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醉饮江山 第六章 断骨背水意难决

时间:2018-06-02作者:烦局神游

    出福州城四十里,天降大雨瓢泼倾盆,长路泥泞难行。

    李凰来好容易从包裹里掏出些许铜钱,购了两套蓑衣,二人身上原先的衣服,却早已被淋得湿透,紧紧贴着衣服。

    初春料峭的日子里,冒雨前行,两人都冻得浑身发颤。

    日暮时分,这场突如其来的春雨总算略微减了些势头,淅淅沥沥地滋润着道旁的野花野草,而莫稻与李凰来也总算找到了一家可以投宿的客栈。

    由于自己几乎把全身的银子都借给了赵无安,现在囊中羞涩无比,所以尽管颇有些不愿,但李凰来还是勉强与莫稻共住了一间。

    不巧的是,似乎是因为淋了春雨的缘故,一进客房,莫稻就瘫倒在了床上,浑身发抖,脸倒是涨得通红。

    李凰来皱起眉头,站在床边看了他一会,伸出手背小心翼翼地碰了碰莫稻的额头。刚一触到额尖,便被那异常的高温吓得把手往后一抽。

    “感热了?这可真是麻烦。”他低声自语道。

    如今两人正一路西进,接下来的路还不知有多少坎坷,莫稻若是在此病倒,接下来势必无法继续前行。此地虽然也非荒山野岭,但要找个药房则是难上加难,最好的办法则还是回返到福州就医。

    只不过这样一来,身上所剩无几的银两只怕就要消耗殆尽,又如何能再西行?

    李凰来懊恼地摁住了湿漉漉的头发。当初怎么就一时心动,答应了赵无安的建议呢?

    不过姑苏孟氏已倒一事,总不是虚言。即若不向西进,李凰来回到姑苏故里,只怕也无人接济。倒不若在江湖中漂泊闯荡,试出一番锋芒来。

    李凰来虽则使了点诡计想要骗到段桃鲤身上玉佩,但终究不怕这些苦头。来路艰险,他亦是丝毫无惧,早就做好了准备。

    只是与他随行的莫稻,胆小怕事也就算了,竟还是个病秧子,实在是让人头疼。

    连蓑衣也顾不上脱下,莫稻的身子就已在床上缩成了一团,双目紧闭,似乎在做着什么痛苦的噩梦。

    “现在荒郊野岭的,肯定也找不到大夫,先咬咬牙撑过去吧。”李凰来先替他把蓑衣解下,而后无奈地把两床被子都搬到了他的身上,摊展平整,又裹得严严实实。

    饶是他忙了个满头大汗,莫稻的脸色却一点也没有好转起来的迹象,头顶不住地冒着冷汗,身体更是抖个不停。

    正当李凰来想着是不是该去楼下厨房里头讨一碗姜汤时,莫稻居然开口了。

    “没……用了……”他说起话来气若游丝,全身则滚烫至极,显然神志已然不清。

    李凰来皱起眉头,对莫稻这生来软弱的性子很是不忿,俯身在他耳边大声道:“给我撑住!就是一场小病罢了,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不,不是小病……”莫稻喃喃道,“早就……有了……”

    出乎李凰来的意料,高烧之中神志不清的莫稻居然还能与他一问一答,本以为莫稻早已烧得头脑糊涂,但看他的回应,似乎并非如此。

    更何况,堪堪淋了一场春雨就烧成这样,纵然莫稻不是习武之人,也不至于如大家小姐一般娇生惯养才是。

    此事极有可能深藏玄机。

    “必须……回去。”

    他的声音听上去已然像是在呢喃。

    “去哪?”李凰来问。

    “……柳叶山庄。”

    忽然间,莫稻浑身颤抖了一下,睁开了眼睛。瞳眸清澈,全无一丝浑浊,似乎全身的颤抖也在这时停了下来。

    莫稻眨了眨眼睛,扭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堆得如山高的被子,皱起了眉头。他一言不发,胡乱扭动着身子,四肢并用地爬出了被窝。

    见片刻之前还病入膏肓的莫稻一下子自己坐了起来,李凰来觉得仿佛看见了天方夜谭:“你这又是在闹什么?”

    倏忽生病,倏忽好转,这小管家还真是有点儿莫名其妙。

    莫稻苦着脸坐在床边,思索了好一会,才长出一口气,无奈道:“对不起,只怕是不能与你一同入蜀了。我必须回扬州一趟。”

    李凰来这才意识到此事不同寻常。莫稻反常的身体状况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隔三差五就会这样的,其实也不用在意……”莫稻的眼神正闪烁着,却比李凰来一下子扣住了手腕。

    饶是这位李氏子弟武功不高,总归还是习过几年武,身上佩着把剑,也不是全装样子。他轻描淡写地一翻手,就把莫稻给扭得龇牙咧嘴,痛不欲生。

    “快说,你到底怎么了。”

    李凰来自幼有宏图大志,当然并不习惯关心他人,尤其是莫稻这样在他看来卑微之人。

    片刻之前还想着要为他拉下脸面去讨一碗姜汤,能做到这地步,李凰来自认也算尽心尽责了。

    莫稻咧着嘴连声叫痛,直到观察他脸色又有些异常,李凰来才冷哼一声,松开了手。

    “快说吧。”李凰来很有些不悦地双臂抱胸。

    “当年四爷收留我,并非单纯供我温饱,更多的,则是用柳家宝刀刀意,替我压住这该死的天生经脉。”

    提起这档子陈年旧事,莫稻眼里有一丝黯然的情绪闪过,声音也变得低沉无比。

    李凰来愣了愣。

    莫稻短短的一席话他愣是回味了半天,而后才难以置信般地反问:“你天生经脉有缺?便如段狩天一样?”

    “……不。我并不知他是如何断去一根经脉,但我的身体,应该与所有人都不同,是一种极为罕见的体质。与其说是经脉有缺,倒不如说……是我生来便不容于世。”

    话音未落,莫稻就又自嘲般地摇了摇头。

    “还是算了。一条残命在世,本来也就无牵无挂,你且西进,我自己回扬州柳叶山庄便是。若是死在半途,也无甚遗憾。我命当如此。”

    李凰来与莫稻认识算不上久,但从他到江宁府开始,也算有了三四个月的时间,却从未听莫稻提过这件事情。平时他与莫稻也并不经常见面,如今也是第一次看见莫稻发病的样子。

    症状并不严酷,持续时间也不算太长,但若是过去十几年中一直都忍受着这样的煎熬,承担着非人之苦,李凰来真是想想就觉得如坠冰窟。

    莫稻的话更是让他心中一痛。

    何人不容于世?何人生来便当半途而亡?

    即便是如吴九灏那样的穷酸落魄士子,也可有立地破九境,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的壮举,莫稻竟也甘愿自弃性命,实在是令李凰来大为不齿。

    他深吸一口气,把身上那些儒雅温良的气质尽数抛掉,狠狠啐了一口。

    “之前看你咬着牙撑到这个地步,我还算把你当条汉子,以前那些令人不快之事,我也权且放在一边,不会鄙夷你到何种地步。可你如今这又是什么做法?为人在世,且不提此身乃是父母授予,便是七尺男儿,纵立于天地间,也当有一番豪情壮志,应持我命由我不由天之念想!莫稻,我可瞧不起你这种自甘断绝之人。”

    该说莫稻不愧是莫稻,李凰来不过随口说了一段,他竟然能就此怔住,定定地看着李凰来,微张着嘴,眼底满是诧异神色,一言不发。

    李凰来颇有恨铁不成钢之感,在他头顶狠狠敲了一下。

    “若是体质特殊,回柳叶山庄有什么用?你也说了是柳四爷靠着柳家宝刀的刀意才把你身体里那东西压制下去,现在柳叶山庄早已被灭,七把镇庄宝刀都已流落外人之手,就算是回了山庄,你也活不成,还不如早想办法,自己弄一把刀回来。”

    莫稻拧起了眉头:“这可不行,他们都是自身习武……”

    “那你也习武啊!”李凰来愤愤叹了口气,“就连我这样的,都曾经习过三年武呢!江湖儿女,哪个身上没带着点功夫?”

    莫稻无奈道:“我都已十九岁,还习什么武?”

    李凰来觉得自己是真真没话说了,唯有长叹一声。

    “莫稻啊,你这幅德行,要是将来能有大出息,我李凰来一顿吃二百个锅子,食言是小狗。”

    莫稻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仍旧苦恼地皱着眉头。

    ——————————————

    白日里一场大雨落尽,入得夜里,又是无止尽的淅沥春雨。

    他裹紧了自己身上的黑衣劲装,不顾头发早被雨水冲湿,在泥泞的山道上拼命奔逃着。

    阴云蔽天,此夜无月。

    尽管他已自认把行踪隐藏得无可挑剔,但追兵仍是紧紧黏在身后,无论如何都甩脱不掉。

    前方就是路关,今天必须甩掉他们……否则等到天亮,自己就是死路一条。

    若无文牒,绝无可能出关,但若在此与之一战,则又是必死无疑。

    无家可归、无路可逃,四面楚歌,背水一战。

    在看不见任何希望的逆境之中,人总能爆发出力量来。

    他郑重地卸下背上那柄几乎不曾出鞘的重刀,转过身来,睚眦欲裂。

    金刚怒目,饿虎扑食。

    孰料,黑暗之中的来者并无出手的意思,只是冷冷一笑。

    “柳停雷,都已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有何路可退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