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陆伍柒章 顽梗

时间:2018-05-03作者:微莲不似荷

    尾压原下之所以会这般挑衅肇裕薪,是因为他一直就是憋着一股要打硬仗的劲头,才来见肇裕薪的。

    这不仅仅是因为,肇裕薪一手推动了明月曾照公会取代大八洲公会的进程。更重要的是,在上一次职业联赛的时候,肇裕薪代表应龙区表现出了不屈的战意。

    就算尾压原下之后带领源氏战队取得了数次世界冠军,他仍旧觉得当时的那场战斗胜得十分侥幸。

    也正是因为如此,尾压原下在听说了颠覆大八洲在相柳区统治地位的人,是一个昵称叫翻尘的男人的时候。他压根就没有多么惊讶,甚至还有些为这一天这么快到来而感到兴奋。

    尾压原下万万没想到,再一次见到这个让他一直挂怀于心的对手,会是这样恶心。

    强忍着当场呕吐出来的冲动,尾压原下一脸灰暗,看着比赛就好像闹剧一般,在连续不断的认输之中迎来了尾声。

    到了这个阶段,肇裕薪这样的做法,已经不仅仅是恶心到了尾压原下。整个源氏战队,甚至是作为主持人的芳芳,都快要受不了肇裕薪的做法了。

    芳芳十分气愤地宣布道:“比赛结束,源氏战队以九比零的比分获胜。”

    宣布完比赛结果,芳芳白了肇裕薪一眼,就要离开这里。

    这不能怪芳芳变脸变得太快,当真是怪肇裕薪做事有些过分。

    如果,一开始就打算认输,就不要答应比赛就好。那么正式地拜托了芳芳当主持人,结果却是为了直接认输走个过程。换谁是此刻芳芳的处境,这心里恐怕都不会太痛快。

    是以,芳芳只想快速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昵称叫翻尘的恶心的家伙。

    遗憾的是,她最终却没能直接离开,还是耽搁了一下脚步。

    这是因为,仿佛吃了苍蝇一般恶心的尾压原下,突然开口了。

    他对肇裕薪说道:“想不到,你还真是光棍呢。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打算现在就履行咱们之前的约定!”

    芳芳一听说牵扯之前的约定,她作为一开始说好的证明人,自然不好在事情说清楚之前就离开。

    而另一边的肇裕薪,却再一次做出了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事情。

    他摊了摊手,回答尾压原下道:“什么约定?既然是约定,你为什么不早说?”

    尾压原下认为肇裕薪要赖账,终于感受到了揉捏肇裕薪的快感。他兴奋地说道:“看来,翻尘老大还是个多忘事的贵人。那不如让我来提醒你一下,我们的约定是,如果你输了,你的战队以后见了我的战队,就要跪下叫爸爸。”

    肇裕薪故意装傻,反问道:“叫什么?”

    尾压原下脸上终于露出了了一抹笑容,说道:“翻尘老大,你我都不是小孩子了,这个梗最好就不要再玩了。”

    肇裕薪也一脸诡异的笑容,回答道:“可是,我并不清楚什么时候答应过这样的约定啊。”

    尾压原下一副早就了然的样子,说道:“我就知道翻尘老大会赖账。说真的,你今天的种种表现,真的让我很失望。好在,芳芳小姐在这里。这是你指定的见证人,你总要相信她说的话吧?”

    肇裕薪转头问芳芳:“我跟这个尾压原下选手,真的约定了这一点?”

    芳芳点了点头,说道:“你们之前的谈话,确实提到了这一点。翻尘选手,我作为主持人,有必要提醒你一点。今天这场比试作为相柳区的决胜比赛,其实从我出现开始,就已经录了像了。”

    芳芳的话说得委婉,言外之意却是在提醒肇裕薪,抵赖是没有用的。

    肇裕薪一听这话,心里可真是乐开了花。一开始,他其实是有些害怕,芳芳因为尾压原下是相柳区的英雄人物,而故意偏袒。既然有录像证据,事情就好办多了。

    “咳咳。”肇裕薪清了清嗓子,“芳芳小姐,我不否认之前的对话提到了这一点。不过,我记得尾压原下选手说得是‘如果我不接受挑战,以后就最好见他一次就叫一个好听的’。并且,我还因为这件事情,像你表示了‘我受到了侮辱,不得不接受挑战’。我想,既然有录像的话,还请你再仔细看看。”

    说真的,明月曾照战队一连认输了九场。这一次的比试,根本就没有用多少时间。肇裕薪所说的这些事情,对于芳芳来说,根本就是刚刚才发生过的事情。

    如果说,一开始芳芳是因为尾压原下的主张,而有些混乱的话。肇裕薪这准备充分的反驳,一下子就让芳芳想起了之前的对话。

    本着一个官方认证主持人的职业操守,同时,也考虑到,源氏战队这样不战而胜,终归是占了些便宜的。

    芳芳一脸爱莫能助地看了尾压原下一眼,说道:“事情,还真的如翻尘队长说的这样。尾压原下队长,下一次这种约定,希望你们能预先约定清楚。”

    尾压原下知道,芳芳既然敢这么说,硬要查证录像证据也是没有意义的。

    他此刻忽然生出了一种,自己才是肇裕薪一直在玩的那个“梗”的感觉。

    他终于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恶心感觉,究竟是来自于哪里了。那是来自于,自己被眼前这个男人,玩了一个通透的屈辱感。

    偏偏,此刻比赛已经结束,就算想要跟肇裕薪名正言顺的动手,也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仿佛是追索负心男人奶粉钱的伤心女,尾压原下绝望地怒吼道:“翻尘,你有种就跟我野外pk。就你我两个人,不牵扯队伍,单纯的荣誉之战。”

    肇裕薪一脸的不可思议,就这个么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尾压原下。

    他想不明白的是,这尾压原下为什么这般执着,一定要跟自己纠缠下去。

    而这个表情看字尾压原下眼里,就是红果果地在讽刺他。就好像是在对他说,你还没有被我玩爽么?

    尾压原下哪里能忍受这样的挑衅,他根本就没有管肇裕薪答应不答应野外对战。直接就主动开了红,然后取出自己的神器镜子,抬手一道红光就打向了肇裕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