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醉饮江山 第二十章 相信,从而一往无前

时间:2018-06-02作者:烦局神游

    毕竟极有可能是有过救命之恩的前辈,在无名老人威逼之下,赵无安终于还是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地脱了衣服。小说网..

    安晴抱着半截他褪下的衣裳缩在一旁,看他的眼神都变得复杂了起来。

    赵无安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

    两人都没料到,这老人叫赵无安脱下衣服,竟然只是为了传功。

    老人右手捧着燃青焰的灯盏,左手二指自赵无安背部奇经八脉一一点过,每一指都疾如闪电,乍触即收,赵无安几乎感觉不到老人的动作。

    但在每一指点下之后,那如海潮般由穴位涌进体内的气机却几乎让赵无安痛得喊出声来——与刀劈剑砍、虫啃蛇噬都完全不同的痛感,像是拿一根锥子,先直直种入血脉深处,再顺着气血经络,大刀阔斧地改造。

    这样的扩张几乎与破坏无异,饶是以赵无安的坚忍心志也觉得疼痛难忍,脑袋四周俱浮现出豆大的汗珠。双目紧闭,唇角也流下淡淡的血迹。

    安晴在一旁看得心慌,连声呼唤赵无安的名字。

    “女娃子安静点儿。”老人一副悠哉的模样挥动手指,血丝密布的双眼却死死盯着赵无安的脊背,仿佛正在那里构筑一张宏伟的星图,“正是容不得一点差错的时候,要是现在让他分心,可就不止是走火入魔那么简单了。”

    安晴一惊,连忙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而赵无安的痛苦却似乎越来越严重,五官几乎扭成一团,每一寸肌肤上都淌出淡红色的汗滴。

    “这……”嘴巴虽被捂着,安晴却仍旧免不了大惊失色,“这……这不是血吗?”

    坐于冷蓝气雾中的赵无安宛如浑身浴血,七尺身躯抖得像是筛糠。

    “江湖上多少人对老夫这一丝气劲求而不得,如今差不多是白赠了你这夫君,少身在福中不知福了。”老人恶狠狠道。小说网..

    像是呼应着他的话,老人右手的冷蓝火光倏忽一闪,似比先前要黯淡了几分。

    “气顺八脉,转走六合,五方行尽,七窍如绝,四方来朝,九鼎归一。”

    老人快速念着些晦涩字句,手指逐渐由神柱穴划向天柱穴,而后蓦然一顿,右手持灯盏接近赵无安脑后,一触即收。

    一团就连安晴也能看得一清二楚的幽紫气劲自那灯盏之中分散出来,萦绕住赵无安额头,而后骤然向内缩去,紧紧箍住了赵无安的脑袋。

    安晴看得心惊肉跳。

    那老人做完这些,倒退三步,又静静候了几息,才道:“得了,没大事,算你小子命大,这股气劲入体都能接得下来。”

    赵无安慢慢睁开眼睛。突然接受了过量的功力,以至于视线甚至都有些模糊。

    安晴急道:“你什么意思?就是说无安他可能会死?”

    “这世上可没有白赚钱的生意。”老人不以为意地幽幽道,“亏本才是常态。”

    安晴气得咬牙切齿:“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老人刻意摆出了一副夸张的神情,仿佛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惊吓一般,捧着灯盏瑟瑟发抖。

    赵无安无奈:“晴儿,你明明说了要敬重前辈,何出此言?”

    安晴嘟起嘴:“他说你有危险嘛……”

    “老夫都说了这小子命大,还要嘀嘀咕咕个不休?”老人很不耐烦地撇撇嘴。

    赵无安苦笑两声缓解尴尬,而后起身穿好衣服,转过身,对老人郑重其事地长揖一礼:“无安拜谢前辈。”

    虽不知这待在韩府破败书阁下的老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但观其修为,绝不会在二品之下。赵无安能得其相助,确是三生有幸。

    老人摆摆手:“没什么好谢的,归寂阵能散不能聚,你能进到这地方来,也算你实力的证明,和我其实并无什么必然的关系。..既然见了面,眼睁睁看着你死,总是说不过去。”

    赵无安愣了愣,这是第二次听老人提起“归寂阵”这个词。如果不做他想的话,指的多半就是书阁底下这一方隐秘的空间。

    按这空间内种种来看,相比起密室,归寂阵倒更有可能是个不折不扣的阵法。否则,光凭几块地砖,何来能耐挡住一品高手韩阔这么长的时间?

    但老人的话外之意,倒是又让赵无安摸不着头脑:“晚辈能进入此地,难道不是前辈打开的机关……”

    “老夫只是弄法子活了面墙壁,哪来那么大能耐把你们拉进来。”无名老人吹胡子瞪眼,“说到底,还是由于后生你在那最后一剑上灌注的气机,引来了这守护着阵法的气机响应,通道才有可能打开那么一瞬。这么多年,我倒没见过第二个。”

    “气机响应?原来当时地底那些光芒,是这阵法自身……”

    赵无安与安晴对视一眼。之前洛神赋解放剑意的当口,书阁地砖下忽然涌现出足以将人淹没的蓝色光芒,当时不明所以,现在自然是恍然大悟。

    “小子,我问你,是叫赵无安吗?”那老人忽然阴恻恻地来了一句。

    “是。”

    “该不会和皇城里头那位姓赵的,有什么关系吧?”老人阴着脸问。

    赵无安一愣,苦笑道:“我倒希望着能有点儿什么关系,正好天生富贵,飞黄腾达。”

    老人哼了一声,对赵无安的笑话并不感冒,冷冷道:“没关系的话,就快点儿走吧。这归寂阵只困真龙,困不住伪龙,运你那飞剑之气,往墙上碰碰运气便是。”

    困真龙不困伪龙?

    二人疑惑地对望一眼,不明白老人话中深意。

    老人恼怒道:“还不快滚?得了我这先天紫气,还不出去教训那韩家少爷,等着我给你烧香呢?”

    赵无安赶紧转过身子,面朝老人所言的那面墙壁,运气驭剑。

    得老人传功之后,体内真气便如野火难抑,在奇经八脉之中疯狂游走,而此番运起剑来,竟是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轻松随意。六柄飞剑同时悬于身前,气海竟尚有不小的盈余。

    意外之余,赵无安也不禁有些窃喜。此番因祸得福,虽不知这老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但至少,他明白自己不是在孤军奋战了。

    何况,身边还有个半大丫头一路陪着,虽说多是添乱,但也有不少时候帮了大忙。

    赵无安轻轻握住了安晴的手。

    “破军、断情、东流。”

    “风袖、酒枭、清歌。”

    赵无安有生以来第一次,同时解放六剑剑意,刹那间,势如狂澜。

    六柄飞剑织出数不清的气劲,一同轰向了面前的墙壁。只见原本不动如磐石的壁面,忽然出现了扭曲的波澜。

    墙面并非本身就坚不可摧,而是在其中注入了堪比西湖水底洛剑七遗宝那般程度的强大气劲,使得原本普通的石头变得固若金汤,即便一品高手施以全力攻击,也不会在短时间内瓦解。

    而这老人传到他身上的真气,虽说通至体外后威力大减,但却能以柔克刚,恰巧将这组成墙壁的坚固石块通达溶解。赵无安运气之时,虽然也感受到了一丝微妙的阻碍,但毫无疑问,比之在书阁中,如今的墙壁在他面前显得柔和了许多,几乎接近了一触及分的地步。

    以安晴的功力自然是无法理解其中真意,所以这般玄妙之变化,落到她眼中,当然只能落得个“墙壁活了过来”的形容了。

    理解这阵法组成的赵无安胸有成竹,六剑剑意更是一去如虹。转瞬之间,面前的墙壁就被打开一个足以通人的缺口。

    “走吧,这通道维持不了很久。”赵无安向着安晴伸出手,“在这外头,还有人翘首等着我们呢。”

    虽说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但赵无安却说得满脸轻松。

    多亏了他这幅不管到什么时候都紧张不起来的轻松样子,安晴那颗悬着的心,似乎也微微放了下来。

    无论前往多遥远的地域,无论面对多强大的敌人,无论摆在眼前的是多么纷繁复杂、匪夷所思的案情,安晴都一直相信着身边的这位白衣居士,相信他能抽丝剥茧、拨云见日,相信他能力挽狂澜、起死回生。

    自始至终,安晴都是这样相信着。从未怀疑、从未迷茫,乃至连赵无安都开始迷惘的时候,安晴也绝不会失去前进的方向。

    因为她相信着他能够解决眼前的一切。所以每每看到他那张懒散得让人恨不得揍一拳头上去的脸,她总会奇怪地感到安心。

    正因如此吧。

    正因如此,即使是此时此刻,安晴也未曾感到一丝绝望。

    由心底油然而起的情愫,会成为她前进下去的一切动力。

    “嗯,就让我们,给他们点颜色瞧瞧吧!”安晴说道。

    赵无安牵过她的手,苦笑道:“只是二品上境,我可不敢说,能令韩阔失威。”

    饶是如此,他的脚步也未曾停下。牵着安晴,二人一同走过绝黑的暗道。

    从墙壁的束缚之中脱出时,眼前仍是破败的书阁。灯火阑珊。

    围在书阁旁边的一圈侍卫已经撤走了大半,不过还是有至少二十人守在门口,领头的正是已然等待得昏昏欲睡的韩修竹。

    赵无安提着洛神赋走出书阁,与骤然惊醒的韩修竹四目相对。

    韩修竹眼中露出无比惊诧的神色:“你你你——果然还在这里!”

    “嗯。”赵无安扬起手中巨剑,不以为然,“所以呢?”

    漆黑星夜,韩府一角,骤起吞天剑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