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醉饮江山 第十五章 祝沂

时间:2018-06-02作者:烦局神游

    在柜台前头对峙了半天,聂家人最后还是集体住进了客栈之中。

    既然已开了这个先例,苏青荷也就再难靠着官家的威势,把所有人都聚在大堂里头了,只能暂且放住客们在客栈中自由行动,再派人把守住各个出口,不许擅自离开而已。

    而经了这么一番折腾,原本找杨歇问话的计划被迫延期,现场更是早就被破坏得荡然无存。苏青荷自顾自忙得焦头烂额,赵无安却不似他那般,还需得管顾官场事宜。案子进程受阻,他倒也乐得清闲。

    自顾自从后厨摸了一壶正温热的茶,赵无安连胡不喜也没告诉,便偷偷登上客栈顶楼的露台,在唯一一张桌子上头揽袖坐了下来,独自品饮几口香茗,偷得浮生半日闲。

    今日天气晴好得很,坐在此处极目远眺,甚至能望见烟云之中的那座汴梁城。

    毕竟相隔甚远,以赵无安之目力,也只能勉强望见城中几处高耸的城楼,其余建筑则隐于浩瀚烟云之中,宛如海市蜃楼。

    聂家出现在汴梁城外的客栈中,虽然疑点重重,但的确带来了个让人意外的消息。即便是赵无安,也难以对聂家人这次的行为有所指摘。

    已销声匿迹四十年之久的雄刀百会,即将在韩家主持下,于汴梁重开。而本就以刀剑双修闻名于北武林的聂家会参与,也就不足为奇了。

    雄刀百会本举办于淮扬武林,五年一届,先后一共办了七届,每一届必有名刀问世,而刀的出路往往不为人知。

    与江南相比,淮扬武人往往更有一股骨子里的英气,故而习刀之人远远多过习剑,一甲子之前更是由几位刀道翘楚协力,将淮扬刀的名气给打得震天响,惊动江湖的雄刀百会,也应运而生。其初衷在于聚天下刀客于淮扬,共较高低,而能一路赢到最后者,便可获得一柄宝刀、三千白银作为奖励。

    在七十年前的第一届雄刀百会上夺魁的,正是当时还籍籍无名的姜入海。

    晨起开坛之时,他怀中挟着一把刚在集市上买来的卷口刀,以无名小卒的身份上台,斗至暮色四合时,便已名震天下。

    一日连战一十七场,未有一败,最终卷走佳人斩扬长而去,惊得无数武林高手瞠目结舌,纷纷气急而纠集人马追杀,却始终没能奈何得住姜入海这只插翅猛虎,让他给逃进了当时天下闻名的扬州解家庄,被解晖拜为上宾。

    不过世易时移,随着淮扬四刀的落魄,柳叶山庄又无心接过大任,第七届雄刀百会草草落幕后,整片淮扬地带便再无此事的风向。雄刀百会,仿佛就这么腐朽于路人闲谈之中,成了这座江湖的余话。

    但是聂君怀却带来了不一样的消息。

    “六月十五,韩家将于汴梁城中,举办第八届雄刀百会,冠军的奖品,便是柳叶山庄镇庄之宝,沧海归。”

    柜台前头,那个一手抬起了聂家百年基业的老者如是说道。

    “而我等赶赴汴梁,便是为按时参与这届盛会,又有何错?”

    那个时候,胡不喜本还想再顶撞几句,赵无安却伸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二人相识二十余年,这个动作是何含义,胡不喜怎会不知。一下子便把所有想说的话尽数咽了下去。苏青荷见到二人这副态度,自知不该再拦,便径自提剑离去,任由聂家入住了进来。

    若非雄刀百会一词对当年那北斗七友而言太过特殊,赵无安也不会甘愿退步。

    姜入海与解晖、解晖与洛剑七,几乎都是因这雄刀百会而结识,虽然并无证据能够表明韩家与解晖有何干系,但能够突兀提出雄刀百会这四个字,赵无安就绝对不相信这其中没有解晖的一丝算计在。

    既然洛神剑在肩,就终有一日要与解晖一战。只要能为自己添哪怕一分筹码,赵无安便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腹有算计,便不觉时间流逝。赵无安在露台之上坐了半个时辰,一壶茶堪堪见底。

    正当他欲离开楼顶的时候,阁楼底下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赵无安一怔,向外伸出去的脚不由又缩了回来。

    本以为来者是胡不喜或苏青荷,但出现在门口的人,却是蒋濂的那位女侍。

    这女子年岁已然不小,望上去便知有三十余岁,眉梢及额尖都已有了几道岁月划痕。年轻姑娘的豆蔻虽失,却多了一股寻常难以得见的雅致风韵,仪静体闲,柔情绰态。

    赵无安难得地怔了一怔,很快回过神来,淡淡问道:“何事?”

    “您果然在这里。苏捕头说,你喜欢找地方一个人呆着。”那女侍走上前来,自顾自坐在赵无安对面,微微低头福了一福身子。

    赵无安花了片刻才回忆起来,蒋濂喊她沂娘,而这个女子的名字叫做祝沂。

    “这客栈里头最了解我的那个人姓胡。苏青荷还早着呢。”赵无安漫不经心地摇摇头。

    不出意外的话,祝沂现在找上他,多半是苏青荷的调查又有了进展。于是他收束心神,准备好好听听祝沂接下来的话。

    孰料,祝沂却莫名丢了个问题:“是吗?”

    赵无安一愣,她却接着问道:“也许,一个人根本就不知道谁最了解他。他认为的最了解他的人,只是在他认识的人当中,最了解他的那一个。”

    赵无安怔了怔,低下头,手指在茶盖上划了一圈,才疑惑道:“你来找我,是为了说这个?”

    虽说一向心性懒散,但赵无安也不是不愿与他人闲聊之辈。当初在清笛乡的墓道底下的时候,他就自认和安晴很聊得来。

    只不过这祝沂,一上来就抛出这么个问题,实在有些没头没脑了几分。

    赵无安的疑惑收到了等同的回应。祝沂显然怔愣了好半晌,精致的眉头才微微一蹙,小心翼翼问道:“赵居士,应当有过这种体会吧?被人算计,无处容身?”

    赵无安抚了抚下巴,无奈苦笑道:“你是谁?关于我的事情,倒是问得清楚。”

    祝沂一怔,下意识低下头去,向后仰了仰身子,才道:“祝沂……祝沂并不是谁,祝沂只是个女侍罢了。”

    “嗯。”对方有所隐瞒,赵无安也不愿穷根究底,淡淡应承一句便收了那抹笑容,而后正色问道:“你来找我,应当是有事情要说吧?”

    “……是的,苏大人让主上来找您,主上便派我来此处传达消息。”

    祝沂从衣领里头抽出一卷纸,递到了赵无安面前。

    “就在刚刚,杨歇卷了全部的金银细软,欲从后门逃走,被苏大人领人抓了个正着。如今已然缚起她手脚,派人看守。这是她的供词。”

    说完,祝沂便像是要避开什么似的,匆匆站起身子,对赵无安施了一礼,便推开桌子,飞快离开了露台,留下一个仓皇的背影。

    赵无安摇了摇头,轻轻叹道:“江湖啊,能不能给我个没那么多故事的人?”

    说罢,他提起面前那卷案宗,展了开来。

    在卷宗之上,原本写在最右头的“杨歇”二字,已由人画了个大大的红圈。赵无安曾在清笛乡读过苏青荷审理的卷宗,一看便知这红圈乃是苏青荷亲笔所为。

    而这一份案宗,较之此前的,则要详细许多。

    杨歇,汴梁人士,祖籍则在两浙。四十年前举家随祖父搬来汴梁,而那恰巧是罗衣阁创立伊始的年份。

    五月十三日,杨歇入住沁诚客栈,开了三楼的丙字房。入住之时,随身只带着一只书箱与一件包裹。书箱之中藏书十六本,其中四本为时下正流行的话本,五本诗集笺注,剩余皆是四书五经范畴。除了两本话本尚显新态之外,别的都几经翻阅,可看出陈旧痕迹。

    包裹之中,除了四十两的白银之外,就只剩两件女子衣服,并些细小首饰,并无多少可疑之处。

    而杨歇所住的房间,窗框之上被查出半块脚印痕迹,靠着窗户的书柜中有几本书散落在地,其上亦有灰尘。靠着前窗的书桌上,有三根燃尽了的红烛。

    被问及为何要逃走时,杨歇的说法是与家人约好了,要在雄刀百会开始前赶入城内。但再问道细微之处时,却又不肯作答。

    案卷的最下头,苏青荷以朱砂简简单单地记下了自己的看法:“罗衣未褪,红烛何熄?”

    虽然说的是案情,但这用词乍听之下竟有几分旖旎意味。赵无安啧啧了两声,小声道:“老苏啊,你这文采,有待提高啊。”

    正坐在大堂角落闷头翻阅卷宗的苏青荷,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

    整座客栈,苏青荷是派人包下了二楼,三楼也有诸如胡不喜和杨歇这样的租客,最为潮湿、难以卖座的一楼,却也偏偏有人租了下来。

    虽是初夏,风中却已有压迫的热意。蒋濂穿着一袭轻衫坐在窗边,手里还捧着一盏滚烫的茶。

    “吱呀——”

    木门向内打开,祝沂双手合握放在身前,垂眉走了进来。

    “如何?那位居士,回应你了吗?”蒋濂并未去看来人是谁,径自低下头去,吹了吹手中的茶水。

    “未曾。”祝沂摇了摇头,眼底刻满复杂的情绪。

    蒋濂轻笑道:“你也不必失落。赵无安的难缠可是出了名的,苏捕头都无可奈何,何况是你。”

    “我以为,他是我们这边的人。”祝沂低声道。

    “他的确是我们这边的人。”蒋濂望向窗外,视线像是能穿过这百里的山水,直抵汴梁。

    “只不过,他几乎从未选择,与世人站在同一边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