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醉饮江山 第七十九章 带你去城郊看花

时间:2018-06-02作者:烦局神游

    汴梁仍是汴梁。;/;

    车水马龙,人流熙攘。;/;

    街角仍有说书人搭一评台,一茶一醒木,残书一本,声声惊叹。;/;

    酒家彩旗招展,红楼上仍有倾城女子倚栏而望。青衫书生负笈而过,怔怔抬头对视时,心神一荡。;/;

    与那繁华喧嚣的内城相比,有白衣观音寺坐落的观城街,便安静了许多。;/;

    行人松散,也无招客之声,若是侧耳谛听,尚能听见谁家院子中起了一口熔炉,正有人锵锵打铁。;/;

    安晴哼着不知哪里听来的乡野小曲,一蹦一跳地走在路上。纵使有不少人侧目而视,她仍我行我素。;/;

    赵无安无奈笑道:“何必这么开心?”;/;

    “就是很开心啊!”安晴快活道,“你看,赵居士,我也不是什么用都没有吧?”;/;

    赵无安犹豫了一会,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你怎么一脸不情愿啊,嗯嗯嗯?”安晴凑近他的脸,伸手去拧赵无安的脸颊。赵无安不躲不避,脸蛋便被她扯起来一块,活脱脱成了个包子脸。;/;

    “要不是我,你们俩非得打起来不可!到时候闻川瑜死了,你想想那些孩子该有多难受?”;/;

    安晴娇哼一声,松开了手,赵无安连忙揉了揉酸痛的脸颊。;/;

    “想不明白之处,只有一点。”赵无安侧过脸,瞥了瞥安晴,“你应该从未见过闻川瑜,即便清笛乡墓道之中,我也刻意在你赶来之前熄了白头翁剑光。你是如何能认出闻川瑜的?”;/;

    听闻此言,安晴认真思忖了一会,道:“也没什么,自然而然就认出来了。”;/;

    “自然而然?”;/;

    “你想啊,他双腿俱废,肯定要以轮椅代步。杭州城外,你也告诉过我,姜彩衣和他是同胞兄妹,那么长相就应该也相似。”安晴忐忑道,“……不过,最让我确定的不是这些啦……”;/;

    赵无安静静等待着她的下文。;/;

    “你想啊,闻川瑜他此生最大的愿望是杀了你,因为你夺走了他的一切。他的武学,他的母亲,他的洛神剑。闻川瑜和你有着一样的童年,只不过你在漠北,他在雪山。而后你们在造叶相遇,他就像个死倔的孩子,倾尽全力也想要杀了你。”安晴轻声道。;/;

    “但……这不是他的真实想法吧?”安晴盯着赵无安,眸若桃花。;/;

    赵无安愣了愣。“什么意思?”;/;

    “你说闻川瑜有天分,做事也狠绝,为达目的不顾一切……可这都是你对他的感受,并不代表他就一定是这么想的。”;/;

    说到这里,安晴踌躇了一会:“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说下去。”赵无安道。;/;

    安晴狠了狠心,笃定道。;/;

    “如果一个人仅靠愤怒,是没法活下去的。仇恨会给予人力量,但愤怒不会。愤怒只会彻底地燃烧一个人,直到剩下灰烬,没法再烧下去,愤怒也就消失了。”;/;

    赵无安蹙起眉头,“这是什么意思?”;/;

    “闻川瑜,他没有理由恨你,因为你做的任何事情,都不是为了伤害他。”安晴道,“他能对你产生的情绪只有愤怒,因为你拥有着他所失去的一切,所以他对你产生了愤怒。;/;

    “但是,愤怒不是仇恨。如果闻川瑜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无时无刻都被愤怒支撑着的话,他早就活不到现在了。在他杀死你之前,他就会先被自己的愤怒给烧死。”;/;

    赵无安怔怔:“烧死么……”;/;

    “闻川瑜,他早就不想杀你了。”安晴道,“不,他确实曾经袭击过你……但那只是执念,而不是他的愿望。”;/;

    赵无安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可能?我走遍四千里,闻川瑜的追杀始终不断……执念和愿望有何区别?”;/;

    “一个被愤怒焚烧殆尽的人,是不会有愿望的,也不可能在看见孩子的时候,从眼底露出那样充满希望的柔和目光……”;/;

    回想起小巷之中,被孩子们环绕的闻川瑜,安晴愈发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闻川瑜并非认清了自己的愿望,而是被他人的愿望所拯救了。”;/;

    闻川瑜也并非放下了自己的执念,而是在愿望出现之后,执念也就自然而然地消失了。;/;

    “每一次他的袭击,总能让你措手不及,却几乎没有伤到过你吧?”安晴问道,“即便是在万胜门城楼中,只要你杀了闻川瑜,他那焚毁整座汴梁的疯狂计划,也就毁于一旦了吧?;/;

    “赵无安,他和你都是聪明绝顶的人。你能想到的结局,你会做出的选择,闻川瑜也早就都知道了。”;/;

    安晴望着赵无安的瞳子,眸含春水。;/;

    “今天的他,是在求死。”;/;

    赵无安心神剧震。;/;

    “……闻川瑜谋划十年,在这汴梁城留下如此令人震颤的布局,把所有人都玩弄于鼓掌之中,却没能骗过你的眼睛。若闻川瑜真打算将你烧死在城中,又何必露出如此之多的破绽?他本该躲在某个谁也找不到的角落,颤栗地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才对。”;/;

    安晴的嗓音虽轻,却很笃定。;/;

    正如那一天,杭州城中,赵无安告诉她的那样。;/;

    说出真相的那一刻,一定要比谁都坚定,因为你才是唯一正确的人。;/;

    这一次,甚至连赵无安也没有看穿的真相,被安晴发现了。;/;

    也不知算不算鸿运眷顾,安晴所看见的那个真相,竟然如此温柔。;/;

    赵无安听见了自己颤抖的声音:“闻川瑜用了十年时间,想毁掉这座城池。我以为,他不仅恨我,更恨这个天下。”;/;

    “他不恨你,也不恨这个天下。”安晴轻声道,“不……或许他曾想不顾一切地杀了你,但我想……比起向这不平之世宣泄恨意,他更加爱着这个人世吧。”;/;

    所谓的憎恶,其实是爱。;/;

    正因憎恶这人间的丑陋,正因憎恶天下不平,才想着要毁去罪孽,才想着要毁去一切。;/;

    但这人间,终究仍有孩子在欢笑。城外,终究仍有夏花正盛。;/;

    半个时辰前。万胜门城楼上。;/;

    赵无安已不记得多少年来,再一次看见闻川瑜流泪。;/;

    他一言不发,收了洛神六剑入匣,萦绕楼中的剑影,一时间消散无踪。;/;

    那些不知如何而与闻川瑜结下了羁绊的孩子们,一个接一个环绕在了闻川瑜的身边,眸子里含着惧意,更多却是决然,狠狠地直盯着赵无安。;/;

    闻川瑜伸手抹去脸上泪珠。;/;

    “好了,没事,他是我的一个朋友。”他看着赵无安。;/;

    孩子们将信将疑。;/;

    “我不会再离开汴梁了,你们也别担心。”闻川瑜柔声道,“天气这么好,别再在城楼上坐着啦,我带你们,去城郊看花吧?”;/;

    赵无安心头倏忽一震。;/;

    安晴拉着他退到一边,便看着闻川瑜在孩子们的簇拥下,缓缓推着轮椅,艰难地下楼。;/;

    轮椅声辘辘。孩子们大声嚷嚷着,冲下城楼,冲向郊外,仍不忘拽着闻川瑜的轮椅向前,跨过坑坑洼洼。;/;

    时光流转。;/;

    那自岁月中走来的少年,恍惚仍是当初的模样。眉眼如月,鬓若刀裁。;/;

    他口口声声说着杀伐和毁灭,却甘愿领着一群孩子,去那城郊看花。;/;

    ————————;/;

    观城街上,一道苍风拂来,吹动赵无安一身白衣。;/;

    他怔怔站在街头,望着人来人往,心头怅然若失。;/;

    “怎么啦?听到这个结果,太意外了吗?”安晴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赵无安回过神,轻声道:“嗯……当然很意外。倒不如说,在你出现之前,我甚至连半点这样的想法都没有。”;/;

    “因为闻川瑜,本身也是个别扭到死的小孩子嘛。”安晴一本正经地抱起了胸。;/;

    赵无安苦笑:“你倒是了解他。”;/;

    “我说了我能感受到啊。赵无安,有时候你得相信直觉。”安晴认真道,“我一看见他,就知道闻川瑜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赵无安不置可否,悠悠抬起头,望向汴梁城上方亘古不变的长空。;/;

    “谢谢你。”他忽然道。;/;

    安晴闻言,小脸一红,低声道:“不必……”;/;

    “你不仅救了闻川瑜,也救了我。”赵无安向她转过头来,“若非有你,我这一生,只怕都要活在悔恨之中……”;/;

    安晴怔了一会,小声娇笑起来。;/;

    “你笑什么?”;/;

    “没什么。”安晴明眸道,“就觉得,你也不是那么厉害嘛,居然也会有错得如此离谱的时候……”;/;

    赵无安苦笑一声,伸手敲了她一个不轻不重的板栗。;/;

    “你打我!”安晴故作委屈。;/;

    “我没有。”赵无安腆着脸。;/;

    “好啊好啊你个臭居士,入了一品境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不是?那我要是嫁给你了还不得天天受气啊!这婚我不结了不结了!”;/;

    “你不结,我就提着洛神赋再去清笛乡提亲。反正我是一品高手。”;/;

    “光天化日,强抢民女啦!”安晴双手放在嘴边,大声喊了一声,而后拔腿跑了出去。;/;

    赵无安哭笑不得:“你这丫头!”;/;

    安晴在前头咯咯笑着,一溜烟跑远了。当然,赵无安是一品高手,要追上安晴,那自是不费分毫功夫。白衣一动,安晴便像只小鸡般又被他抓回了手里。;/;

    这种一边倒的追逐显然让安晴很是吃瘪,气呼呼地望着赵无安。;/;

    赵无安忍俊不禁。;/;

    “好了好了,这次,算你有功一件。”;/;

    安晴红了脸。;/;

    虽然伽蓝安煦烈尚未重振声名。虽然安南,仍是他们之间不可避过的难题。;/;

    但至少现在,不需要考虑这些。;/;

    赵无安看着安晴的眸子。;/;

    “走吧,我带你去城郊,看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