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陆伍陆章 恶心你

时间:2018-05-03作者:微莲不似荷

    作为相柳区的土著玩家,促使獬豸一开始答应加入肇裕薪战队的。除了肇裕薪舌灿莲花一般的说辞,还有一个肇裕薪并不知道的原因。

    那就是,獬豸知道,整个相柳区若是想要找到比他,以及他的小队,都强上许多的对手,还是十分容易的。

    如果真的想要用自己手头这四五个人,就去对赌参赛队伍只有三支这种事情,本身就是一种十分不靠谱的做法。

    当獬豸知道,他选择退赛加入肇裕薪的战队之后,还会有另一场比赛的时候。獬豸其实就已经知道,自己做出肚的选择,是赚了的。

    就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大赚的局面。

    毫无疑问,獬豸一早就是知道源氏战队的存在的。并且,他并不觉得明月曾照战队只有四个人,就会是他能与之一较长短的。

    这样的原因,也就造就了他一早就盯上了第三名的位置。

    如今,芳芳带来的消息。让獬豸知道,如果他没有加入明月曾照战队,就算是自己的战队取得了第三名,也是没有出现在国际赛场上的机会的。

    加入了明月曾照战队,让他的小队,既避免了与眼前的强敌交手,又得到了一个与应龙区竞逐出线名额的机会。

    这样的买卖,对于獬豸来说,简直就是赚的盆满钵满。

    这让他在感谢肇裕薪的提议之余,也为自己的英明决定沾沾自喜不已。

    只是,这世间最完美的事情,也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满意。

    就比方说,眼下肇裕薪已经主动将相柳区的冠军让给了尾压原下所在的源氏战队。这样的举动,也让獬豸感觉到了满满的幸福感与成就感。

    偏偏,就有一个人无论如何,也觉得心里痛快不起来。

    这个人,就是源氏战队的队长——尾压原下。

    尾压原下瞪着一双死鱼眼,盯着肇裕薪看了很久。直到肇裕薪打算带队离开的时候,他终于开口说道:“这么着急就走了么?莫非是上一次的失败,让你连对战的念头都生不出来了么?”

    肇裕薪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他以极佳的涵养,回应了尾压原下的继续挑衅。

    他淡淡的对尾压原下说道:“我已经解释过了,原本相柳区参赛的队伍就不多。我不希望,在进入国际赛之前,因为内斗消耗更多相柳区的力量。”

    “我呸!”尾压原下看上去根本就不相信肇裕薪的说辞,“我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应龙人,不敢上场比试就说不敢不就完了?非要个自己编出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真当大家都是傻子么?”

    肇裕薪回首,以一个看白痴的眼神回应了尾压原下坚持不懈的挑衅行为。他仍旧用淡定地语气开口:“我看,真正的傻子只有你自己吧。你真的没有注意到,为什么现在的相柳区,多数玩家就连上线都不敢了么?”

    肇裕薪使用陈述语气,让他说的话,就像是在陈述一个不容辩驳的事实。

    只是,对于尾压原下这个刚刚回到应龙区的人来说,他是不会相信,所谓的“玩游戏会死人”的传闻的。

    在他看来,死掉的大八洲玩家,普遍就是“养尊处优”的废物。一天在线十几个小时,跑到游戏里面找当贵族的感觉的玩家。就算不在玩游戏的时候猝死,也保不准就会在睡觉的时候打呼噜憋死。

    是以,尾压原下以一种完全不把留言看在眼里“大无畏”气势,对肇裕薪说道:“你这么说,就是自己主动认怂了?我也不为难你,你跪下叫我一声爸爸,我就放过你。”

    这一次,肇裕薪整个人都转过身来,却仍旧没有发怒。

    肇裕薪好笑地问尾压原下:“你再说一遍,叫什么?”

    尾压原下刚刚想要气势磅礴地回答,却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他用鄙夷地口吻对肇裕薪说道:“这么古老的梗你也玩,你是在考古么?”

    肇裕薪无所谓地说道:“看你反应这么快,你平时也就是这个水平,玩别的,我怕你听不懂啊。”

    “你”尾压原下脸上的颜色,又开始像霓虹灯一样闪烁。

    他强行压抑着怒火,对肇裕薪说道:“有种,咱们就比一场。若是你的战队能赢,我保证以后看见你就提前绕路。”

    肇裕薪根本就没有拾起话茬的意思,一脸都写满了“我就是想要恶心你”这句话。

    尾压原下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最后尝试着激将肇裕薪:“你要是不敢上台,以后你的战队见到我们源氏战队,最好是跪下叫声爸爸再走。不然,爸爸们可是要不开心的。”

    肇裕薪对于尾压原下这么热衷玩伦理梗的行为,也是有些无语。

    不过,他忽然从尾压原下的话中听出了一个漏洞,又想到了一个恶心尾压原下的做法。

    他也不搭理尾压原下,只是转头对芳芳说道:“芳芳小姐,尾压原下选手这么侮辱我,我不接受比试也有点说不过去了。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做个见证,让我们在这比试一场。”

    芳芳原本就是来主持比赛的,所以她对于这个要求,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她只是出于职业操守,特意确定似的问道:“是仅仅主持比赛,还是需要为你们的赌约作见证。”

    肇裕薪十分满意芳芳的“专业”,应声道:“刚才我们的对话你也听到了,希望在比试结束之后,你能做个证人,证明一下这些话的有效性。”

    芳芳答应一声,就向双方表示,如果认可之前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就请递交对战表。

    当了半年多的世界冠军,尾压原下对于自己源氏战队,自然有极端的自信。他想也没想,就随便写了一个出场顺序。

    哪成想,另一边的肇裕薪,比他更早写完对战表。

    比赛很快就开始了,同时,尾压原下也知道了肇裕薪为什么会写那么快的对战表。因为,肇裕薪根本就没有考虑要打比赛。明月曾照的玩家只要一出场,就会直接认输,根本就不跟源氏战队的玩家交手。

    这一次,尾压原下心里可就更恶心了。硬要形容那种感觉的话,或许就跟吃了活苍蝇差不多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