪的完全包裹之后,很快便暗淡了下去。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加刺目的红光。

    那红光炽烈如烈火,却又坚硬如宝石。

    如隔绝一切的绝对防御一般,将土黄色的光芒与肇裕薪隔绝开来。

    顺便,还在不断抵消土黄色光芒的影响。

    是的,就是抵消,而不是吞噬与毁灭。

    因为,这红光与土黄色光芒之间,并不存在孰优孰劣的比较。红光每清除一份黄光,都必须消耗更多自己的部分,才能实现抵消的目的。

    只是,这红光出现得更晚,看上去似乎比黄光有着更加绵长的持久力。

    与红光一道出现的,还有一声娇叱。

    无论是那娇叱的声音,还是那吐出的词句,都是肇裕薪极为熟悉的。

    “红莲!”

    红莲,那是盼儿还未拜入武罗门下时就已经学会的技能。

    而叫出这个技能名字的声音,毫无疑问也是属于盼儿的。

    就如同当初肇裕薪与盼儿合作杀出重围的那些日子一样,盼儿再一次用红莲技能,保护了肇裕薪免受敌人的伤害。

    而今的红莲技能,显然已经获得了进化。在盼儿不断的更强大的实力催动下,已经与原来有了质的不同。

    可是,盼儿保护肇裕薪的决心,却从来没有过半分不同。甚至,还只会一天天不断增强。

    真奇怪,我好像听见了盼儿的声音。

    肇裕薪心底,突然生出一个声音。

    而这个声音,也作为一把唤醒心灵的钥匙,将肇裕薪的心灵,成功的唤醒了过来。

    感受着熟悉的温暖,以及眼皮外那热烈的红火肇裕薪微微张开了眼睛。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娇俏站立在红色外面的盼儿。

    盼儿还是那么美丽,那么可爱。就是,看上去似乎显得有些愤怒。

    肇裕薪忽然有了一种,想要知道盼儿为什么生气的愿望。

    这个愿望,让他主动放开了自己的感知,让自己开始接收周围的信息。

    首先涌过来的,就是高楼残照那无数声“老大,快跑”。

    肇裕薪全选了一下,将它们标记为已读,并不想先处理这件事。

    随之而来的,是肇裕薪耳边“呼呼”的声音。

    起初,肇裕薪以为这是风声。仔细分辨了几秒之后,才发觉,这是火焰燃烧太剧烈,扯动的气流声。

    再然后,肇裕薪便听见了盼儿的声音。

    “盼儿绝不允许有人伤害盼儿的哥哥!”

    盼儿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清脆悦耳。那一声“盼儿的哥哥”,简直让肇裕薪整颗心都酥了。

    原来,这个世界还有这么多美好,哪怕它只是一个游戏。

    是啊,哪怕它只是一个游戏,它也成功的激起了肇裕薪的不舍。

    重新焕发斗志的肇裕薪,一步就迈出了火焰的包裹,将自己重新投入了这个世界之中。

    这意味着,肇裕薪不仅仅需要面对自己喜爱与不舍的那些,他还需要面对曾经为他带来伤害与绝望的一切。

    就比如说:野云。

    野云用一种怜悯与惋惜并存的目光,盯着盼儿不停的打量。

    良久,野云才开口道:“真是可惜,你也是一方神祇,何苦要为一个凡人强出头?还是一个,来自于应龙区的凡人。你难道忘记了,你的族人是怎么被应龙驱赶出那片土地,如果沦落到必须要依附于相柳的庇护的了么?”

    作为最后一只出现在应龙区的神级青丘狐,不要说盼儿曾经失忆过,就算没有那一段涅槃重生的经历,盼儿也不觉得自己会知道野云说的这些事情。

    只是,这些事情毕竟牵扯着盼儿族人们的经历,盼儿决定暂时搁置起来,等有机会弄清楚之后再说。

    至于说,野云口中的凡人。

    盼儿转头看了看已经让心灵归来的肇裕薪,对野云说道:“这个凡人,是我的夫君。”

    盼儿陈述了一个事实,语气不算强烈,口吻却显得有些不容置疑。

    她是在告诉野云,“我们是夫妻”,这就是这世间最强大、最不容辩驳的理由。

    ……

    野云沉默了,她也知道,再多说什么都已经无法改变眼前的局面了。

    她厉啸一声,直接拉动弓弦,连珠快箭将盼儿与肇裕薪都笼罩了进去。

    盼儿与肇裕薪联手对抗,居然只能与野云打成一个平手。

    看起来,似乎只要是野云占了先手,实力与她相当甚至犹有过之的敌手,都很难拿下她。

    偷眼看了一眼系统显示的时间,此刻距离与高楼残照约定的两分钟,还剩下二十几秒的时间。

    肇裕薪咬紧牙关,告诫自己:一定要撑住,撑到高楼残照完成阴风能量的收集。

    到了那个时候,就是全面反击真正到来的时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