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醉饮江山 第五章 提亲

时间:2018-06-02作者:烦局神游

    “说来话长,那就长话短说。”;/;

    无论什么时候,赵无安都不想和这个家伙长篇大论,尽管常常是迫不得已。这次,大概也不例外。;/;

    捏着段桃鲤后颈在手当做把柄的代楼暮云当然是毫不着急,慢悠悠道:“本来,我也不是非要来这清笛乡,苗疆内还有不少政务堆砌如山,只靠桑榆和仡伯定然忙不过来。”;/;

    赵无安没作声,洛神六剑依然悬在身前,凉凉瞥着代楼暮云,等待着他的下文。;/;

    “若非中原变故已迫在眉睫,我当然懒得理这瓦兰公主。问题在于她身无盘缠又无护卫,独身一人在战乱瓦兰闯荡,只怕没几日就要身不由己,我只好给她拖来了清笛乡,拉到你面前,多少也算一张投名状了吧?”代楼暮云笑道。;/;

    赵无安皱起眉头:“与你而言,段桃鲤死或不死,又有何妨?”;/;

    “话不能这么说啊,我可还等着她的六千瓦兰军呢。”代楼暮云好整以暇道。;/;

    段桃鲤狠狠吐了几口口水:“呸呸呸!我才不借你瓦兰大军。我们瓦兰人生性厌战好和,才不会助长你这好斗的嚣张气焰!”;/;

    “哟,开始居高临下,教育起我来了。当初为复国求我帮忙时,不是答应得好好的吗?”;/;

    段桃鲤恼道:“那你不是也没履行承诺吗!我段桃鲤平生最恨言而无信之人,当初说好助我复国,却又一转身跑没了踪影!”;/;

    代楼暮云意味深长道:“那自然是事出有因。我要是赶着现在去帮你弄死那瓦兰国内作威作福的四皇子,大宋和苗疆可都没好果子吃。”;/;

    赵无安蹙眉,问道:“这是何意?”;/;

    “瓦兰也好,大宋和我的苗疆也罢,现在都不过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也就只有迟钝如你这般的人才会意识不到。”代楼暮云冷笑道,“贪魔殿背后,有西夏撑腰,这你总该知道吧?”;/;

    “确有耳闻。”赵无安点头道,“贪魔殿与西夏联手虽不假,但那群夏人本身也早就亡了国,与贪魔殿不过两条丧家之犬比肩,又能如何?”;/;

    “呵呵,这话可就大错特错了。”代楼暮云不以为意道,“丧家之犬,岂敢扑向一国之都?若非有人拼死守住宫门,只怕如今这片河山都要改姓了。”;/;

    赵无安沉默不语。 ;/;

    “无论贪魔殿还是西夏,敢于如此行事的后面,就必然有藏得更深的人物做推手。”代楼暮云幽幽道,“除去造叶国都中的宇文孤悬不论,遍览天下,有实力做到这一点的,也就只有两个人罢了。”;/;

    答案不言自明。;/;

    赵无安若有所思道:“解晖、东方连漠。”;/;

    “聪明。”代楼暮云笑。;/;

    坪山客栈中,徐荣曾言身为当今武林盟主的东方连漠早有反心,而解晖之狼子野心更是不言自明,恨不得能把这天下搅得一团乱麻才好。;/;

    无论是他们中的谁,一旦与外夷沆瀣一气,所造成的后果都将是无法想象的。荼毒中原,不过如此。;/;

    若代楼暮云是因此才找上赵无安,那倒是可以理解。;/;

    纵使赵无安再怎么懒得和那位武林盟主较量,总不可能对解晖视而不见。而目前最难确定的,就是在贪魔殿与西夏这股势力背后,站着的究竟是两位中原巨擘中的谁。;/;

    “我之所以把段桃鲤这丫头送来此处,一是怕以她的敏感身份,丢在瓦兰那种与贪魔殿距离甚近的地方过于危险,二也是希望你能听我好好说完这些话。”;/;

    代楼暮云说罢,伸手在段桃鲤背上轻轻一拍,段桃鲤便踉跄着向前扑了几步,险些倒在赵无安怀里。;/;

    赵无安连忙伸手扶住段桃鲤,抬起眼睛来,死死盯着代楼暮云。;/;

    代楼暮云狂笑道:“你这又是何必!我代楼暮云向来说一不二,还能再要挟你不成?这拖油瓶带了甚久,也实在是累得慌,没什么事儿的话,今晚我想好好睡一觉。”;/;

    说完,他便拿起搁置在窗台上的灯盏,推开自己的房门。;/;

    “如果你们俩实在是腾不出床位给这位小姑娘,让她来和我凑合下,也成哦。”;/;

    说完这句,代楼暮云便信步走进了房间。;/;

    一阵穿堂风自走廊中吹过。;/;

    赵无安忽然道:“那二十九条性命,你尚未报偿。”;/;

    代楼暮云顿了顿身子,冷笑一声,不以为意。房门在身后轰然合上。;/;

    走廊中一时又归于寂然。三人默默伫立着,段桃鲤忽然哽咽一声,两行清泪自颊边滑落。;/;

    别君春盛时,故里再相逢。饶是段桃鲤,也终究难忍两颊相思泪。;/;

    赵无安无奈地拍了拍她的脸。“怎么还跟七岁伽蓝寺时一样爱哭鼻子,真是越长越回去了。”;/;

    段桃鲤倔强道:“我……我就哭一小会。”;/;

    “多久?”;/;

    “一……一炷香。”段桃鲤红着眼睛说道。;/;

    赵无安点点头,“嗯,一炷香之后就不许再哭了。你是瓦兰公主,可不是小孩子。”;/;

    段桃鲤果真至哭了一炷香。;/;

    一炷香之后她已然枕在赵无安的臂弯里,沉沉睡去,怎么都叫不醒。;/;

    胡不喜奇道:“这小姑娘还真是心大啊,这样都能睡着。”;/;

    “她七岁的时候就能这么睡着了。”;/;

    赵无安不动声色地把段桃鲤抱进房中,在自己的床榻上放下,替她掖好被子。;/;

    “这就是你提起过的那个瓦兰公主么?单枪匹马在大宋闯荡了好几年的那个?”;/;

    “嗯。久达寺那一晚她的二十扈从尽数战死,福州海岸又被兰舟子劫走,应当是贪魔殿的阴谋。”赵无安道,“总之,虽然代楼暮云不可同道,但他此番来意,应是好的。”;/;

    “那你得带着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去安家提亲?”胡不喜问。;/;

    赵无安怔愣了一下,失笑道:“我傻了才这么干。”;/;

    这一夜,段桃鲤在房中睡了不知多久以来的第一场安稳觉,而胡不喜则与赵无安披衣站在门口,望着庭中清凉月色,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整晚。;/;

    一夜无话。至天色蒙蒙亮时,赵无安嘱咐了胡不喜一句,便背上洛神剑匣,独自离开了客栈。;/;

    清笛乡并不大,再说他也算来过好几次了,稍稍摸索一番,便来到了沿河伸展开的一条长街。若他记得不错,此地便是安晴提过的集市了。;/;

    清晨的集市尚且没有多少行人,更多的是摊贩们按规矩占地铺布停车,将所贩之物摆列集全,再开开几嗓子,等着一会儿吆喝。诸人忙上忙下,倒也不显得有多冷清。;/;

    赵无安凭着印象,一路走到最西头,找见了一位守着自家鱼摊的老妪。;/;

    他走上前去,问道:“是孙大婆吗?”;/;

    老妪眯着眼睛,兴许并看不清他的模样,却仍是点了点头,招呼道:“来买鱼,我这儿的鱼都是一早捞的,新鲜。”;/;

    赵无安陪笑道:“好嘞,那您给我来两条最新鲜的黄鲤鱼。”;/;

    老妪虽然年迈,手上的动作却并不含糊,一听赵无安说完,便去摊子上熟练地挑了两条腮帮尚在一张一合的鲤鱼,拿芦草束了,捆作一串,交到赵无安手里。;/;

    赵无安递了钱,拎着鲤鱼,心中又暗道一声阿弥陀佛。;/;

    回清笛乡的路上,他曾听安晴说过这孙大婆的事。中年接连丧夫丧子,很是消沉了一阵,不过一手拉扯大的孙子却是十里八乡最出名的捕鱼好手,每天天不亮就一个人驾船出去,等到日头升起时,便能带着一船新鲜的鱼回来。;/;

    白日里孙大婆替孙子看着摊位,又与乡中老少都熟稔得很,一摊鱼绝对是整条集市上最受欢迎之物。安母体格孱弱,每月都得喝上几碗滋补鱼汤,安广茂也时时算着日子来孙大婆这里买鱼。;/;

    总而言之,按安晴的主意,在孙大婆这儿买上两条鱼,多半就能换得安夫人展颜一笑。那之后的事情,便都好说得很。;/;

    昨夜席间虽相处得有些尴尬,不过毕竟是突然到访,二老也完全沉浸在儿女归家的喜悦中,亲事的重要程度往后放一放,那也是应该的。;/;

    今天则不一样。毕竟已过了一夜,除去手里拎着的两条不成敬意的鲤鱼,赵无安更是准备了颇为齐全的说辞,以及一柄用以当做彩礼的洛神赋——就算安夫人心中对江湖人士有所不满,也该辨认得出来这把洛神赋是如何价值连城。;/;

    洛神赋的价值,就几乎等同于了赵无安的身家。要娶人家女儿,当然还是真金白银更好说话些,洛神赋虽非金银,否管是谁却也能一眼就知道不是块凡铁。;/;

    拎着活蹦乱跳的鲤鱼,赵无安信心十足地叩响了安家的大门。;/;

    按理说,安晴这时候应该已经起了床,昨天也约好等赵无安敲门时,她便亲自来开。;/;

    一阵脚步声后,门开了,站在门后的却是已换回了一袭常装的安南。;/;

    赵无安一愣,安南却愣得比他还要厉害。;/;

    “你先别进来!”安南低声叮嘱道。;/;

    “怎么回事?”赵无安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有个人……在里面!”安南欲言又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