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醉饮江山 第二十八章 那时候,一定要坚定

时间:2018-06-02作者:烦局神游

    为了能赶早一天结案,同时也为了能让乔溪好好休养,胡不喜与赵无安连夜自余杭出发,乘快马返回杭州城。只不过在计划之外,赵无安身边还带上了一个红衣服的小姑娘。

    胡不喜心思繁杂,也并未多言,一路面孔都很沉静,赵无安亦然。这也就导致了车厢里气氛无比死寂,只有车夫驭马时的几声号令,和骏马在小道之上飞驰而过发出的鼻间嘶鸣、马蹄嘚嘚,点缀着这寂寥的黑夜。

    临近杭州城时,安晴已经困得分不开上下眼皮,嚷嚷着什么要人来背,被赵无安不轻不重敲了下头,才闷闷不乐地自己走下马车,哈欠连天地走向眼前雄伟的州城。

    即使是并无宵禁制的杭州城,在如此深夜也不该有人进出了,还好守城的士官大多认识胡不喜,靠他作保,总算把两辆马车运了进来。后头,聂星庐仍然不依不挠地咒骂着。

    胡不喜拿胡刀的刀鞘重重敲了他一下,骂道:“再逞强就先把你的右臂给卸下来,让你这辈子握不了剑!别他妈提你那远在天边的爹娘,就算是肖府里头那个看对眼的小丫头,现在也没在你旁边!”

    果然还是卸手臂的威胁效果明显一些,进城的后半程里,聂星庐并未再多言语,任由前来接应的衙吏押解。倒是安晴嘟囔这个嘟囔那个,什么这边有糖葫芦卖,那边傍晚有三场皮影戏,赵无安还没在杭州城里好好逛逛就又要结案走了云云。

    默不吭声就把乔溪背在肩上踽踽而行的胡不喜笑道:“小丫头别担心,现在凶手也抓到了,等案子一结,我就带老大在这杭州城里里外外转上三圈,城里最好喝的早茶,最贵的酒楼,我都带他去!”

    安晴仍然闷闷不乐,抬头数着天上安静的万千星辰。

    赵无安漫不经心道:“杀害肖东来和洛冠海的确实是聂星庐不错,不过杀了前七个人的,又会是谁?”

    “我看也是这小子!”胡不喜道,“郑榕被捅的时候,乔溪正在房中,没有看到,但杀了郑榕的人拿的确实是单手刀没错吧?聂星庐那把剑,和刀的口径也差不了多少了。”

    赵无安沉默不语。

    好容易长途跋涉回到衙邸,赵无安马不停蹄就又进了胡不喜的办公处,调出一大堆卷宗来铺在桌上,一条一条核对,又叫人搬了张长桌子过来,铺开张空白画卷,埋头不知琢磨些什么。

    胡不喜则先把乔溪送到了卧房,给她掖好被脚,确认了呼吸无异之后,才忧心忡忡地退出去,给她轻轻带上房门。

    赵无安挥毫泼墨,在纸卷上点染勾挑,俨然一代国笔。安晴搬了张板凳,在旁边撑着头看了半天,没看出什么名堂,倒把自己看得哈欠连天。

    “困了就去睡。”赵无安不动声色。

    “我想知道凶手……”安晴的头已经一点一点的。

    赵无安没再回答,只是埋头在画纸之上。过了半柱香时间,抬起头,安晴已经撑着头坐在板凳上睡着了,呼吸匀称,胸脯一起一伏。

    赵无安解下身上白衣,披在安晴身上,转身回到案前。胡不喜多半过会也会过来,他得趁胡不喜来之前把所有线索都梳理完。

    时间渐渐挪到了丑时,院落外终于有脚步声接近。赵无安长舒一口气,把画卷整个翻转过来,留下一片空白纸印。

    刚刚走进门的胡不喜一见长桌上空白一片,挠头道:“咋回事?”

    “想把线索写写,可惜全无头绪。”手里拿着毛笔的赵无安友善笑笑。

    胡不喜哈哈一笑,眼见赵无安指了指旁边打瞌睡的安晴,又赶紧捂住了嘴,低声道:“别骗兄弟了,这新砚的角都被你磨平了,还说没头绪?”说着,就要伸手来拿。赵无安不动声色,在长桌尽头伸手一抽,整张画卷随机卷落到他手中,胡不喜扑了个空。

    没等胡不喜说什么,赵无安就笑道:“这张,不算数,我们重来。”

    说着,又摊开一张,蘸墨点笔,在空白的纸上,从许棠离之死开始,和胡不喜细细分说起来。

    这一次他讲的认真,胡不喜也听得仔细,时不时头头是道地分析一下,赵无安也大抵点头认可。

    到他讲到六和塔旁发现的小船时,天边已经泛出鱼肚白。二人都彻夜未眠,如今见到亮色,赵无安也没能耐住困意,打了个哈欠,席地坐下,倚在剑匣上,想小睡片刻。

    “这都五月初四了啊,想不到居然熬了一整晚。”赵无安晃晃头颅,却晃不走睡意。

    胡不喜疑惑道:“就算江新竹是坐船从那边上的孤山,那个时候肯定也没死啊,怎么会有人杀了她?”

    赵无安困倦道:“睡一会,再接着说。”

    说罢便闭上眼睛,沉沉睡去。一觉说不上长,但怎么也有半个时辰,睁开眼睛的时候,安晴已经蹲在他面前,细细打量着他。

    赵无安撑着额头:“我居然睡着了。”

    安晴点点头,把身上的安陀会往他脸上一丢,忽然没来由地闹脾气道:“我不喜欢穿僧衣。”

    赵无安不以为意,坐在地上套起衣服。手刚刚伸展开去,就碰到什么东西,头顶上有人一声嘤咛,眼底出现一双制式玲珑的木屐。

    赵无安迷迷糊糊抬起头,撞上乔溪的目光,吓了一跳。

    对方显然也是吃了一惊,连连后退,认出是赵无安之后才拍了拍胸口,定下心神:“原来是赵居士,我说桌底下怎么冒出来个东西。”

    桌子那头胡不喜已经遥遥喊道:“老大你别吓到俺家乔溪啦!”

    赵无安这才睡了多久,胡不喜就已经大大方方称她为自家人了。这一方面,胡不喜真是让他望尘莫及。

    他对乔溪颔首示意:“醒了?”

    乔溪点点头:“昨夜受惊昏倒,麻烦赵居士了。”

    赵无安摇摇头,撑着剑匣支起身子,看向安晴:“你也醒了?”

    “嗯。”安晴显然也是刚刚睡醒,还耐不住困意,揉揉眼睛。

    赵无安忽然意识到什么,伸手一握,还好,那卷先前写好的东西还紧紧抓在手里。他微微松了口气。

    这时,门外忽然冲进来一个衙役,气喘吁吁道:“聂星庐他打破牢门大锁,抢走酌欢剑,越狱向西逃跑了!”

    屋内四人一时尽皆惊讶。胡不喜咬牙道:“好小子,还真敢跟我老胡对着干。这回说什么也要卸掉他一条手臂!”

    赵无安急道:“此时正是杭州城门大开的时候,聂星庐他选择此时以风雷之势越狱,定有思量。”

    “老子还是怕他还是怎么样?”胡不喜提着胡刀就向外跑去,“老大你们在这等着,等老子把那小兔崽子抓回来,他看看我敢不敢在他身上拆条手臂下来!”

    乔溪也急忙提裙跟在后面,跑出了屋子。屋内,只剩下没睡醒的两个人独处。

    赵无安叹道:“有件事,可能得你去做——”

    安晴问道:“什么?”

    赵无安握着卷拢画纸的手伸到一半,看到晨光中安晴柔嫩的脸颊,忽然改了主意,又把画纸收了回去。

    “不行。”他摇摇头,“我不能再让你以身犯险。”

    安晴意识到了什么,敏锐道:“聂星庐不是凶手。”

    赵无安苦笑:“这方面,你倒是有些天赋。”

    安晴的目光紧盯着他,赵无安挪开视线。

    “你早就知道凶手对不对?但是你不愿意说出口。”安晴痛快直言,“你不愿意……”

    “好了,不用说了。”赵无安转过头,“颜竑的教训已经很深了,我不会再让你……”

    他的话没说完,安晴忽然从他背后鬼使神差般地一跃,夺走了他手中的画纸,一把铺开。

    赵无安神色复杂,摇头道:“不行。你不能去。”

    安晴看着他:“如果你再不走,胡不喜就会重伤了无辜的聂星庐。不过他既然无罪,又为何要心虚越狱呢?”

    “我不知道。”赵无安摇摇头,“但是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我分身乏术,必须先去抓住凶手。”

    “我帮你。”安晴认真道。

    “不行。”赵无安坚持。

    安晴着急了,扬声道:“别把我当小孩子了!我想跟在你身边,我想看你怎么破案,那是因为你是我所憧憬的那种人啊!正是因为有你和胡捕头这样的人在,我才能生活地平安喜乐,才能不陷入江湖的刀剑浪涌,不是么?”

    憧憬?赵无安一怔。他以前从未想过这个词。

    “就和每天的日升月落一样。”安晴一字一句道,“我愿意见到日月辉映,但若光辉黯淡,纵使投身以燃其光华,我亦不悔不惧。”

    “赵无安,我想为你分担,我想成为你这样的人。我想……我想帮帮你,你一个人要面对这世间所有罪孽,你终会有束手无策的时候。”

    赵无安转过头去。万丈晨光洒入屋内,抖落一地金黄。赵居士白衣飘曳。

    “果然是个小丫头。”良久,赵无安轻轻道,“怎么可能有人,能扛起这世间所有罪孽……能斩去十分之一,已是不世之功。”

    安晴走上前一步:“但是如果我们俩,还有胡捕头,我们三个人……”

    “可别忘了台词啊。”赵无安忽然俯身拾起剑匣,挂在肩头,“指认凶手的时候,一定要坚定得无以复加。”

    安晴愣了愣,花了好一会才明白过来这是赵无安的许可。一下子高兴得不能自己,激动地冲上前去,想牢牢地抱一下赵居士。

    但是赵无安背后的大匣子岂能让她得逞。兴高采烈的安晴,最终败在龟壳般的剑匣前,始终与赵无安的背隔着三丈距离。

    赵无安嘴角勾起。

    旭日初升,他猛然提气冲出城外。

    脚下步步惊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