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伍柒捌章 手下败将

时间:2018-05-05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小说免费!

    尾压原下发动攻击时使用的神器,就是与曲琼一同,名列相柳区三大神器之一的八汰镜。

    此刻,这道与烈火一般无二的的红光,就是他借助八汰镜发动的攻击。

    尾压原下对于自己的这一次攻击,寄予了极大的期望。在他看来,眼前的对手仅仅是他的一个手下败将。收拾起来,绝对可以做到手到擒来般的轻松惬意。

    尾压原下做出这样的的判断,主要是来自于两个方面的理由。

    第一个,就是尾压原下对于肇裕薪的了解,完全还停留在上一届比赛赛场上,他一个人几乎打穿了整个翻尘的小队这一壮举上面。

    另一个,就是肇裕薪一直表现出来的避战,以及之前连续认输九次的逃避举动。

    以上这两点,再综合起尾压原下这半年多以来,一直站在世界之巅所累积下来的骄矜之气。就造就了他,认为自己可以凭借一招半式轻易拿下肇裕薪的错觉。

    再看那肇裕薪,既然已经开始恶心尾压原下,自然就已经打定了将腹黑进行到底的主意。

    他并没有因为这一次袭来的攻击是火属性的,就尝试着借助坐骑的力量硬吃下这次的攻击。

    相反,他还特意显露出十分惧怕的神色,手忙脚乱的向着远处逃开了。

    尾压原下一见到对手主动闪躲,心中的胆气更加强盛几分。他不屑地对肇裕薪说道:“翻尘老大,大半年你没见了,你还是这副样子。遇到攻击,就只知道逃跑么?”

    肇裕薪脸上惧怕的神色逐渐收起,故意要激怒尾压原下,说道:“什么破神器的攻击,打不着人有什么用!”

    尾压原下有心揭肇裕薪的短,立即反唇相讥:“翻尘老大,我没记错的话,上一次比赛时,你也是自己掉落擂台被判负的。不知道,是不是逃跑时没注意,不小心跌落的呢?”

    “这都被你发现了么?”肇裕薪换上衣服嬉皮笑脸的表情,“不过,现在是在野外,可没有擂台帮你的忙了。”

    尾压原下发现自己在嘴皮子上,应该是不存在与对手一争长短的可能。索性直接放狠话道:“少说这么多废话,我看你能蹦跶多久!”

    “这就对了嘛!”肇裕薪继续刺激尾压原下,“上一届比赛时你是多么彬彬有礼,这一次怎么变得这么有攻击性,莫非是每个月不舒服的那几天到了?”

    这一次,尾压原下依然读出了对手言语之中的讽刺,不过他却没有就这个问题纠缠下去。

    他的回应十分您直接,大吼一声道:“来呀,吃我一招神技·八汰!”

    肇裕薪一听尾压原下要释放神技,立即向着对方手上拿着的神器看了一眼。

    还是原来的神器镜子,还是原汁原味的技能。只不过,这一次肇裕薪是在全盛的状态下亲自在体验这个技能。

    有趣的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同步翻译的问题。肇裕薪将目光停驻在尾压原下手中那面镜子上时,得到的介绍,说这个神器名叫“洗衣机”。

    发现了这个乌龙,肇裕薪自然也不肯放过继续刺激尾压原下的机会。

    他哈哈大笑了好几声,问道:“我说,尾压原下选手,你怎么举这个洗衣机在跟我打架?”

    “洗衣机?”尾压原下明显不解,本能地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神器。

    在尾压原下的视角中,神器的名字还是叫做“八汰镜”。

    其实,在相柳语之中,“汰”这个字,是描述光彩“宏大,繁盛,美丽,美好”等极端赞美词语的意思。

    只不过,这个字直接在应龙语之中有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而在应龙语之中,这个“孪生兄弟”的意思,则是“淘洗”。

    相柳语之中,表述“八重宏大美好”,也就是“极大极美妙”意思的“八汰”。在被极其翻译成应龙语的时候,就变成了洗衣机。

    当然,相柳区的玩家还是需要知足的。不然机翻应龙语的时候,把这个翻译成了“淘米锅”,或许乌龙就更大了。

    现场,能勉强听懂肇裕薪这个梗的,或许就只有从应龙国旅居相柳国多年的霁月澄空了。

    在这个“洗衣机”的梗冷场了好久之后,她忽然笑出了声音。随后,便将这个梗讲给了身边的人。

    只是,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没有注意到。反正,她是直接选择了当前频道发言。

    这一下子,就让细心的尾压原下看到了。看到了这个解释,尾压原下愈加愤怒,怒吼道:“你们怎么可以糟蹋我们大相柳的文化!”

    说着,手上的印决变换加快,八种不同的彩光一同出现,快速在尾压原下身边盘旋飞舞。

    有着彩光的护身,尾压原下就好像是拥有了最强大的勇气一般,猛然扑向了肇裕薪的方向。

    肇裕薪冷静地看着尾压原下的举动,冷不丁问了一句与之前的对话完全不相符的问话。

    他问尾压原下:“这个,就是你最得意的技能了吧?”

    尾压原下不知道肇裕薪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却依旧自豪地说道:“颤抖吧,能死在我最强的神技之下,是你拥有的无上荣光。”

    哪成想,肇裕薪根本就没有任何担忧与恐惧的神色。他只是装模作样地伸了一个并不必要的懒腰,然后自言自语似的说道:“那么,我就可以放心出手了。”

    说着,肇裕薪凭空抓出乘龙问天戟。紧跟着,战戟向着身后一挥,一个遁隐技能发动,直接就潜行进了地面之中。

    当肇裕薪再出现的时候,他直接就突进到了八重彩光盘旋护体的尾压原下身前。

    “去死吧!”肇裕薪轻轻说道,却宣判了尾压原下的结局。

    因为,下一秒钟,肇裕薪手中的战戟就已经刺破了尾压原下的胸膛。毫无间隙的,一招凌迟式在尾压原下体内发动。

    凌迟式戟法,就好像是埋进了尾压原下身体里面的炸弹一般,直接就撕碎了尾压原下的身体。

    毫无疑问,即便是隐藏职业的对决,明显是贤士系职业的尾压原下,根本就不够已经近身的侠士系职业杀的。

    知道变成了一道白光飞回了复活点,尾压原下才终于明白。

    根本就不是肇裕薪要把他当个梗玩,是他顽强的将自己这个梗,送去叫肇裕薪反复玩。

    叫嚣了那么多次手下败将,到头来,自己才是那个当了一整天手下败将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