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066:凭什么将我们拆散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凭什么将我们拆散

    “怡诺,你醒了!”

    叶知轩赶紧整理衣服,系好裤带,急步走到安怡诺的病床边。

    他此刻很感激上天,安怡诺是看不见的,不然他就死定了!

    安心然气得跺脚,为什么每次在安怡诺面前,她都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怡诺,你总算醒了,有没有好一些?”叶知轩声音温柔地盘问着。

    安怡诺忍住心下的作呕,依旧没有任何回应,倒在床上又睡去了。

    叶知轩一脸怔愣。

    安心然愤愤咬唇,“知轩哥!我就说她还没醒嘛!你怕什么!”

    叶知轩目光探究地盯着床上的安怡诺,心下疑云重生。

    安怡诺真的还没醒来吗?

    “知轩哥,我们继续,好不好……”安心然再度缠上来。

    叶知轩不耐烦地将她推开,“好了,别闹了!”

    那种事被接二连三打断,他再勇猛也再提不起任何兴致了。

    “知轩哥……”安心然不甘心地娇嗔,“人家真的很想你嘛。”

    “好了好了!”叶知轩烦闷地低喝一声。

    安心然只好咬住嘴唇,目光幽怨地望着他。

    这个时候,叶知轩的手机响了,他怕吵醒安怡诺,赶紧接通。

    “好,我马上回去。”

    “心然,公司有点事,我先走了!你留下来,好好照顾怡诺。记住,别耍花招!”

    叶知轩只看了看安怡诺,没看安心然一眼,直接转身出了病房。

    安心然追了几步,然而叶知轩头也不回,气得安心然一阵跺脚。

    “叶知轩!你是我的!我凭什么照顾安怡诺!”安心然盯着叶知轩渐渐远去的秀挺背影,握紧一双绣拳。

    安心然回头,看向病床上依旧安静沉睡的安怡诺,目光里射出透骨的恨意。

    她一步步走过去,每走一步,恨意就更深一层,双手握得更紧。

    四下安静极了,安怡诺只能听见缓缓靠近的脚步声。

    她知道,那是安心然的脚步声,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砖上。

    踏,踏,踏。

    安心然盯着病床上,双眼蒙着雪白纱布的安怡诺,眼底的恨意越来越浓烈。

    “安,怡,诺。”

    “你还真是幸运,这么多人,都在关心你,围着你转!”

    “你又没瞎,只是受了伤,你看看他们一个个紧张的那个样子!”

    “安怡诺,凭什么你一出生就带着林氏集团继承人的光环?”

    “凭什么我就要忍气吞声屈居在你之下?凭什么奶奶非要让你做她孙媳妇儿,而我却不可以?”

    “知轩哥明明爱的人是我,是我!我们才是彼此相爱,凭什么你们要将我们拆散!”

    “呵呵……”

    安心然冷笑起来,“不过知轩哥已经是我的了,而林氏集团也会是我的,你的一切我都要拿走。”

    安怡诺猛地握住拳头,她没想到,安心然的胃口这么大,竟然还盯着她的林氏集团!

    安怡诺的心底,一股怒意翻涌,浑身紧绷的厉害,恨不得现在就爬起来,抽安心然几个耳掴子泄愤。

    但她知道,她现在做不到,她什么都看不见,根本碰不到安心然。

    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安怡诺只能努力调整呼吸,让心情渐渐冷静平复下来,将所有情绪全部按压在心底深处。

    安心然盯着安怡诺毫无反应,眼底盛满了恨色,忽然拿起一侧的针管,望着那锋利的针尖,唇角勾起一丝诡异。

    “姐姐,如果你永远看不见了,那知轩哥就不会娶你了吧?”

    “奶奶也不会要一个瞎子进门,林氏集团更不会让一个瞎子做继承人。呵呵……我亲爱的姐姐,我这也是为了你好,眼不见为净嘛……”

    安怡诺此刻心里紧张极了,她感觉到危险在靠近,却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如何避开。

    短暂的几秒毫无动静,却让她觉得恍若过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

    此刻比方才安心然和叶知轩公然挑情,还要刺激她的每一根神经。

    安心然握紧手里的针管,缓缓靠近安怡诺,气息喷洒下来,安怡诺可以清楚嗅到安心然身上呛鼻的香水味。

    安心然的气息,越来越近,越来越浓……

    一片漆黑中,安怡诺根本不知道安心然要做什么,掌心沁出一片粘稠。

    就在她想要翻身坐起来的时候,一道声音在病房里炸响。

    “安心然,你在做什么!!!”

    宁羽心闯了进来,一把将安心然推开。

    安怡诺听见宁羽心来了,终于长吁口气,从来没发现,宁羽心的声音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乐章!

    宁羽心将安怡诺护在身后,目光敌意地瞪着安心然,“你在做什么!你要对怡诺做什么!”

    安心然赶紧将手背到身后,针管丢在地上,一脚踢到沙发下面,“我我……我见姐姐流汗了,想帮她擦一擦。”

    安怡诺缓缓放开手,松开了一直抓紧的被子,轻轻翻个身,呢喃一声。

    “羽心,是你吗?我这是在哪里?”

    宁羽心赶紧扑向安怡诺,紧紧抱住她,“怡诺,你在医院,你受伤了,在接受治疗。”

    安怡诺迷迷糊糊地呢喃一声。

    “怡诺,别害怕,不严重,很快就会好的。”

    安怡诺轻轻点下头,摸索着抓紧宁羽心的手。

    安怡诺的脊背早已被冷汗浸透,额头上也隐约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她现在什么都看不见,像极了砧板上的鱼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安怡诺很讨厌这种感觉,可她到底能怎么办?

    她很迷茫,很彷徨。

    她更紧抓紧宁羽心的手,只当宁羽心是她现在唯一的依靠。

    “怡诺,怎么样?眼睛还疼不疼?”宁羽心关心问。

    “还好,我想喝水。”安怡诺沙哑地张了张嘴。

    宁羽心赶紧倒了一杯水,小心搀扶安怡诺起来,靠在床头,喂安怡诺喝水。

    暖水的滋润,总算让安怡诺周身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羽心,你刚才和谁在说话?”安怡诺故作迷糊地道。

    “姐姐,是我,心然。你可算醒了,家里人都急死了。”安心然要靠近安怡诺,被宁羽心一把推开。

    安心然愤恨地瞪着宁羽心,宁羽心也愤恨地瞪着她。

    转而,安心然又软声说,“姐姐,你还好吗?我好担心你……”

    说着,安心然又去靠近安怡诺,又被宁羽心一把推开。

    “安家二小姐,你小心着点,磕着碰着你自己没事,可别一不小心碰到我们怡诺的眼睛。”
小说推荐