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陆壹捌章 等空投

时间:2018-04-16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小说免费!

    杀不死的敌人,总是特别恐怖的。

    就比如说,吃下了炼尸蛊的大八州公会玩家。

    他们在停止了减员之后,手下组装攻城器械的进度,也得到了突破性的进展。

    就在霁月澄空三女包围他们的同时,第一架撞木车终于矗立在了城下。

    撞木车作为一种攻城器械,事实上攻击力并不显著。

    它最大的弊病就是,只能攻击城门,对城墙的伤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此刻在城下的大八州公会玩家,自然也没有觉得这一架撞木车就能真的改变战局。

    他们之所以优先组装撞木车,是因为看重撞木车的全方位防御能力。

    在他们原本的计划之中,本来是想要快速组装好数台撞木车,然后躲在撞木车的保护后边再来组装其它的战争器械。

    哪成想,原本以为自己一方已经足够土豪的大八州玩家,在这次城战之中,才见识到了土豪无止境,一壕还有一壕壕的高级境界。

    明月曾照公会,好似根本就不曾把弩矢计算进战争的成本里面。

    现实之中,就算是鲲鹏国用战斧导弹轰炸鱼人国,还得考虑一下军费是否紧张,先期扔几十颗导弹之后,就得看看效果再决定后续是否投入呢。

    这明月曾照公会却一点也不在乎与战斧导弹作用雷同的床弩弩矢的价格。

    大有一种,不把城下的大八州公会玩家全都砸死,绝不停止攻击的感觉。

    是的,就是砸死。当惯了拿钱砸人的大爷的大八州公会玩家,在这一刻忽然就感觉到了被人用钱砸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不好,让人在觉得屈辱的同时,还有一些不太好的冲dong。

    就比如说,大八州公会的玩家,也特别想要用钱再砸回去。

    他们在这种念头的支配下,发疯一般,开始不断地组装攻城器械。

    一台台投石机与云梯车,在距离健丘城极为近的距离不断展开。

    而组装它们的玩家,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些战争器械能不能在这个距离发挥全部威力。

    甚至,压根就不去考虑这些战争器械,有没有人来操纵。

    见到自己的属下终于打开了局面,草葺心中在稍稍安定之余,只剩下了一个念想。

    那就是,希望他哥哥好不容易答应他的支援,能够快一点到来。

    ……

    同一时刻,在健丘城上关注着这一方战场的高楼残照,心里却有些不爽了。

    即便不去考虑炼尸蛊为大八州公会玩家提供的超强回复能力,这些碍眼的撞木车,也成为了保护大八州公会玩家的保护伞。

    撞木车虽然不能回血,但是它的耐久度显然要比玩家的血条长了太多倍。

    负责防御的明月曾照公会玩家,每每都是刚刚将充当盾牌的撞木车全部摧毁,新的一批撞木车就直接立在了之前撞木车破碎的残骸上面。

    这样一来,这一次的战斗正式被拉进了比拼财力的漩涡。

    就看,究竟是明月曾照公会先不舍得继续花钱生产弩矢,还是大八州的玩家,携带的战争器械零件先用光了。

    就目前的情形来看,这个比拼的过程,终归是要演变成一个漫长的拉锯战。

    因为,这两个公会的玩家,都是直接从公会仓库提取自己需要的物资。

    这种方便玩家游戏的便利功能,可以让他们轻而易举地将局部战斗的拼斗,快速升格成了两个公会财力的对耗。

    暂时,虽然看不出来哪个公会财力更加雄厚。却能看出来,哪个公会的玩家在烧钱的时候,显得更加不淡定。

    已经数年没有自己打过钱的大八州公会玩家,根本就不觉得公会仓库里面的资材是自己的钱买来的。

    在他们看来,只要这些资材没有了,他们就有了向八个子公会索要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的理由。

    而高楼残照作为明月曾照一方的指挥官,则是怀揣着完全不同的念头。

    在高楼残照看来,这些弩矢都是用他辛苦赚来的钱买的。

    就算,赚钱的门路是肇裕薪已经找好了的,高楼残照仍旧在花的起钱的同时,感觉到了心如刀割的痛苦。

    很明显,花钱就好像是在割肉的高楼残照,是那个率先不能稳定自己心神的不安定因素。

    他主动想要联系肇裕薪,却发现肇裕薪根本就不理会他的私聊请求。

    无奈之下,高楼残照只好给肇裕薪发了私信:老大,这钱这么花下去,我不知道你撑不撑得住,我肯定撑不住了。你快想想办法吧,不能再这么烧钱了。

    肇裕薪没有回复高楼残照,反而是同时给城外的三女发了同样的私信。

    私信的内容也十分简单,就是两个字:动手。

    连弩车拉动机括的声音突然成片响起,由于阵型实在太密集,明月曾照公会的玩家,不得不排着队发动连弩车。

    连弩车发出的弩矢,直接遮蔽了这一方大地。

    密集的撞击声传来,连弩车的破坏力虽然不如床弩,却胜在数量庞大。

    被连弩车摧毁的攻城器械,几乎就等于是对“碎成渣子”这个短语,做出了最为恰当的诠释。

    转瞬之间就发生了转变的局势,一瞬间就摧毁了草葺心底最后的安全感。

    他近乎歇斯底里地向着自己的哥哥发出了第三次求援信息。

    作为哥哥,更加是作为这一次公会战,大八州一方,比草葺更高级别的指挥官。鹈葺只回给了草葺很简短地三个字:“等空投。”

    由此可见,至少在惜字如金上,两个公会的高级指挥官,是十分默契地达成了统一的。

    等空投?

    草葺无法压抑内心的疑惑,抬起头看了看天上。

    此刻,从草葺的角度看过去。游戏里面的天空,虽然没有变成黑夜,却失去了太阳的位置。

    取而代之的,是大八州公会的大风编队。

    在飞得最靠前的一架大风上,作为大八州这支大风部队的指挥官的,恰恰就是大婷。

    她此刻出现在这里,并非是来进攻健丘城的。

    她需要执行的是一个特殊的任务,那就是,给草葺送空投。

    而且,空投地还不是别的物资,恰恰就是大八州公会的玩家。

    草葺带上来的人虽然一早就被定义为炮灰,在这些炮灰打开局面之后,大八州公会也绝不肯随随便便就放弃这个距离健丘城最近的攻击阵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