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陆陆叁章 站起来

时间:2018-05-07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小说免费!

    此刻的肇裕薪,已经重新站起来了。眼前的对手虽然挪动一个变成了两个,却对他并不构成任何威胁。

    肇裕薪也大步向前跑去,战戟向前一挑,先挡开了朱厌手中的石柱。随后戟柄一点,就逼退了另一边的地崩山摧。

    地崩山摧还要再度上前,肇裕薪已经与朱厌战作一团。

    一人一宠物,两个都是只用长兵器的高手。地崩山摧在旁边看了半天,硬是没有找到能插手的机会。

    这样一来,肇裕薪的战斗压力就小了许多。他甚至有时间,分出一点心神来,对相柳下达了一个指令。

    正在焦急地“被动”围观战况的地崩山摧,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而这个声音的主人,恰恰就是相柳。

    相柳突然对地崩山摧说道:“凡人,你很无聊么?”

    “谁?”地崩山摧寻着声音的来源,快速转身望去。

    不想,相柳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八张血盆大口,也早已分别含住了一道不同颜色的能量攻击。

    就等着地崩山摧回过头来的一瞬间,相柳八道攻击一同发射,直接就清空了地崩山摧的血量。

    可怜的地崩山摧,还打算能用之前对付肇裕薪的套路再对付一次相柳。没想到,相柳根本就不给他这个反击的机会。

    主人都被杀死了,另一边还在顽强抵抗的朱厌,也只是最后抵抗了一两下,就回到了地崩山摧的宠物空间。

    肇裕薪冷冷地看了一眼高天原的休息区方向,虽然没有看到任何的东西,却也已经表达了他渴求下一场战斗的念头。

    虽然一上来就败了一阵,休息区中的丹波先生,却并没有觉得有任何问题。

    原本定于第二场出战的“吾庐独破”,刚刚要上台,就被丹波先生拉住了。

    丹波先生对他说道:“稍等,不要急,让他的情绪再激化一些。”

    吾庐独破不解地问:“丹波先生,这是何意?”

    丹波先生轻笑着解释道:“他刚才插了好大的旗,说是打算一个人挑咱们整个战队。那么,自然是急于速战速决的。咱们偏偏不让他得逞,就这么消磨他的锐气,急躁他的情绪。等他锐气磨光,情绪激动的时候,你上去也不用赢,多打掉他一些血,就算你完成任务了。”

    听到丹波先生这样一讲,吾庐独破突然有些不开心地问道:“莫非,您安排我第二个出场,就是当炮灰的么?”

    丹波先生脸上的笑容收敛,有些不悦道:“我怎么知道对手的排兵布阵,若是恰好让你连着赶上几个比较弱的对手,连胜了几次,还是我特意照顾你不成?擂台赛,赶上强敌,让你为后面的队友降低一些难度,难道还委屈你了不成?”

    吾庐独破赶忙低头赔不是,顺便转移话题道:“我看那翻尘的情绪差不多了,属下这就上了。”

    丹波先生摆了摆手,说道:“罢了,罢了,你去吧。”

    吾庐独破快步走进了传送阵,眼前一花,就来到了擂台上面。

    伤到擂台上面,吾庐独破在近距离接触肇裕薪的前提下,才忽然发现,局面与他预想中的似乎有些不同。

    肇裕薪似乎已经因为上一场战斗的而有了经验,他根本就不与吾庐独破见礼问名,一上来就说道:“我这点家底此刻已经都展示在台上了,你选一个死法吧。”

    说真的,肇裕薪的宠物与坐骑已经全部都被召唤了出来,还真的有些展示家底的意思。

    就是,这让对手选个死法的行径,有些故意装b的意思。

    吾庐独破一见肇裕薪淡定的样子,知道就算是将目标定位为消耗眼前人的血量,也不一定是一个轻松地任务。

    就见,他小心翼翼地取出一柄细剑,便作为了兵器。

    细剑上灰色光芒一闪而过,一串串龙卷风向着肇裕薪袭击而去。

    一边进攻,吾庐独破一边说道:“有本事,不要用坐骑与宠物。就咱们两个,凭真本事决一雌雄。”

    肇裕薪轻轻捏了捏自己的下巴,心说:是不是这宠物跟坐骑都搞得太强力了一点。弄得我自己,在对手眼里一点战斗力都没有了?

    此刻,在精神上支持肇裕薪的,或许只有相柳。它对吾庐独破说道:“小子,你怕不是失心疯了,你跟翻尘单挑?怕不是会死的更快!”

    吾庐独破戒惧地看着相柳,却对着肇裕薪说道:“翻尘,有本事别让你的宠物出手。”

    “好,如你所愿!”肇裕薪的应一声,直接一个冲撞技能,将吾庐独破钉在了原地。

    吾庐独破见自己的角色被晕了,立即大声叫道:“好你个翻尘,偷袭抢这两秒先手你能怎么样?你还能打死我么?”

    “能!”肇裕薪只是冷淡地恢复了一个字,随后一招斩首式戟法送出,跟着就是一招凌迟式戟法发动。

    两个技能出手,一共也没有用到两秒钟的时间。中招的吾庐独破,就像是一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狂风吹得一阵摇摆,就重新跌落向了地面。

    重新跌落尘埃的吾庐独破,就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摊在那里就好像一个残破的麻袋一般。

    肇裕薪见吾庐独破还有尸体,也不能确定血条已经空掉血条的对手,还有没有留下一口气。

    他帅气地一甩手中的战戟,对着吾庐独破喊道:“还有气么?要有的话,站起来再来打过!”

    回应肇裕薪的呼唤的,是吾庐独破逐渐变淡的身体。

    肇裕薪略微松了一口气,对着高天原战队的休息区大声道:“还有谁?”

    一旁的相柳,也帮腔道:“还有刚才这傻缺这样的,最好就别派上来了。一个贤士系职业,约侠士系单挑。他是穷得没有钱脉坐骑跟宠物,还是脑子秀逗得已经不知道死活了?”

    很显然,吾庐独破这种不懂游戏规则的做法,连相柳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当然,同时看不下去的,还有高天原战队的的第三名出场队员。

    他一出场,就大声吼道:“不要把我跟刚才的废物划等号,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