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陆零肆章 血污之握

时间:2018-04-16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小说免费!

    二十几秒的时间,说长真的不能算长,说短,用在肇裕薪如今的处境里面,他还真就不觉得哪里短。

    面对野云强势压制的打法,肇裕薪觉得自己每多撑过一秒钟,都是凭借实力与运气的双重爆发才能勉强做到。

    这种爆发,对于肇裕薪来说,既是真实实力的反应,又不是能长久维持的状态。

    其中,最难以把控的部分,就是这种爆发,会同步为肇裕薪带来身体以及心理上的双重疲乏感。

    身体上的疲惫,或许还要好应对一点。

    有过健身经验的人都会有一种体会,就是在自己身体的肌肉劳累到了某个极限之后,只要心态稳定,多少还是能再继续训练一两组的。

    甚至,还有可能借此突破体能的极限,达到一种身心轻快的感觉。

    但是,一旦从心理上先生出了疲惫或者怯懦的心思,不要说超越极限之后的运动。恐怕,就连之前训练时的极限,都很难达到了。

    这是因为,人类在试探并突破自己的极限的时候,是需要依靠心灵与肉体相互结合共同进步的。

    在一些哲学书籍之中,将这种心理上的作用,称呼为“主观能动性”。

    结合目前俄处境来看,肇裕薪在体能上率先崩溃的几率几乎为零。

    试问,一个连肉体都不存在的人,在数据全面清零之前,怎么可能会遭遇到体力的瓶颈呢?

    之所以一直觉得这两分钟过得太漫长,是因为肇裕薪的心态太过紧张,被自己的主观思想影响了心绪。

    同样借助于运动中的一些理论,我们可以轻易的了解到,精神紧张的时候,人的体能消耗会更快,更加容易感觉到疲惫。

    为了不让自己首先在心理上被击垮,肇裕薪主动与盼儿交谈起来。

    他问盼儿:“盼儿,我没有发动技能,你是如何过来的?”

    “傻哥哥,”盼儿一边还击野云,一边浅笑说道,“盼儿自己主动发动了技能啊。”

    肇裕薪一听这里,主动翻出“双心一线”的技能描述看了起来。

    一旁的盼儿,见到肇裕薪在忙,也贴心地接替肇裕薪担任起了对抗野云的主力。

    不得不说,人比人,气死人。盼儿与野云同为神祇,在对抗野云的战斗之中,也处处体现着势均力敌的意味。

    至少,单纯就阻挡野云这件事情来说,盼儿做起来,明显比肇裕薪要轻松几分。

    双心一线这个技能的描述之中,着重凸显了:是在肇裕薪有需要的时候,可以凭借技能将盼儿召唤过来。或者,让自己到达盼儿所在的地方。

    之前,肇裕薪一直好奇,为什么一定是要自己主动,难道盼儿不能发动这个技能么。

    在盼儿亲身证明自己也可以发动技能之前,肇裕薪一直用只有玩家才能主导技能来解释这个问题。

    现在看来,不是盼儿不愿意发动技能,是盼儿并不能将肇裕薪召唤过去。

    换句话来说,这个技能打从一开始,便已经为参与技能的两个人,安排了主从关系。

    而肇裕薪,作为一个成年男性。作为一个通常意义上在恋爱与婚姻之中占主导地位的男性,就被系统自动赋予了主动掌控技能的身份。

    根本就没有考虑,肇裕薪与盼儿之间的实力对比,究竟是孰强孰弱。

    不管怎么说,弄明白了这一点,对于肇裕薪来说,终归是一件好事。

    以后,不管肇裕薪是否愿意让盼儿出手,只要盼儿觉得肇裕薪有危险,便都会及时现身。这样一个全天二十四小时的美女保镖,要去哪里去找?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将这个问题想得越是通透,肇裕薪内资你之中的不安情绪就越是泛滥。

    在他的内心之中,似乎是在没来由地排斥着,自己将自己与盼儿之间的关系,思考的这么功利。

    一走神的功夫,肇裕薪身前立即就出现了一个破绽。

    野云作为一个神祇,哪怕只是一座城池的守护神,也终究代表着游戏之中的神级boss的实力。

    她迅速发现了赵玉玺的破绽,并主动一闪身来到了肇裕薪的身侧。

    这一次,野云放弃了使用手中的长弓。手腕一翻,一柄解腕尖刀便出现在了手中。

    尖刀如一缕微风,悄无声息的将一丝寒意送到了肇裕薪的腰际。

    等到肇裕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红色的身影已经提前挡在了他的身前。

    似乎是舍不得责怪肇裕薪,盼儿挡住了野云的偷袭之后,只是温柔地对肇裕薪说了一声:“哥哥小心!”

    这种与眼前的局面十分违和的感觉,让肇裕薪内心刚刚缓解下去的紧张情绪,又有一些抬头。

    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面对压力时的紧张彷徨,是肇裕薪主动想要承担属于自己的那部分责任的紧迫使命感。

    再次关注了一下时间,距离两分钟已经只剩下十余秒。

    肇裕薪大声对盼儿说道:“全力出手,给高楼制造机会。再有十秒钟,高楼的强力攻击就能到位!”

    “嗯!”盼儿坚定地点了点头,身后九条尾巴就像开平的孔雀一般树立了起来。

    “临、兵、斗、者”……九字真言依次在盼儿的九条尾巴上亮起,将盼儿的战斗力再一次推上了一个超越巅峰的高度。

    野云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吃力,她已经主动将战斗地点从半空之中引回了地面之上。

    看上去,脚踏实地的方式,应该能够为他提供更多的自信与力量。

    与之相反的,肇裕薪与盼儿全部都将身形稳定在了半空之中。一个借助坐骑火凤的机动性,另一个则是借助身为神祇的浮空力量,开始对野云进行不间断的袭扰与压制。

    两分钟的时间,终于还有几秒钟就要到来的时候。肇裕薪也不管高楼残照在哪里,直接高声呼唤道:“高楼,你再不来,老子要坚持不住了。”

    “吃我一招血污之握!”高楼残照大喝一声,骑乘在奔霄背上,高高举着右手向着野云俯冲了下来。

    可以看到,高楼残照的右手拳头之中,血红色的光芒时隐时现,真的就好像是抓了一手不断滴落的污血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