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陆陆零章 朱厌

时间:2018-05-05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小说免费!

    鸣谢谭咏侯同学的月票支持。

    ……

    嚣张,真的是太嚣张了。

    不管肇裕薪自身是不是因为内心有感,才迸发出了进行这样的行为的念头。这种行为在地崩山摧眼中看来,就只能用棱角分明的嚣张两个字来代表。

    而这样的嚣张,显然不是地崩山摧愿意看到的。

    说起来,地崩山摧并非是土生土长的高天原战队队员。他应该是原本隶属于将军百战当会长的苍生劫公会,在苍生劫公会被肇裕薪击败之后,他就搭上了丹波先生这条线,成为了高天原战队的一员。

    这也就是说,他并没有真正意义上跟肇裕薪交过手。他对于肇裕薪的一切了解,都来自于道听途说。

    尽管自己曾经在公会战之中,“名义上”败给了肇裕薪。地崩山摧还是觉得,坊间对于肇裕薪如何如何恐怖的传言,都是失败者为了自己的失败找理由时,故意夸大事实的谣传。

    换句话来说,肇裕薪对于敌人来说究竟有多么恐怖,地崩山摧是缺乏一个直观的了解的。

    不管,是婉转地说地崩山摧初生牛犊也好,还是直接说他轻敌也罢。

    在这一刻,他是不惧怕肇裕薪的。

    甚至,还有一种跟成名已久的玩家交手时,那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肇裕薪一路走到今天,说是身经百战也不为过。他一下子就从地崩山摧的眼中,读出了那种敢于挑战成名已久的强者的情绪。

    如果,此刻不是在擂台上面。或许,肇裕薪一早就已经生出爱才之心,打算将地崩山摧招致麾下了。

    也正是这样的感觉,让肇裕薪对地崩山摧的态度,有些很大的改观。

    他主动打招呼道:“明月曾照战队队长,翻尘,有礼。”

    另一边的地崩山摧,却在拥有年轻人的勇气之余,也拥有多数年少成名的人都有的傲气。

    尽管,他自持的本领与名气,跟肇裕薪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不过,他一样有些瞧不起眼前的对手。

    就见,地崩山摧随便抬手指了指肇裕薪的方向,大咧咧地说道:“你就是之前被赶出应龙区的那个翻尘?我听说过你。不过,你怎么还有脸回来打比赛?”

    刚刚在肇裕薪心中生出的那一点,对于眼前少年的好感,一瞬间就从肇裕薪心底溜走了。

    此刻的地崩山摧,就因为这样一句话,就将自己在肇裕薪心目中的形象,拉回了一开始见面时的样子。

    已经完全将地崩山摧当做一个路人甲的肇裕薪,一点也不挂心地回答道:“我回来,是职业联赛的需求,与私人恩怨并不挂钩。换句话说,当初离开时我身不由己,如今回来时,也是一样。”

    “我管你是不是身不由己!”地崩山摧似乎是那种,看见怂人就压不住火的脾气,“快快过来受死,我也好早点打完收工。”

    肇裕薪依然没有生气,甚至都没有回应地崩山摧的挑衅。

    他凭空抓出乘龙问天戟,斜斜将战戟向着身后一背,对着地崩山摧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地崩山摧也不含糊,直接双拳一对,一双雪白的拳套便出现在了他的双手间。

    雪白的拳套,配上地崩山摧那古铜色的肌肤,在地崩山摧的刻意舞动之间,就好像是在肇裕薪眼前演化了一大片梨花一般。

    肇裕薪目光一凝,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借着地崩山摧攻击的过来的机会,主动侧身与对手交错而过。

    他冷静地问地崩山摧:“你跟凌嘉懿可有什么关系?”

    “凌嘉懿?”地崩山摧还是一副看不起人的姿态,“那是谁?不认识!”

    肇裕薪点了点头,收住脚步横过战戟,摆了一个可攻可守的架势。看起来,应该是在等待地崩山摧继续进招。

    地崩山摧却不急着进攻,他活动了几下手腕,问道:“你问的这个人是什么意思?是想试着找寻一下,你丢在应龙区的相好的么?”

    肇裕薪淡淡一笑,将横在身前的战戟改为斜指向地。淡淡地说道:“确认一下你跟她之间没有关系,我就好下杀手了。”

    由于肇裕薪说话的口气特别像是在唠家常,地崩山摧第一时间甚至没有领会到这句话里面蕴藏的杀意。

    等肇裕薪一个冲撞技能来到了地崩山摧的身边,地崩山摧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眼前的这个人,不管是否如传言中那么恐怖,也仍旧是一个能在相柳区大杀四方的人物。

    双拳在胸前交叠成一个十字,地崩山摧用力向上托举双臂,希望能托起肇裕薪当做大斧一般劈下来的战戟。

    哪成想,肇裕薪的战戟在接触到地崩山摧的手臂之前,直接就化作了漫天的戟影。

    肇裕薪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不打算跟眼前的对手浪费时间了。直接一招凌迟式轰下,是打算将地崩山摧切成肉泥。

    “力士之肤!”地崩山摧突然大喝出声。

    就看到,他全身的皮肤都变成了类似于土玉的土黄色。肇裕薪的凌迟式戟法打在地崩山摧身上,虽然能割开伤口,却不能真的将他凌迟。

    地崩山摧也知道,自己这个防御技能,在肇裕薪借助神器发动的强大攻击下面,只能起到拖延时间的作用。

    是以,他一点想要处理自己身上伤口的念头都没有。只是一味地用尽全力在移动自己的脚步,想要向着凌迟式戟法笼罩的边缘移动出去。

    还真别说,借着肇裕薪发动的攻势,地崩山摧真的逐渐接近了脱离凌迟式戟法的位置。

    只是,他也在同时为恶劣自己的行动,付出了好像是雕塑一样被琢磨小了好几圈的代价。

    终于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地崩山摧眼中狠厉地神色一闪而逝。紧跟着,“唧唧”一声,一个头部雪白,四爪却血红的巨型猿猴出现在了地崩山摧的身旁。

    地崩山摧见自己成功召唤出了猿猴,立即就对着那猿猴吩咐道:“朱厌,你攻击他的身后!”

    那被地崩山摧称呼为朱厌的猿猴,再次“唧唧”叫了一声,然后猛然向着天空一跃,直接就落到了肇裕薪的身后。

    随即,它双爪从擂台上面一抓,一根粗大的石柱就被它抓在了手中。

    掂量了一下石柱的重量,朱厌猛然转身,径自将石柱抽向了肇裕薪的背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