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陆伍伍章 意外选手

时间:2018-05-03作者:微莲不似荷

    獬豸这么痛快就答应了肇裕薪的要求,让肇裕薪对于自己给别人洗脑的功力,有了崭新的认识。

    好在,肇裕薪已经过了获得一点成功便沾沾自喜的阶段。他快速平复心底的小庆幸,开始索要起獬豸队伍的名单。

    其实,一早在将獬豸五人加进公会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五个人的昵称。

    只是,这样直接找獬豸要名单,更能显得肇裕薪重视獬豸这个“前队长”。

    獬豸明显非常受用肇裕薪的做法,欢快的递交了队员名单。甚至,对于要从他的同伴之中放两个人去打替补这种事情,都没有进行任何更进一步的争取。

    肇裕薪果断将獬豸五人的昵称,录入了自己的明月曾照战队。

    獬豸、触邪、神羊这三个人,进入了主力名单。另外两个,则成为了替补席位。

    这一次,联赛系统的办事效率出奇的高。肇裕薪刚刚提交新的队员名单没多久,系统就返回信息,通知他修改队伍信息的请求通过了。

    正在肇裕薪欣喜,觉得系统终于开窍了的时候,另一条系统提示也紧跟着就过来了。

    这条通知里面的措辞,显得十分的客气。大意就是,相柳区如今的情况比较特殊,报名参加预选赛的队伍,不仅少,而且报名时间也不是很集中。

    所以,明天会需要加赛一场预选赛。

    加赛?

    肇裕薪心里划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加赛是什么鬼?

    就算明天与今天一样有两支队伍,比赛的意义仅仅是排个一二三名吧?

    就算是输了,也不存在淘汰的可能好吧。

    这种职业联赛,还真的是有些形式主义。到了现如今这个状态,有人愿意参加你相柳区的比赛就应该知足了,还要搞什么预选赛。

    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

    不管心里有多么不屑于这次的预选赛,肇裕薪依然决定要去参赛。

    他倒不是特别在意规则里面规定,不出席比赛就会被判负的条款。

    他此刻最想要的结果,就是成为相柳区的第三名,然后好去应龙区争夺应龙区的名额。

    这事他名正言顺地重新踏足应龙区的重要步骤,可来不得半点马虎。

    所以,他特别想要去确认一下对手。如果对手足够强大,他倒是不介意直接认输。

    如果对手太弱了,他反而会因为有些在乎明月曾照的名声,觉得很难办。

    ……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来参加预选赛的队伍,明显比第一天要整齐得多。

    而且,这支队伍,还是肇裕薪的熟人。

    恰恰就是之前他参加的那一届联赛中,从相柳区过来击败他们的队伍。

    当时的肇裕薪,还为输给了相柳区排名第三的队伍耿耿于怀好久。

    后来,当这支队伍在各种国际比赛中连续夺冠之后。肇裕薪才知道,相柳区当时阴了应龙区。用的是最强的队伍去争夺那半个名额,以便确保自己那边另外两支队伍的出线。

    这一次,见到了“老熟人”,当真是有些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意思。

    很显然,对面的玩家也见到了肇裕薪。

    身为源氏战队的队长的尾压原下,立即就热情地跟肇裕薪打起了招呼。

    “我的手下败将,你最近过得还好吗?”

    尾压原下特意使用了应龙语,那嚣张的样子,看着肇裕薪一阵阵的不爽。

    肇裕薪火气也上来,不冷不热地回答道:“托您的福,相柳区的日子还比较好混。”

    也不知道,好似尾压原下应龙语不过关,还是同声传译系统出了乌龙。

    尾压原下嘿嘿一笑,回答道:“你确实是托了我的福,趁着我不在把我的公会都搞倒了。不过,现在我回来了,是该叫你把偷走的东西都还回来了。”

    “呵!”肇裕薪大怒,却并不急于发怒。他冷冷地说道:“我凭本事打赢了公会战,你要是不服,大可以冲着我来,把你想要的抢回去。就怕,你没有这个本事!”

    尾压原下也冷笑,说道:“说得好,我们这次就是专门针对你的。你想打职业联赛,我就要在赛场上击败你。说得再简单点,我就是看不惯你,想让你难受!”

    肇裕薪一听这个,忽然就不那么气愤了。

    因为,他想到了一个恶心尾压原下的办法。

    尾压原下见肇裕薪忽然不说话,还以为肇裕薪是怕了。

    他哈哈一笑,正想出言讥讽肇裕薪,忽然一个穿着巫祭袍服的小姑娘从空中落下。

    早就已经了解了应龙区的套路的肇裕薪,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比赛的主持人。

    那小女孩一落地,就好像是怕别人抢了她说话的权利一般,语速极快地说道:“我的名字叫芳芳,我来代表官方来宣布一个坏消息。因为这一次相柳区报名联赛的队伍太少了,所以将最终国际赛的名额缩减了一个,只剩下一个半了。这也是为什么,今天还需要让两支队伍比试一下的原因。请两位对战决定好对战表,并按照对战表开始比赛。”

    芳芳话刚说完,尾压原下就冷哼一声,对着肇裕薪说道:“手下败将,还不速速过来再次受死?”

    肇裕薪转过头,嘴角带上一个耐人寻味地笑容。

    不过,他依然没有跟尾压原下搭话。

    反而是对着芳芳说道:“芳芳姑娘,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名额要被扣掉一个。这个安排的依据,又是什么呢?”

    芳芳支支吾吾道:“这个……”

    “罢了!”肇裕薪打断为难的芳芳,“谁叫我是个怜香惜玉的人,我是不忍心看着美女为难的。”

    肇裕薪自顾自地说着,也不给芳芳接话的机会,径自大声宣布道:“我们明月曾照战队认输,自愿去应龙区争那半个名额。反正一共就两支队伍参战,不必提前伤了和气。”

    肇裕薪这话一出,尾压原下脸上就精彩多了。

    他刚刚才插了旗,表示要跟肇裕薪对着干。完全没想到,对方根本就不在乎这次的比赛。

    用力过猛,还偏偏没有任何效果的感觉,总是不那么好受的。

    此刻的尾压原下,那脸上简直就是“白里透红,与众不同,红里透黑,像只海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