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醉饮江山 第十四章 雄刀百会

时间:2018-06-02作者:烦局神游

    以影子扰乱苏青荷的视线,趁几名守卫不备,进入丙字房带走名册,其实都不是太难的事情。若是先前有所准备,即便是赵无安也能保证独自完成。

    而唯一的疑点,就在于取走名册之后,凶手是如何逃离丙字房的。

    由于罗衣阁中不乏顶尖高手,苏青荷与官差们的证词不一定作得了数,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可能性仍是存在的。若是赵无安,或许能够看破迷雾,但事发之时,赵无安并不在现场,极有可能也是罗衣阁刻意而为之。

    毕竟早在杭州时,这个组织就已在赵无安手上吃过苦头,更不用提福州城外,一剑菩萨蛮取走了许暗尘性命,可说是形同断其一臂。罗衣阁若是对赵无安再不设防,简直可说不配统御两浙路黑道如此之久。

    也就无怪乎闻川瑜为何会面对赵无安的嘲讽而镇定自若,这本就是他们罗衣阁的计策,赵无安与苏青荷,可说是恰恰中了算计。

    乍看起来的确是有些棘手了,可惜赵无安从来都不是那种肯向困难低头的人。再难走的路,以洛神赋劈出一条道来,总能走得下去。

    自二楼又翻回了一楼,踢开窗户跃入屋内,赵无安环顾四周,意识到这间房子似乎无人入住,一切物件都摆在原位,地板也干净得一尘不染。

    临近夏日,庐州也算距江不远,气候相当潮湿,无人乐意住在一楼,也在情理之中。

    但头顶便是昨夜生出变故的丙字房,若是有人卷走名录之后跳窗而逃,却没有在外头留下脚印,多半就是进入了这间屋子。

    赵无安转过身子,看了看自己进来的那扇窗户。插哨已然掉在了地上,窗格上也印着一个无比显眼的脚印。

    赵无安略有汗颜:“这可就尴尬了……”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房间的门忽然朝里打开了。

    手里提着一大串钥匙的苏青荷站在门口,冷眼望着赵无安,无奈道:“这间房子的窗户应该是反锁着的吧?你这么一踢,岂不是破坏了线索?”

    “但是,门也是反锁着的吧?如果直接开门,岂不是正中了凶手下怀?”赵无安立时机敏反问,倒是让站在门口的苏青荷措手不及,深深一愣。..

    胡不喜哦了一声,意味深长道:“就是说,这是间密室吧——”

    苏青荷与赵无安对视一眼,显然二人眼中皆有此意。

    “既然是这样,那么这一条路也就相当于不通了……”苏青荷沉吟几许,“三楼的话,倒是还没查过。我记得昨晚那里是有住人的。”

    “住的是个颇有姿色的女子,灯熄得还挺晚。”赵无安点头。

    胡不喜也接过话头:“对对,长得是挺好看的!”

    苏青荷一愣:“你们怎么知道的?”

    “我坐在院中的时候,正好能看到她房中的红烛啊。”赵无安慵懒地眯起眼睛,回答得理所当然。

    胡不喜也正气凛然地点点头道:“老 胡我就住在她隔壁,上楼的时候,恰好遇着了。要不是昨晚老大没回来,我还真想跟老大早点说这事儿,嘿嘿。”

    苏青荷简直不知该怎么把话题继续下去,“那就赶紧去找那女子问个明白吧。她的供词,我也早就觉得有问题了。”

    那女子的证词是赵无安记录的,但苏青荷后来又将所有的卷宗全都翻看了一遍,以免错过什么细节。如今提起住在三楼丙字房的那位,三人显然都有极深的印象。

    女子名为杨歇,今年刚好二十,尚未出嫁,是个土生土长的汴梁人,本来也算是出身书香门第,但放在人才济济的汴梁,就显得颇有些平凡了。大宋女子本不该独自出行,杨歇原本也是随兄长一道去庐州,参加个诗会,兄长豪取桂冠,因而被太守留下,大宴三日。

    杨歇素来独立,与寻常女子很不一样,见兄长俗务缠身,着实难得空闲,便先欲先行告辞,回返京城,这才在这客栈投宿一晚。小说网..

    至于深夜燃灯不眠的原因,杨歇的解释是客栈书柜当中的话本都颇为有趣,她又自小喜好这些故事,看得起了滋味,便睡得稍晚了些。

    这个理由,乍看之下编的很没水准,但在赵无安特地翻了翻二楼丙字房书柜中的那些故事之后,才发现的确别有深意。

    至于深夜有无听见其他声响,有无见过异状,杨歇的回答一概都是不知。

    偏偏她的屋子位置太过巧合,就在事发房间的正上方,再加上其他可能的逃脱路线都已被苏赵二人一一否决,杨歇顷刻便成了嫌疑最大的人。

    既然线索已都逐渐指向了一人,继续专注于后院的搜查已经无异于浪费时间,几人便从厨房取道,径直回到了大厅之中,想要从杨歇身上再问出点东西来。

    重回正厅,已是日上三竿之时,大多数客人仍然好整以暇地坐在原位之上,之时脸上的愤懑不满之色,愈发严重了起来。

    而最吸引人眼球的,却是柜台前头,忽然出现的几幅新面孔。

    虽是一排崭新面孔,一看便知与昨夜的案情没有关联,但那为首的老人,对赵无安和胡不喜来说,却一点儿也不陌生。

    几人回到大堂的时候,老板正愁眉苦脸地缩在柜台后面,不知该如何是好。一见苏青荷回来,松了好大一口气,赶忙拂去额上的汗珠,向苏青荷求援道:“苏大人,苏大人,这些人说什么也要在这里住下,小人实在是婉拒不了……”

    说话间,他的额头上亦是不断地冒出冷汗,显然此前面对这群不速之客,吃了不少苦头。

    那灰衣老者眯起眼睛,一字一句道:“我等旅途劳顿,风餐露宿至此,想在贵栈投宿一日,总不至于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吧?该出的钱,我聂家自然是一分都不会少。”

    老板则苦苦叹气道:“这位老爷,非是小人不愿让您住下,实在是这苏捕头不同意才……”

    聂君怀侧过脸,微眯的眼,目光却如鹰隼般直直钉在了苏青荷脸上,似乎浑然未曾注意到一旁的赵无安与胡不喜。

    苏青荷蹙起眉头。聂君怀的目光虽然锐利,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机也令他颇有些喘不过气,但他并未打算这么轻易就退缩。

    倒握落情剑,苏青荷对着聂君怀深深一揖:“见过聂先生。青荷这一次是奉令进京述职,但关键材料却在客栈中为人所窃去,这才封锁住这间客栈进行调查,给聂先生造成不便,青荷心中亦有歉意。但事关重大,青荷实在是万万不敢大意,还望先生高抬贵手,加以体谅。”

    聂君怀却完全没有退步的意思,紧跟着便接道:“信物丢失,不去责成事主,反倒在无辜旅客身上搜查,岂非有倚权自恃之嫌?”

    苏青荷不由得狠狠皱起眉头,聂君怀来势汹汹,且毫无退意,背后又站着整个聂家乃至于东方连漠,实在棘手得很。

    一方是江湖世家,一方代表着朝堂,这小小客栈,的确是没法同时供起两尊大佛。

    站在苏青荷身后的赵无安轻叹一声,对胡不喜使了个眼色。

    胡不喜立刻会意,走上前去,挡在了苏青荷身边,毫不在乎地咧开嘴,狰狞一笑道:“怎么地,聂老头,还想再打一场?”

    此言一出,聂君怀身后的聂家弟子立刻就变了脸,好几个当即撸起袖子,作势要上前来给胡不喜点颜色,却被聂君怀一抬手给拦了下来。

    这么一闹,聂君怀却是再也无法无视二人了。他冷眸注视着冲上前来挑衅的胡不喜,一字一句道:“你要查案,我要住店,互不干涉,为何不许?”

    “就是不许呀。你要是不服,要不打一架?”胡不喜从袖中抽出斑驳的胡刀。

    聂君怀蹙起眉头,眼神复杂,显然未曾料到事态会发展至此。

    站在最后头的赵无安见状,低下头,微微勾起嘴角,用极低的声音笑叹道:“一物降一物啊。”

    苏青荷这等姿态,在江湖与朝堂之上,其实大多时候都吃得开,但若遇到聂君怀这样地位与实力兼备的老油条存心刁难,可谓是半点还手之力也无。

    这种时候,就需要胡不喜这种人出来救场了。虽说在这江湖上名声并不如何,但胡不喜胜在有一身境界,还敢于拉得下脸来出言不逊。只要能让他把话放到聂君怀前头,这聂家老油条可就骑虎难下了。

    聂君怀的投宿要求,听着毫无问题。但一个月前刚在南疆打了一场,转眼就又在汴梁城外碰上面了,赵无安真是想不把两件事联系在一起都难。

    细看聂君怀带来的几名聂家弟子,人数比起南疆少了许多,显然有一部分人并未至此投宿,而段狩天,极有可能就藏在那些隐藏着的人当中。

    当初福州挥别的时候,段狩天便说要亲自调查出罗衣阁阁主所在,替兄弟报仇,而今苏青荷与赵无安已然无比接近了答案,却与段狩天近在咫尺而难以相告。说到底,还是世事无常,人斗终究不及天斗。

    谁又能想到段狩天居然入了聂家呢?东方连漠与解晖的争斗已然愈演愈烈,聂家如今为何会出现在此地,亦是令人生疑。

    沉默良久,聂君怀沉下脸来,毅重道:“那一夜,你能一气劈出半里之外,应当便是胡不喜吧?”

    他的声音不大,但落在大堂之中,还是有不少人听见了,其中一半人一听这个名字,登时都瞪大眼睛,交头接耳起来。

    “是俺,怎么了?”胡不喜半点退缩的意思都没有。

    聂君怀脸上的皱纹向中心聚了聚,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那你就更不该拦我了啊。”

    “毕竟,不久以后的雄刀百会之上,你还得靠我才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