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陆柒捌章 用不上了

时间:2018-05-17作者:微莲不似荷

    “用不上了?”肇裕薪一下子就捕捉到了重点,“你把话说清楚一点!”

    懒踏京华摊了摊手,说道:“不管是迟到的报平安行为,还是你准备的这些钱,你父亲应该是都用不上了。”

    肇裕薪似乎明白了什么,他非常想要大声吼出心中的不安,却发觉自己张了张嘴,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此刻的肇裕薪,是非常怨恨自己的。他怨恨的是,一直以来都引以为豪的那种,越是大事临头越是会变得愈加冷静的性格。

    肇裕薪的心,在这一瞬间,被绝望、紧张、恐惧、无助、孤独……无数种情绪一起涌起的情感潮汐,折磨得不成样子。

    他强行忍住了即将呕血的冲动,语气尽可能平淡地问道:“能不能说得再详细一点?”

    懒踏京华突然想起,有些事情虽然是发生在肇裕薪身上的,他自己却最难知晓。

    略微沉思了一下,懒踏京华对肇裕薪说道:“你的事情,简单点来说,都是起源于你首杀奢比尸的那个瞬间。”

    这一切,果然都与奢比尸有关么?

    肇裕薪在心里为自己画上了一个问号,嘴上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是在等,等懒踏京华把故事讲完。

    懒踏京华继续说道:“你在副本的当天,就因为肖朗的外力影响,被困在了游戏里面。这一点,我不用说了吧。”

    肇裕薪点了点头,示意懒踏京华继续。

    “我们最关心的是,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困进游戏里面的?”懒踏京华试探和问道。

    肇裕薪作为当事人,掌握的第一手资料自然要比懒踏京华丰富。只是,肇裕薪自己也只知道一个大概,又是在着急获知自己离开家以后所发生的事情的当口,自然不会傻傻的实话实说。

    他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也在调查,除了已经死去的高楼残照以外,我暂时还没有遇到与我遭遇一样的人。”

    懒踏京华不疑有他,点了点头,说道:“无妨,这并不影响咱们你现在说得这件事情。”

    肇裕薪对着懒踏京华做了一个“谢谢理解”的表情,便没有再说什么。

    懒踏京华也很快就重新进入正题:“你的灵魂被困在游戏里面,你在现实之中的**就没有办法行动了。这样的情况,我们国家以前的玄学之中,叫做离魂。用现代医学的说法,就叫做植物人。”

    “这个我知道!”肇裕薪怕懒踏京华长篇大论,赶忙出言打断了他。

    懒踏京华尴尬地笑笑,继续说道:“你成为植物人之后,每一天都需要支付高额的医疗费用。你应该也清楚,你那个喜欢酗酒的父亲,并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所以,为了帮你筹集医药费,他必须拼了命的去找工作,并逼迫自己适应这些高强度的工作。”

    肇裕薪的点头。

    “你或许不知道,平日里只会骂你的那个人,其实非常的关心的你……”懒踏京华说到这,立即止住了这个话头,“跑题了,继续说你父亲,他并不是在拼命工作的时候出的事情。”

    肇裕薪继续点头。

    “那一天,他好不容易将医院一直催促的医药费凑上了一部分,连夜就要送到医院去。”

    “你或许很好奇,他为什么会这么着急?那是因为,如果当晚再不缴费,医院就要强制你出院了。”

    肇裕薪很不喜欢懒踏京华这样讲故事的口吻与节奏,再一次打断了懒踏京华,说道:“所以,我父亲是在赶往医院的时候出的事情对吧?”

    “答对了,不过暂时没有奖励。”懒踏京华自以为幽默地说。

    肇裕薪并没有心思开玩笑,立即催促道:“我知道了,你说之后的事情吧。”

    懒踏京华没有依照肇裕薪的要求跳过这段,仍旧固执地说道:“故事还是一点那一点讲的好,不然,有些事情我不说在前面,会影响你我之间之后的合作。”

    肇裕薪只得继续点头。

    “其实,医院并没有想要强制你出院。你如果不做任何治疗的话,只是长期占着一张床位,每天需要依靠打点滴补充一些营养液罢了。依照医院通常的做法来看,他们至多会建议你转去社区医院,或者直接让你享受家庭病床的待遇。”懒踏京华继续说着不着边际的事情。

    肇裕薪却忽然意识到,这些在整个故事里是废话的话语,在眼下这个场景之中,并不是没有意义的。

    他敏锐地捕捉到了事情的要点,冷冷地反问懒踏京华:“你是说,这些事情,与你们有关?”

    懒踏京华耸了耸肩膀,说道:“严谨一点的说法,是可能有关系,却并没有任何直接关系。我预先说起来,就是怕你有不理智的联想。”

    会不会产生不好的联想,肇裕薪暂时还不能肯定。不过,话说到这里,想让他保持理智,已经不是他自己能说的算了的。

    这一切,还要看懒踏京华之后的故事,以及他的口才怎么样了。

    “说下去!”肇裕薪的声音,近乎冰点一般寒冷。

    懒踏京华终于不再绕圈子,继续说道:“我说过,我为国家效力。当时,我们已经考虑要将你的身体转移走,当做研究对象来管理。让医院给你父亲施加压力,其实并不是想逼他玩命筹钱。我们只是想让他签署协议,答应把你的身体交给我们。”

    “所以,你们是打算给我父亲一点钱,让他把我卖掉?”肇裕薪的情绪明显有些波动。

    “你知道的,通过走访你的邻居们得来的说法,以及你们父子平日里的生活状态……我们并不相信,你们父子之间有这么深的感情。”懒踏京华摊了摊手,“再说,说卖也十分难听。你的身体交给我们,所能享受到的待遇,显然要比你父亲隔三差五就缴不上住院费,要好很多。”

    说到这里,懒踏京华心虚地看了肇裕薪一眼,说道:“你看,现在你这不是遇到了需要用那个身体的事情了么?如果你父亲不出事,你有可能早就因为褥疮或者感染之类的小毛病,一命呜呼了。”

    “我需要用身体么?我怎么不知道?”肇裕薪显得很迷惑,却很快就拿准了注意,“算了,不管了,左右我现在也应该是用不上这个身体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非典型网游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