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陆陆捌章 走光

时间:2018-05-09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小说免费!

    带着火焰的兵器,因为各自独特的造型,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火焰与兵器的结合,可以说是肇裕薪在游戏里面的独创。也早就已经不止一次出现在了,肇裕薪与强大的敌手交战的战场上面。

    时至今日,也只有肇裕薪能用出这样的技能。首先与肇裕薪拥有火属性神话级坐骑火凤,以及他传习自兵神传承的御兵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更为重要的是,其他人若想模仿肇裕薪的做法。除了需要在技能与坐骑上下功夫以外,还需要肇裕薪这样妙到毫巅的操控技巧,以及与自己的坐骑那默契的配合。

    原本,只是在有限的空间之内,一点一线的攻防的战斗。在肇裕薪成功引爆了整个空间之后,便进入到了全方位的战斗状态。

    肇裕薪这是在向不见玉颜下战书,告诉她,你不是会隐身么?那么,咱们就将交战的战场,从擂台上挪到这天地之间的每一寸空间。

    燃烧的兵器,往来于擂台上方的空间。它们没有明确的攻击目标,却也因此获得了更加诡异刁钻的攻击角度与轨迹。

    再加上,兵器上燃烧的火焰的助力。每一柄兵器所过之处,这片空间之内的空气,都好像是被搅动出了肉眼可见的波浪。

    在这成片成片的气浪之中,有一片气浪,是所有气浪之中占据空间最广大的。

    有趣的是,这片气浪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还组成了一个类似于人形的轮廓。

    肇裕薪在刚刚发现这片“气浪”的时候,便已经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这里。

    他不仅仅发现了这片“气浪”的特殊造型,还发现似乎没有任何兵器能影响这个特殊的造型。

    这样明显的不同,肇裕薪只需要稍加思索,就已经能知道,这片特殊的“气浪”,究竟来自于哪里。

    “是你自己现身,还是打算让我把你揪出来?”肇裕薪对着“人形气浪”的方向说着话。

    这样子,看在不明真相的玩家眼中,总是觉得有一些傻傻的。

    就连已经被肇裕薪发现踪迹的不见玉颜,也安静得就像是一团空气,没有任何反应。

    肇裕薪闹了一个没趣,自然就不肯再继续纠缠这个问题。

    就见,他伸手向着身边一探,将燃烧着的乘龙问天戟抓在了手中。也不顾战戟上面炽热的温度,直接一甩手,投掷向了“人形气浪”的位置。

    人形气浪似乎也有着真正人类的感觉,一阵恐慌的颤抖之后,就这么死死地“咬”住了战戟。

    空中,纯净得还是好像空无一物。可是,肇裕薪刚刚投掷出去的战戟,就这么凭空钉在了空中。

    到了此刻,就算是不明白之前的经过的普通玩家,也已经能看出来肇裕薪在做什么了。

    他们集体惊呼出声,有的是为了不见玉颜的坚持与技巧而感叹,有的则是为肇裕薪的眼力与办法而叹服。

    不管他们在心里支持正在交战之中哪一个选手,他们都选择了放弃继续刷弹幕与世界频道。变成了,一个又一个,安静观看比赛的优质观众。

    擂台上的肇裕薪,一见战戟钉在了半空。立即也放弃了继续操纵满天的兵器,翻身上了火凤的后背。来到了冲撞技能足以发动的位置之后,肇裕薪果断凌空发动技能。

    仿佛突然学会了飞行的肇裕薪,凌空抓住了战戟,将它从不见玉颜的身上拔了下来。

    也不管自己还处在不断下落的状态,一刻也不肯耽搁的对着记忆中的地方挥动起了战戟,发动了凌迟式技能。

    这一次,肇裕薪再也没有攻击落空的失落感。每一次挥动战戟,都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实实在在的打击感。

    这样的打击感,让肇裕薪即便是处在下落的状态之中,心里也是十分兴奋的。

    在肇裕薪的预想之中,只要能让不见玉颜受伤。创伤的效果,便会短时间让不见玉颜显露出形迹。

    事与愿违的是,肇裕薪凌迟式戟法已经发动了不下百次的攻击,除了打击感十分真实,仍旧不能看到不见玉颜身上任何一块皮肤。

    就算是受伤之后留下的血迹,也看不到任何一块。

    这样的变故,让肇裕薪的心情随着他不断下落的状态,人变得非常低落。

    如果不是火凤及时出现,并准确的接住了他。恐怕,他会一直消沉下去。

    火凤及时赶到,让肇裕薪有了立足之地,之后的攻击也变得越发犀利起来。

    在肇裕薪愈加犀利的攻势之下,不见玉颜已经完全你沦为了一个陪练的沙包。她不仅没有办法组建起有效的防御与反击,就连一句话都不敢说。

    时间在沉默的氛围之中悄悄溜走,最终被一声刺破了气球一样的爆破声打破。

    紧跟着,一个悲伤地女声,突兀地呼唤了一声:“蜉蝣。”

    跟着,出现在肇裕薪眼前的就是一个楚腰卫鬓的美丽女子。

    那女子不着一丝的样子,尤其让肇裕薪感觉到了一阵热血上涌。

    很显然,这个美丽的女子就是不见玉颜。

    不见玉颜似乎一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刻的尴尬。她趁着肇裕薪沉迷美色的当口,回身一脚就蹬在了肇裕薪的心口。

    肇裕薪刚想伸手去抓那光洁的脚丫,不见玉颜已经好像跳水一样,一个猛子就扎向了擂台。

    期盼已久的美人走光戏码终于上演,看台上的玩家虽然看不太清楚擂台上的一切,却也激动得开始吹起了口哨。

    不见玉颜羞得将一张脸险些埋进自己的心口。借着落地的冲势,接连在擂台上翻了几滚,毫不犹豫地就自己跳下了擂台。

    擂台上,只留下了还有些发呆的肇裕薪。

    他倒不是因为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而回不过神来,他是在考虑,不见玉颜反复呼喊的蜉蝣,究竟是什么东西?

    莫非,那个才是不见玉颜能够隐身的真正秘密?

    要不然,不见玉颜为何在呼唤了一次这个词之后,便消失在了擂台上。等到再次现身的时候,又呼唤了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