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陆零伍章 答应我,坚持的久一点

时间:2018-04-16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小说免费!

    在越公会的玩家疯狂涌向某一个土丘的时候,土丘上面,正潜伏着一个柔弱的姑娘。

    她暂时还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怎样残酷的场面。

    甚至,她还十分惬意地享受着自己躲藏在土丘上面的惬意时光。

    这种只需要想尽一切办法,努力让自己活下去,就有机会在同伴的帮助下躺赢的做法,被玩家们戏称为“苟”。

    却偏偏成为了这个柔弱女子,此刻唯一的出路。

    打破柔弱女子身边宁静的,是成群结队飞过她眼前的越公会玩家。

    原本,她眼前宁静悠远的天空,在这一刻被这些拥有飞行坐骑的骑士,撕成了粉碎。

    难得的宁谧惬意被打扰,那柔弱的女子却并没有惊慌。

    似乎一早就已经知道,这一刻始终会来临,那女子一改之前柔弱的表现,扶着身边的手杖,刚强的缓缓站直了身子。

    是的,这个女子是一个贤士玩家,还是一个十分正统的贤士玩家。

    从她那一身装备就可以看出,她应该是一点近战能力都没有的最原生态的贤士玩家。

    那些疯狂的飞过土丘的玩家,正如他们表现出来的疯狂一般,发疯似的围攻土丘上的一处地方。

    而这个地方,恰恰就是那女子站起身来的地方。无数疯狂的攻击,将土丘整个都包裹了进去。

    那个立于土丘之上的柔弱女子,坚强地一遍又一遍地撑起防护罩,却在仿佛无休无止的技能攻击下,一遍一遍被击碎。

    这个本性柔弱,却假装刚强的女子,不是别人,恰恰就是春花秋月。

    春花秋月就职的,是相柳区一种极为普遍的隐藏职业。这种职业的普遍性,简直就好像是相柳区的特色职业一般。

    这种职业的名字,就叫做阴阳师。

    作为相柳区的特色隐藏职业,相柳区的玩家们已经将阴阳师这个职业玩得快坏掉了。

    甚至,还涌现出了无数种不同的流派打法。

    春花秋月的流派,就是传说中的防守反击派。

    她左手的手杖,是一件传说器装备。

    凭借这件装备,她可以轻松地营造出一重又一重形态各异的“结界”。

    这种类似于全方位防御体系的罩子一样的技能,就是春花秋月赖以在铺天盖地的进攻之中保命的技能。

    如果,这样的技能与装备组合,再加上相柳区特有的青丘国种族天赋的话。那毫无疑问,将是一种近乎完美的职业技能以及装备搭配。

    遗憾的是,春花秋月并没有选择青丘国作为自己的种族。

    固执的选择了普通人族的她,只好将职业培养的重点,放在了其它的地方。

    那便是,她此刻一直持在左手之中,难以找到机会出手的符咒。

    符咒,是阴阳师当然主要攻击手段,也是最基本都攻击手段。

    作为一个选择了普通人族为种族的玩家,虽然没有选择青丘国作为种族的玩家的那些种族天赋。

    在绘画与书写符咒方面,却有着天生的加成。

    毕竟,文字与绘画,是人族祖先发明的。普通人族若是在这方面比不过那些化成人形之后才开始学习这些的异族,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

    其实,打从肇裕薪陷入求死的状态的时候,高楼残照便已经因为分神,放缓了收集阴风能量的速度。

    后来,在盼儿出现救下了肇裕薪之后,高楼残照原本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一部分。

    进入了这种状态的高楼参照,也终于能将自己目光,重新放到土丘这边的战场上面。

    就是这突如其来的一眼,让高楼残照的心,都跟着扭动了一下。

    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春花秋月的他,第一次生出了,想要保护眼前这个外表柔弱,内心却倔强刚强到不得了的女子。

    此时此刻,肇裕薪交托的任务,与他自己内心的本愿,终于在高楼残照心中展开了交战。

    这种交战,在这一刻之前,是从来不曾出现过的。

    不管是肖朗特意安排他来到肇裕薪身边潜伏,还是他跟着肇裕薪来到相柳区,死心塌地地决定要跟着肇裕薪一起打拼。

    高楼残照一直以来的行为准则,就是严格执行肇裕薪的命令。

    这样一种行为的目的,有可能是为了取得肇裕薪的信任,也可能是出于对肇裕薪的完全信任。

    却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动摇与挣扎。

    理智,很快就占据了高楼残照的内心。

    他虽然是一个喜欢义气用事的人,却终究不是一个被冲动支配的人。

    他知道现在的任务,对于他,对于肇裕薪,甚至对于整个明月曾照公会都意味着什么。

    短暂地思考之后,高楼残照决定采取他心目中,能够平衡任务与本心的做法。

    他跃上奔霄的背,也如发狂的越公会玩家一般,横冲直撞地撞进了土丘顶端,冲进了无边无际的技能之中,冲到了那个让他心疼的女子身边。

    春花秋月起先先是一惊,随后惊喜地问道:“偷袭成功了么?”

    “嘘~”高楼残照伸出一根手指,制止了春华秋月的问话,随即丢给了春花秋月一个小包袱。

    这种丢包袱的做法,表示玩家舍弃了一些道具。

    只不过,作为一个自由度极高的游戏,《大荒》允许玩家将道具丢向另一个玩家。

    换句话来说,你要是打不过别人,在不开红的原则下,向对方丢一些果皮纸屑、臭鸡蛋、烂白菜什么的,系统也是可以允许的。

    春花秋月顺手接过了包袱,里面很轻,轻得几乎没有什么重量。

    单手将它扔到自己背包里面,春花秋月忽然发现,这其实是十几枚栾鱼丹。

    十几枚栾鱼丹,在市面上的价格,已经达到了三至五千万金币的恐怖价格。

    春花秋月正想表示这些东西太贵重了,却看到高楼残照正一脸认真地看着她,说道:“什么也不要说,答应我,坚持的久一点。”

    说罢,高楼残照也不给春花秋月回答的时间,最后向着周围涌来的越公会玩家丢出了一次双锤,再一次跃上了奔霄的背。

    带着刚刚收集到的最后一波阴风能量,高楼残照高举着血污之握技能,正式加入了对抗野云的战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