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陆捌肆章 无声直落

时间:2018-05-17作者:微莲不似荷

    不断地下落,会给人一种失重的感觉。

    风从身下不停吹起,会让人觉得,自己好像拥有了飞行的能力。

    传说中的冯虚御风,或许也不过就是如此吧。

    肇裕薪心中想着奇怪的是念头,手上原本掐好的准备召唤火凤的印决,就这么凝固在了即将完成的阶段。

    这样的情况,其实是十分危险的。

    就算是,在肇裕薪还不知道大荒这个游戏,有可能是一个真实的世界的时候,他也绝不敢轻易从一个极高的地方直接跳下来。

    在游戏世界里面,从高处坠落的后果,与现实世界是一模一样的。

    肇裕薪跃下的地洞不知道有多深,单从此刻他不断增加的下落速度来看。只要再有两秒钟他不能落地,再落地时也就没有什么积极向上的意义了。

    耳畔呼啸的风声,让肇裕薪眼皮似睁半闭。整个身心都沉浸在了自己御空飞行的美妙感觉之中,甚至已经开始拒绝思考。

    此刻,还停留在地洞外面的人,等了一两秒钟,没有得到肇裕薪传回的消息。这一刻,他们所有的人都是慌的。

    一开始是因为,不知道这洞有多么深。随后,便是担心他们的队长翻尘,就这么一去不还。

    在相柳区的玩家心中,只要死过一次就有可能有永远也回不来了的说法,还是十分根深蒂固的。

    即便,肇裕薪对于明月曾照公会内部曾经做过一些说明。声称只要是明月曾照公会的玩家,就不会随便遇到这样的事情。

    不过,在场的这几位都是十分清楚,那是必须建立在当事人没有随意服食过炼尸蛊的前提下的。

    偏偏,他们工会最大的这尊大神,他们敬爱的翻尘老大,就是一个没事拿炼尸蛊当糖豆吃的人。

    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每个人的反应都是不禁相同的。

    在肇裕薪的声音消失的第二秒开始,霁月澄空便一步迈出,直接就追着肇裕薪的脚步,也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

    紧跟着,宛转蛾眉狠狠咬了一下嘴唇,也随着扑了下去。

    就连獬豸五兄弟,都爬到了地洞的洞口边上,不住的探头探脑向里面看。

    那样子,似乎是觉得自己的目光能看透这地洞的深邃,计算出眼前的黑暗究竟跨过了多少的距离。

    平时跳脱的悠然经年,这一刻显得有些傻眼。她作为三女之中反应最慢的一个,到了这时候只呢喃出一句:“这个事情,可如何是好?”

    獬豸以为悠然经年在问他应该怎么办,试探着回答道:“悠然,你不要着急,我们投个石头下去,看看石头多久才会落地,就能知道这里面有多深了。”

    悠然经年一脸嫌弃地看着獬豸,说道:“你是不是傻,老大下去这么久都没到底,你扔个石头还能追上老大不成?”

    獬豸尴尬一笑,说:“那要是追上的老大,不就成了落井下石了……你看这事情闹的。”

    悠然经年刻薄地说道:“你最近脑子是不是生锈了,别叫我叫得太亲热,我怕传染。”

    獬豸也有些不开心,呛声道:“老大是自己主动进去的,你别把怨气都撒在我身上好不好?”

    “不好!”悠然经年蛮不讲理,“老大让你跳,你就应该直接跳。在那里扭扭捏捏的像个娘们,最后弄得老大自己跳了。”

    “你不像娘们,你跳啊!”獬豸这句话脱口而出,才忽然想起眼前的悠然经年就是个女人。人家不跳,他还真的没有办法。

    悠然经年的性格,决定了她不是受得了激将的主。也顾不得自己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表现得太爷们,一抹头,下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地洞洞口。

    獬豸的兄弟神羊凑到獬豸身边,对獬豸说道:“大哥,咱们现在怎么办?”

    獬豸看了看已经吞噬了四个人,却仍旧没有任何动静的洞口。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行,就在这里等吧。总要有人留在上面做接应,对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獬豸平时在五兄弟之中就拥有绝对的权威。还是说,他的话真的就打动了另外四个人。

    总之,这五兄弟就这么盘膝坐在了洞口外面,等待着肇裕薪几人回来。

    全然没有顾虑到,刚刚他们还在担心,跳入洞窟会死人。若是这些人一去不返,他们有可能直接等死在洞口外面。

    更加忘记了,以他们在相柳区注册的游戏身份。他们的角色,此刻在整个应龙区的玩家眼中看来,都统一顶着红的好像能滴出血来的名字。

    ……

    同一时间,在地洞之中的四个人,也遇到了一些麻烦。

    他们不是不愿意弄出一点响动,好通知洞外的人。

    最先跳下来的肇裕薪,只是下落了五十米左右的高度,就一头扑进了好像海绵床垫一样的地方。

    这个地方,柔软得就像是美人的酥胸,却又充满了能撑住冲击力与重量的暗劲。

    简单点来说,不管肇裕薪遇到的东西,究竟是固体、液体、还是气体。

    他一头撞了进去,不仅一点声音都没有。甚至,就连一块石屑,一点水滴,哪怕是一丝气流,都没有带动起来。

    随着身体的不断陷入,肇裕薪嘴角甚至带上了一丝满足的微笑。

    那种笑容,就好像是一个已经无欲无求的慈祥老者,终于在离开人世的一刻,感受到了完满与解脱时才能留下爱的笑容。

    这个笑容,代表着肇裕薪对于身边的一应感知,已经降到了最低点。他此刻的心神,全部都陷入了自己那个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营造出来的美好精神世界之中。

    这样的一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霁月澄空三女陆续掉了下来。

    在三女的脸上,明显也带有与肇裕薪一样的表情。

    这意味着,此刻落到不知名的地方的四个人,全部都沉浸在各自的世界之中,并没有任何交流的可能。

    或许,他们此刻正在经历着不同的梦境。却极度统一的,都是在经历美梦。

    或许,在梦中,并没有地洞,也没有下落。每一个担心自己心头所念之人的人,也都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找到她们要找的那个人。

    或许,这个梦境,就是他们在死去之前,所能见到的最后的世界……非典型网游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