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醉饮江山 第二十四章 甲字十二

时间:2018-06-02作者:烦局神游

    由叶家祭坛再向深山内半里,有一高峰,名曰青罍。站在青罍峰上,柳叶山庄全景可一览无余。

    然而青罍峰不过一座孤石,并无道路可上,唯独有一干涸泉眼,如今成了洞穴,可由此而上至峰顶。不知何人巧夺天工,竟然在仅容一人匍匐的洞穴中开山碎石,造出一架扶摇凌天梯来。由山脚上到青罍峰,甚至只需要片晌功夫。

    此刻,小小青罍峰上,站满了人。

    最外面一圈,是半跪于地的黑衣蒙面人,大约有十余个,站在平台的最边缘,似乎一阵风来就会坠落。但秋风拂面,他们跪得稳稳当当。

    往里一圈,并肩站着两个人。女子身段窈窕玲珑,朱唇似火,媚眼如丝。男子则身高八尺,身形强健壮硕。

    二人身后的一张藤椅上,坐着一个青丝生华发的花甲老人,正在缓慢活动着筋骨,他舒展胳臂时,关节都发出咔咔的响声。

    美艳女子冷笑道:“佳人斩不过是个局。其目的,就是要引化名为赵无安的伽蓝安煦烈现身。”

    健硕男子皱眉道:“伽蓝安煦烈?久闻这位皇子心性阴险狡诈,不到万不得已绝不现身。为何舵主就笃定他会接手柳叶山庄的佳人斩一案?”

    “伽蓝安煦烈虽然狡猾,但有些事情他不得不去做。”美艳女子得意道,“当年总舵主的几位好友,除了吴九灏算个例外,别的,诸如严道活、姜入海、洛剑七,哪个不是六十年前的那座江湖上,名动一方的大侠?有些故事,别人都忘得差不多了,这位二皇子,可反而记得一清二楚。就比如说,佳人斩的第一次现世,正是作为七十年前的第一届雄刀百会上,姜入海夺魁之时所获的奖赏。”

    健硕男子一愣,吃惊地摇头道:“我何智闯荡江湖这么久,倒还真没听过这回事情。”

    他背后的花甲老人露出不屑的表情。

    美艳女子依然笑眯眯道:“造叶国的二皇子,伽蓝安煦烈。这个造叶上下万众拥戴的未来帝王,正是十二年前造叶与大宋议和时,被押送往帝都汴梁的造叶皇族人质。前途不可限量的皇子沦为阶下囚,伽蓝的一生按说便可提前结束了,可恰恰是在去帝都的途中,押送的队伍遭遇了一支南下流亡的契丹铁骑掠杀,伽蓝安煦烈也趁乱逃脱。圣上曾赐这位皇子大宋国姓,皇子便索性把名字改叫了无安,意思便是,要这大宋江山,天下无安。”

    名为何智的健硕男子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如此说来,赵无安短暂的人生中,经历的是怎样巨大的变故?从皇子变成居士,他居然波澜不惊,用着赵家赐的屈辱姓氏,也能甘之如饴。

    这样的敌人,简直让他一个八尺大汉,都感到脊背发凉。

    ————————————

    林间气氛森冷阴沉,赵无安一言不发,只是轻轻唤出几柄飞剑,悬于身侧。

    眼看着一直以来懒洋洋的赵居士露出如此凶残的表情,贺知古似乎很是享受,哈哈大笑道:“怎么啦,赵居士?被人点破这种事情,就露出一副想要杀人的表情了吗?你在久达寺里,读的九年经书,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他的语气嘲讽,令人听着头皮发麻。

    “赵居士?赵无安?哈哈哈哈!或者我干脆直接叫你伽蓝安煦烈吧,造叶国的小皇子?你的国家,马上就要被大宋给剿灭啦!哈哈哈哈!”

    贺知古宛若癫狂。

    赵无安脸色阴沉,一字一句道:“你有什么资格,直呼二皇子的名讳。”

    “你有什么资格,嘲笑赵无安的姓氏。”

    “你又有什么资格,贬低我造叶二十万铁血男儿。”

    每一字说得都是那样地用力,仿佛唇间含着钢铁。

    贺知古呵呵一笑,坦白道:“我也不掩饰了,所谓佳人斩,不过就是个局罢了。罗印生、柳传云、叶婉,这些恩恩怨怨,根本就不是我的目的。之所以要把佳人斩卖给柳蹑风,就是要逼你现身。”

    “我知道。听你说出黑云会三个字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十年来,追杀我的一直是你们。”赵无安眼神阴冷,“大宋上下十七道,并上造叶国起凤、织锦二郡,黑云会共设两门十七阁,两朝上下,遍布尔等爪牙。”

    “哈哈哈,伽蓝皇子这些年流亡大宋,看来知道的也不少嘛。”贺知古嬉笑道,“那你可知,现在你已是穷途末路,不得返了?”

    “你既已说出伽蓝安煦烈之名,那么就别活着离开这里了。”

    冷冷说完这句话,赵无安不再多言,心念一动,五柄飞剑朝着贺知古骤然飞去。

    贺知古愣了一愣,退身就要躲开,却发现自己的双脚不受控制。

    他全身上下竟然被密闭剑气锁死,连动弹都不得。

    他可是专修内功的正二品高手,一击便杀死了柳传云!丹田气海之雄厚,只怕是赵无安之流望尘莫及的存在!

    可是在赵无安剑气封锁之下,他竟然一动也不能动。

    望着那几柄飞剑愈来愈近,贺知古眼中流露出惊恐神色。

    时隔多年,他竟然又一次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

    青罍峰。

    巧夺天工的凌天梯再次抵达终点时,走上青罍峰的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苍苍老者。

    他脸上的皱纹已然如皲裂的土地,层层叠叠,几乎看不见眼瞳。由身边一位白衣曳地的出尘少女搀扶着走上前。二人看上去像是祖孙。

    八尺大汉与美艳女子同时让出路来,那花甲老人则立刻起身离开藤椅,服侍苍发老者坐下。

    这三人看着都是武林中一把好手,却对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怠慢。

    三人同时跪下:“参见总舵主。”

    老人微微点头。

    “贺知古如何了?”老人沙哑着声音问道,“毕竟也是黑云会总舵乙字成员,如若在伽蓝手中走不过一招,只怕我们是掉以轻心了。”

    美艳女子回头望了望山下竹林。月色之下竹林一片漆黑,只闻叶声飒飒。

    美艳女子瞳中忽然浮现出震惊神色。

    她转过身,对着老人颤颤巍巍道:“舵主,贺知古他……已经身死。”

    老人不以为意地哼了一声,听上去就如同打了个哈欠,静静道:“不出我的所料。洛神剑法,伽蓝已得了八分真传。”

    一旁的健硕男子何智瞪大了眼睛:“如此说来,再过十年,洛神之名岂不是又要重展江湖。”

    “没有那么容易。”

    说话的是那位花甲老人。

    他走到青罍峰边缘,俯瞰着满山劲竹,扬声道:“不才祝东风愿为舵主除去心头大恨!”

    “好。”苍发老者淡淡地应了一声。

    花甲老人猛然一跃,竟从数丈之高的青罍峰顶径直跳下,身形犹如离弦之箭,直直射向竹林之中。

    何智道:“那我也去助祝老一臂之力!”

    “不可。”苍发老者竟然否定了。

    何智一怔,不明所以。

    “这片竹林,不消片刻就会成为阿鼻地狱。”老人的声音听着像是来自空谷,沧桑喑哑,“以祝东风甲字十二的实力,多少还有逃生的可能。你若前去,则是必死无疑。”

    何智心头骇然。

    美艳女子回头瞥了一眼竹林,皱起眉头,不解道:“残眉愚钝,还请舵主加以解释。如今竹林之中我们已布下二十六位刺客,除去其中十九位摆的是苍玄归甲大阵,不发则已一发齐动之外,剩下七人都可以自由行动。只要有一位接近,便可立即诛杀赵无安。除此之外,竹林外头,鬼手书圣已率人抵达,彻底控制住柳叶山庄,代楼桑榆亦束手就擒。赵无安这是四面楚歌,再难有脱身机会了,何以有必死之说?”

    不厌其烦地为这位总舵主解释情况,再提出自己的疑惑,正是因为残眉深知总舵主从不轻出言论。一旦出口,便是一语成谶,任何人都无法小觑。

    纵然此刻占尽上风,依舵主之言,似乎赵无安还有生机。

    毕竟,这位统领了黑云会几十载的老者,纵然身无毫末武功,却能让黑白两道无数能人异士环绕身侧,为之赴汤蹈火。

    任何人遇到这么个对手,都会心生惧意。

    所幸,此时此刻自己还是站在他这边的。一想到这点,残眉心中的不安就稍稍减轻了些许。

    而那个被大宋与造叶两国针对的赵无安,居然又与舵主为敌。他的心中,又是作何感想?

    恐怕他亦是一生无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